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读谱札记3  

2015-09-22 14:26:41|  分类: 宗谱研究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谱札记3

上官人庄饶有武批注

读谱札记3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介冈饶氏《源流序》

载于介冈1988年十修谱,介冈谱首次引入。饶有武据谱录入

《源流序》

饶之先世,由来远矣。粤阅的通假字稽列史所载,系出楚大夫擅政伯芬之后。芬生成、满、申、政、暄、广、桓、郢、熹,凡九世。

汉有威公为鲁阴太守,历耀、援、孟至斌,官校书大夫。静思 官司马,俊,佶,忠信,义为博士。陟,瑒,福祖,齐同任刺史,海德嗣嶦,仕宏官秘书郎。防,讳,存宗,通,忠封平阳伯,靖,简,纬,诸,儒为清河太守。季钊,逢吉,德裕,渊,钦官侍郎,昭,铎,顺,昊封淮阴侯,法尚,常宁,境欲官太使,续,昌宁,旻大理评事。

晋有仲季太常寺丞,仲衍,),昂,次侍郎守,先佑,建封燕国公,孔,谦,福振,尚彬为鄱阳令。其在前五代也。宋有存忠公,齐有劼,梁有义祖,隋有仪与圭。唐初有文风、义存、蔺、坦诸公,其间世系缺略,昭穆莫辨。递传至福生元亮于鄱阳,仕唐德宗为浙东安抚使。自是族益昌大。抚州之饶出自鄱阳, 而建昌、南城又抚州支派。讳植翁者以父汉宁仕唐为散骑常侍,宦居金陵,因禄山之判,避居抚州之仙源,卿因家焉。兄正官左拾遗。子怀英,官寺亟(丞),因差镇南城,复居南城黄源,植生  天宝己丑,寺亟生文宗,太和庚戌七十八岁始生光禄大夫信,则梁太祖开平二年也。信以先世在鄱阳白干,改黄源为白干,以示不忘所先白干,即今之馀于也。信子四,曰勋、曰烈、曰熊、曰罴,具裔分著于江、浙、楚、闽及各郡邑者,未易仆数。勋生八玉,熊官至淅西提刑,再迁临川招贤述陂,卒葬狼立墎。越熙、绪、弼,四传至硕,官衡州太守,及资善大夫。师旦公而五子生焉,鉴、镇、鑛、钦、钤。钦生端、翊、竦。宋熙宁中两举不第,以诗诋王荆公,遂居进贤玉湖(原文为湖玉)。越二世至子云,以文词知名于朝,授迪功郎。子三捷、三复、三德,三捷武陵丞,三复大理评事,冠裳济济,簮缨绵绵。盖自唐宋以迄元,其支分而派衍者,要皆本元亮之后,非先世积累之厚,曷克臻此。其阅世既远,其族俞繁,以科甲登仕籍者相踵,赀产富,文儒出,噫!盛矣。其履历、生娶、卒葬具录不强,其所不知不记,其所难信,不弃微而失实,不籍显而饰虚,固足以见尊祖敬宗之意,亦可为世人之程式也巳。

元咸淳甲戌  黄钟月    旴江程钜夫书

赤壁饶有武根据进贤王安标所拍照片2009.5录入(木刻版),并断句标点。

■介冈饶氏《初修旧序》

载于民国廿年介冈九修谱,饶有武据谱录入

饶姓本姓尧,帝尧之胄也。秦时来居鄱阳,故鄱阳有尧山,寻得食邑之赐,遂加食为饶,自是族益昌大。抚州之饶出自鄱阳,而建昌南城又抚之分派。讳植翁者,以父汉宁仕唐散骑常侍,宦居金陵。安禄山叛,避居抚之仙源乡,因家焉。植子怀英,官至寺丞,因差镇南城,复居南城黄源,植生天宝己丑,寺丞生文宗太和庚戌(836),七十八岁始生光禄大夫信,则梁太祖开平二年(908)也。信以先世在鄱阳白干,改黄源为白干,以示不忘所先。白干,今之余于也。信子四,曰勋、曰烈、曰熊、曰罴,(熊)官至浙西提刑,再迁临川招贤述陂,卒葬狼立墎。四传至硕,宋景佑元年及第,官至朝议大夫。再三世至竦,宋熙宁中两举进士不第,以诗诋王荆公,遂不仕,隐居介冈。今谱以植翁为初祖,而不及鄱阳之祖者,盖以历更世变,无所稽据。不追补而强合,最为得其实。竦生延海、延清,延清生迪功郎子云,子云生三捷、三复、三德,三捷武陵丞,三复大理评事。自是族甚繁,以科甲登仕版者相踵。资产富,文儒出,噫,盛矣!其履历、生娶卒葬,具录不强。其所不知不记,其所难信,不弃微而失实,不籍显而饰虚,固足以见尊祖敬宗之意,抑亦可为世人之程式也耶。

元咸淳甲戌  黄钟月    旴江程钜夫书

湖北赤壁饶有武根据饶国平所拍照片2014.4-25录入(木刻版),并断句标点。2016年根据饶承初所拍九修谱载校对。

上官仁庄饶有武注:

一、相关背景

南宋咸淳年号,是度宗的年号,乙丑1265~甲戌1274。南宋咸淳甲戌为1274年。程钜夫(1249~1318年),名文海,字钜夫,号雪楼。元朝文学家。官至肃政廉访使、光禄大夫。祖先是京山人。他的叔父程飞卿在1276年当建昌军通判、安抚使(前者管政法,后者相当于军管会主任),献城降元,程钜夫作为人质进京,后被元世祖赏识,担任许多文学官职。

江西南城县,在历史上曾叫过建昌军(979-1277年)、建昌路(1277-1369年)、建昌府(1369—1912年)。南城有个道观叫“武当行宫”,按照该道观记载,1269年,他的叔父飞卿任命道士宋养浩当主持,39年后,赋闲的程钜夫又加以修葺整理。由此可见,程钜夫住在南城。旴江就是盱江,是流经广昌、南丰、南城三县的一条河流。1276年其叔父献城降元,程钜夫时年27岁。

二、两篇伪托

1、程钜夫宋咸淳甲戌年25岁。此时应该还未成名。程钜夫是在元朝成的名。没成名是不会有人请他写序的。

2、南宋咸淳甲戌为1274年,这年是元至元11年。元1276年灭宋。落款用“宋咸淳甲戌”或“元至元甲戌”都可以,但用“元咸淳甲戌”则不行了,因为元朝没有咸淳年号。身为元朝文化官员的文化人是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的。

3、本人撰写的文章落款会用“撰”,改写他人文章或假借他人名义写文章落款会用“书”、“识”、“志”等字眼。这两篇序言落款都是用的“书”。

4、同一人在同一年会写出两篇内容有别的文章吗?

由以上四点可以看出,此序是他人杜撰的,是伪托。若有名人写序,则可提高家族声望,请不到名人的就将自己写的序落上名人的款,自欺欺人。假借名人写序屡见不鲜。如我见过一篇刘伯温写的谱序,落款时间却是他死后的第九年,死人写序,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因造假者毕竟功底欠缺,难免露出破绽。

程钜夫为宋末元初人,主要活动在元,所以杜撰此序的人把他作为元朝人了。把年号定在南宋咸淳,而又标注元咸淳是扯混了。

就如《宗支图序》一样,即使是伪托,也不影响本文讨论的问题。这一点很重要,必须强调。即使是伪托,也是当年修谱先贤真实思想的反映,理解本文时,得将撰写时间推迟至少一、两百年。

三、两序并存

两篇文献虽说标题不同,却都是表述源流的,作为谱牒文献,都是“源流序”。两篇文献落款的时间与撰写人均相同,一字不差,但内容有别。同一地的谱牒文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是一篇修改了另一篇吗?何时修改的呢?

武穴饶氏宗谱上有一段按语,“按:据道光丙申谱,旴江程钜夫大夫序,本帝尧胄,秦时居鄱阳。鄱阳有尧山,寻得食邑,赐加食为饶,自是族益昌,抚州、建昌皆其分派。”这一段话显然出自介冈《初修旧序》,介冈《源流序》中没有这样的内容。武穴谱按语没有落款,不知何时所写,但《按语》中说:“据道光丙申谱”,道光丙申年是1836年,距今178年。据此推断,武穴饶氏先贤在178年前就见过介冈的《初修旧序》。《初修旧序》成文至少在178年以前。

孝感饶氏1990年修宗谱上所载《饶氏本源录》,与介冈饶氏十修的《源流序》大同小异,无《初修旧序》前面的内容,无落款,显然是由《源流序》改写的。《本源录》也无撰写时间,倒底是何时从何地引进的,不得而知。

■特别要强调的是,介冈九修没有《源流序》,十修时不知从何地引进了《源流序》。从十修开始,两个序言并存于介冈饶氏家谱上。十修不光是引进了以前没有的《源流序》,并开始认元亮为始祖。这是一九八八年。

《源流序》与介冈谱上的《初修旧序》应该在百年之前就独立存在了。这两个文献流传到外地后,被不同地方的宗亲采纳,产生了不同的修改版。

有一种可能,就是其中一篇的确是由另一篇改写而成。从内容看,《源流序》比《初续旧序》更丰富,且《源流序》中有元亮,而《初续旧序》中没有元亮,《源流序》应该是由《初续旧序》改写而成。《初续旧序》写在元亮未被确立、或未被认可为始祖前,而《源流序》改写于元亮确立或认可为始祖之后,时间间隔可能在百年之上。《初续旧序》成文若干年后,元亮的始祖地位确立了,谱牒文献也随之更改,有人看到新的文献后,感到自己的谱牒文献落后了,得与时俱进,就将《初续旧序》改成了《源流序》。《源流序》流传到外地后,也被外地采纳,衍生出有别于《初续旧序》的版本。这样能很好地解释外地存留了一百多年的两个衍生版本。

■介冈饶氏十修谱选用了《源流序》,此序中有元亮,但远祖只从植开始。还有,《初修谱序》与《源流序》不光是始祖不同,有没有元亮的问题,还有源头也不同。《源流序》上说“系出楚大夫擅政伯芬之后”,而《初修旧序》上说“饶姓本姓尧,帝尧之胄也”。

四、几点补记

■丰城饶根保先生,六十七岁,为异林第三十一世。根保先生于2015-04-10中午与我通电话说:在介冈九修谱上没有什么元亮,元亮是十修时加上去的。在介冈段城饶家现在还能找到九修谱。丰城是介冈一支,参加了介冈十修,没参加十一修。

根宝先生告诉我,要看谱就要看以前的谱,当代修的谱不真实。

注:以前的谱谁能保证是真实的呢?只不过是离我们较远,我们不易看出来而已。不过对照前后修,可以看出作了哪些修改。研究家谱,版本越早越好。

家谱被历届修来改去,水分越来越多!水分最多的是远祖世系,远祖世系就是“水货”!

2015418日,根保先生又给我发来短信,说:

读先生文,受益非浅。我是介冈异林公三十一世孙,曾参与过介冈十修,但十修谱却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十修谱有些东西是胡乱加的,改的。前九修序,一直认植为始祖,十修却成了元亮。是当时有人自作聪明跟风所至。介冈十一修,我溪头饶家缺席,就是不愿以讹传讹,辱及祖宗,误导后人。

注:根保先生的这一短信说明了修谱时一种普遍错误的作法——跟风。跟风的现象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廿一世纪初出现的前所未有的修谱高峰,将会对古谱进行大改写,造成前所未有的大破坏。

现行元亮系家谱上,植是元亮的孙。即使不加上元亮,也跑不脱元亮的圈子。至于植与元亮到底是不是祖孙关系,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既然九修谱上无元亮,而十修谱上有,则说明介冈是在1988年十修时正式加入元亮系列。

根保先生的短信表达了他对跟风改谱的愤懑之情。

五、再谈元亮

根保先生说“前九修序,一直认植为始祖,十修却成了元亮”,是这样吗?看《初修旧序》云:“今谱以植翁为初祖”。没错,的确是认植为始祖。

又云:“抚州之饶出自鄱阳,而建昌南城又抚之分派。讳植翁者,以父汉宁仕唐散骑常侍,宦居金陵,安禄山叛,避居抚之仙源乡,因家焉”。

    这段话的意思是:秦朝时先祖迁到鄱阳,鄱阳又迁到抚州,抚州又迁到建昌、南城。名叫植的先祖,他的父亲汉宁在唐朝当官,是散骑常侍,因当官而住在金陵。因安禄山叛乱,为躲避战乱而迁居到抚川的仙源,因此在仙源安家。

这段话是从植开始说起的,最早的先祖是植的父亲汉宁,并没有说元亮,通篇中找不出“元亮”二字。介冈始迁祖应该是异林公,植及其父汉宁应该是远祖。追溯远祖只追溯到汉宁公为止,没再往上追了。按现行元亮谱,植是元亮嫡孙,汉宁是元亮的儿子,往上一代就到了元亮,为什么只到汉宁为止呢?再辛苦也不在这一代啊!看起来不好理解,其实很好理解。

    《初续旧序》中解释说:“不及鄱阳之祖者,盖以历更世变,无所稽据。不追补而强合,最为得其实”。

意思是说,没有谈及鄱阳的先祖,是因为年代久远,世事变化,没有根据。不胡编乱造,不牵强附会,世系倒见得真实。

就是说,汉宁以上的实在是搞不清楚,只能说到汉宁为止。如果正部级官员元亮公在《初续谱序》成文之时,就已经确立为始祖了,撰序者是绝不会放过的,别说是一代,就是十代、二十代也会追溯上去的。谁会将家族中近在眼前的大官不记载下来,而放弃炫耀家族的机会呢?您会吗?

    有人可能觉得很可惜,只差一步就到元亮公了,为什么不多走一步呢?这是现在人的想法,当年修谱的先贤并不知道元亮,他们没听说过汉宁的父亲是谁啊!

可见,当年元亮并没有确立为始祖,是后来确立的;元亮公当年并不是什么名人,他的官职也是后人任命的。

文中“强合”一词有非常强烈的感情色彩,是由“强合和成”化解而来,这词是什么意思,很不雅,是以暴力求合于女子,说通俗一点,就是强奸。希望正在修谱或准备修谱的支系,不要强合远祖世系。

■《饶寺丞墓志》中说:“故卫尉寺丞 饶君 讳怀英,官以子贵 得之。其先世家金陵,祖汉仕李氏,为散骑常侍。君挈其室南迁。初来抚州,买薄田数十,力治耕种,遂有其居。”说了怀英本人的官职是卫尉寺丞,从六品上,官儿不大;怀英的祖父“汉”(现在谱书有的是汉,有的是汉宁),官散骑常侍,正三品下,官儿不小。但还有更大的正三品上的大官元亮公,是汉宁的父亲,只差一代,却没说,令人生疑。同样的道理,在《饶寺丞墓志》成文时,元亮并没有当官,也没有被定为始祖。否则的话,一定会写上来的。

我就不明白,汉宁公官儿已经不小了,为什么不把他定为“始祖”,而要搞出一个莫须有的元亮公来呢?

2016年修改

题图:承初先生

欢迎点击  介冈饶氏谱序解读

下图:《初修旧序》,载于介冈九修谱。

读谱札记3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读谱札记3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下图:《源流序》,载于介冈十修。王安标拍摄。
读谱札记3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读谱札记3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读谱札记3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