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36-最后晚餐之争夺  

2013-02-03 13:53:17|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晚餐之争夺

2013-2-2

腊月十八L打电话给我,约我腊月廿二去羊楼洞,一为商谈B所提明年清明外迁后裔来蒲祭祖之事,二是清算双修帐目,作一个挽结;三是去看望Y爹,听说Y爹病重不行了。约定在H爹家里汇合。

腊月廿二清早我打电话给Z,问他去不去羊楼洞,他不知道今天在羊楼洞开会,问我去干什么,我将L的意思转达给他,他说他不去,家里有事。看来L没有通知他去羊楼洞。我随即给L打电话,问他出发了没有,他说已快到羊楼洞了,我说我不去H爹家了,直接去Y爹家里。在车上接到L的电话,说Y爹昨天病情恶化,送蒲圻医院了,不在家,要我不要去他家里,直接去H爹家里。看来Y爹病得不轻,他是肝癌晚期,2009年9月份发现的,吃志华的中草药和千年老鼠屎,算是拖了三年多。

到H爹家里,b与H、L三人在火炉边烤火。b有很强的交流沟通能力,热心家族事务,今年在网上联络了不少蒲圻饶氏外迁后裔,让不少已不知祖籍何地的外迁后裔知道了祖籍地是蒲圻,还纠正了误传的蒲圻饶氏字派,为蒲圻饶氏的传承作出了贡献。他计划明年清明邀约大家回来归根祭祖。大家回来当然是好事,既可以加强宗亲间的联系,又可以巩固蒲圻饶氏的阵营。既然大家回来了,我们应尽地主之谊。b跟我说过这意思后,腊月初八我们参加崇阳散谱时,我借机会跟大家说了这个意思,大家都赞成。今天我们继续就接待的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的商谈。原则上定在赵李桥接待,每人标准是100元。

谈话间Z来电话,说了他的意见:一是不主张将双修剩余的钱分掉,以后族里有什么小事可以开支;二是W将剩钱交由H保管。

因Y不在,帐结不了。本来散谱后已算过帐了,散谱后并没有什么大宗开支,有什么结不了的呢?后来在回来的车上听L说,Y和H手上都有散谱后卖了谱的钱。本来有制度,钱都要交与出纳的,但制度现在不能执行了,乱了。今天L不结帐的根本原因是他离了Y寸步难行。

说话间W出外面小便去了,L小声说,已经通知W今天把帐及存折带来,结算后让他将结余的现金交与H,今后由H管钱。听到这话,我才想起Z的电话,并感到意外,L与Z的想法为什么如此一致呢?在回家的车上L说,马口湾准备明年玩龙灯,要从双修结余资金中开支,理由是散谱时,别的关玩龙灯时每条灯补助了一千元,马口湾当初因为没出灯,没领这钱,这次应该补上。

L还说散谱前,与W交待,由W出面与鞭商谈价钱,谈好后由Y把关,鞭炮运到后由Y点数,鞭炮花费在一万元以内。结果他一人作主,没有任何人参与,鞭炮花了二万六千多元。鞭炮买了多少,放了多少,什么价钱,没人知道。我说,会计与出纳一人兼任,本来就不符合财经制度,很难杜绝猫腻,一人单独作几万元的交易,更是少见!其中的油水傻瓜都知道。我又说,这件事说来已无用了,不要香上了菩萨又得罪了,干脆傻子当到底。W在谱没修好之前,就多次说过,散谱时,将所有剩下的钱,全部放了鞭炮,压倒其他姓!真是好笑,几个鞭炮就能压倒别人吗?其实这是他在为他花大量资金购买鞭炮而先造舆论。

腊月初八我们在崇阳参加散谱时,他们大概放了百来元钱的鞭,开会前放一卷,会议程序中“鸣炮”放一卷,前后放了两卷鞭。同去的司机对我说,我们放的鞭比他们要多得多,我说我们放的鞭炮是两三万元,别人才两卷,当然不可比了。司机对大放鞭炮铺张浪费不赞成,我对他说,各人追求的效果不同,有人想的是要把谱搞好,千古留名,钱用在谱上,这是永古千秋的大事,有人图的是当时的热闹,只要一饱耳福就行了。这是文化上的差异。

在回家的车上,L还说W先不肯交存折,说存折上有他私人的钱,后来又只肯交存折不肯交密码,说这是Z说的。L问我Z给我来电话时说过没交密码的话没有。

到双修的后阶段,L和H之间也并不是一团和气的,散谱的4月8号下午从赵李桥吃饭后我们同车去羊楼洞时,L就说:“H又可怜又可嫌”,为什么说这话,我不知道。

L最信任的人是W,因为W的舌头不是一般人的舌头,如青蛙舌头一样,特长,弹性和韧性极强;又如老虎的舌头,浑身长满了毛茸茸的肉剌,却比老虎的舌头温柔万倍。总之W的舌头是各种动物舌头特长的综合体,是具有奇异功能的尖端专业工具。W的舌头可以一直舔到L的屁股叉的最深处,在L便门周围作轻柔深情的按抚。据说屁股叉的最深处是人体最敏感的地方,只要这儿被舔,则万念不存,如仙在九天。L总是闭着眼睛,体验那痒滋滋而又甜蜜蜜的美妙的感觉,让他无比享受,无比快感!写到这里想到曾看过一篇写汉正街生意百态的报告文学,说一位青年男士,生意经不行,总亏不赚,无奈只得花了一些小钱,讨得一位老妓男的欢心,老妓男倾其所艺,传授于他。青年男士将所学施展于对街一位批发商少妇,少妇神魂颠倒,当男士向她要货时,开始还点一下数,后来要货懒得点任他随便搬。W拿来发票报销,L连看都不看,提笔就批,就如少妇不看搬了多少货一样。因此W俨然以副族长自居,喝三呼四,人五人六。

Y是L第二信任的人。Y自夸自说,“不是我,L这次双修根本就进行不下去。”似乎L立了功,他也立了功似的。立没立功不必我来评说,但没有Y参加了理事会,L是一定干不下去了的,这一点没说半点假话。L实在是没有能力,瘦狗吃硬屎,力不从心,所以后阶段的日常事务,L主要是依靠Y,对Y言听计从。〇就是挥旗儿的人,享受正国级待遇。L与W、Y晒垫上滚到地上,高的高不了一篾片,低的也低不了一篾片,彼此彼此,他们之间才有共同的见解,这就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W、Y是L的哼哈二将,H是他们的忠实影子,他们四位一体,形影不离。当初在蒲圻饭店双修筹备会上,选举我与L和Z三人组成临时理事会,〇也参加了筹备会,但没有当选。几天后L 要求增加〇为理事会成员。我想是〇跟L要求过,要求加入理事会。后来看到九修的财务帐,知道〇补助了一千八百元,他老伴儿补了250元,两人的补助大约相当于我们工薪阶层两年的工资。看来油水的确不错,难怪他们热心于修谱。真是无利不起早!九修散谱后,剩余的谱也都放在〇家里,一直到十修开始了,还从〇家里拿来过没卖完的九修谱参考。卖了剩余谱的钱归了谁呢?虽说钱不多,卖出四五本庄谱也相当于我们当时一个月的工资。那时一本庄谱20元,几页要散的纸比药还要贵,那时百客送礼一次才五元,我的月工资才几十元。

L对W信任有加,现在为什么要他交出会计兼出纳来呢?我想这绝不是L自己的想法,他不会自己砍掉自己的左膀右臂;也不会是H的想法,他是不太管事的人;Z不必说,他说的话L不会听,他也有自知之明,不会提出主张自讨没趣。就这几个人,除此之外,就只有〇了,一定是〇的主张。因为他有九修的经验,知道散谱后,没人去关心余帐了,剩下的钱放到羊楼洞去,他们几个人可以人不知鬼不觉慢慢地吞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认为W沾得太多了,应该让他也多沾一点。李氏家族的谱箱58元一个,我们的谱箱是〇爹的儿子做的,每个110元,还说亏了本。45元的铁箱他们也不要,硬要“亏了本”的木箱。他嫌在双修中赚得不够,要争取最大的利润。

与L在车上交谈后,我才彻底明白了,回家随手记了下来。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〇向L提出让W交出剩余现金的主张,当然少不了一番鼓动,少不了对W的一顿贬低,二万六千元的鞭炮是一定说了的,口中喷出或是白气或是黄气。Y的主张得到L的认可,他们三人定下了由H管钱的主意,随后L打电话给我,要我腊月廿二去羊楼洞开会,现金移交的事没对我说,瞒着我。对W也只是在今天早上才临时通知的,因为清早我跟Z打电话时他还不知道现金移交这事。W接到带帐和存折到羊楼洞去移交的电话后,慌了神,知道好日子到头了,再也不能在这里分一匙羹了。关键时刻还是找家里人,打电话给Z,Z接到W的电话后知道事情难以挽回,控制不了,只得对W说:“只交存折,不告诉密码。”作最后的抵抗,冤家成了盟军,简直就是一部三国。Z再跟我打电话,顺水推舟,称:“不主张将剩余款分掉,将现金交由H保管”,对H做一个顺水人情。Z对我并没有说W跟他打电话的事,更没有说交钱不交密码的事。

看来他们要将双修的名利之战继续下去,对这最后的晚餐来一番争夺,作最后的一博。行将就木的人也在向这几万块钱伸手。

真是感叹人性的脆弱!争权是为了争名争利,难道名、利就那样重要吗?!他们对名、利如此锲而不舍的追求,到目前为止,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名,得到了什么利呢?  错得一塌糊涂的谱能为他们传名吗?只能使他们为族人所不齿,遗臭万年。即使从中得到了几千万把块钱的好处又能怎么样呢?这点不义之财用完了不用了吗?

剩余的几万块钱应该用在什么地方?我想,一、祖坟没有修好,应该继续完成。千二墓坟头的挡土墙过低,山头的水会冲进墓堂,应在挡土墙外围加高一圈以挡水;墓地的道路没有完工,在田家的进山口已被人封堵了,得另开新路;到千二公及李孺人墓地的道路没有修到位,祭拜者不便进入墓地,应将路修到头。二、谱的错误连篇累牍,应组织有文化的人进行校对,纠正错误,为下届续修留下一本正本。再不能用那些半吊子校对了。

双修随笔36-最后晚餐之争夺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