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漕务  

2012-08-03 05:46:51|  分类: 蒲圻宗谱文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漕务

予幼时即耳熟我族有咸宁县官埠桥高必兴屯田,及汉阳陡埠头纱帽山孟受二赡运屯产,稍长,先大夫见背,予以家计废读,就贾未克,留心族务。岁丁亥阖族以续谱委予,细查先世谱牒,概无言及此者,询诸耆(qi2)老,佥云道光以前,收租谷归公完国课亦归公。咸丰后,则两处屯田收租完课概归本届户首所有。官埠桥屯田拾石零六升,及茅屋墩基之租,每年只进钱二十余串,纱帽山之租,前族长新运先生尚收钱二串,迨俊光兄暨松生先生两族长,则一无所得,以致高必兴粮饷竟有归公完之年,且完数年之久。予慨然曰:若是,则应入者将失业,应出者将累后,不仅入不敷出矣,其谓赡屯何?予力薄不足以济公事,请先以此项归公可乎?况今漕粮改为海运,无点旗之繁,无造船之苦,每年军帮及高必兴粮饷,与四年编审造册之费,即以咸、汉两处租课相抵,约计所欠无多。遂于光绪十三、十四两年,派人往咸收租,奈佃户彼推此卸,支延抗欠,不特无以完课,并不敷盘费之用。虽有收租薄籍花名,而于亩之东南,田之肥瘠,皆茫乎莫辨。本年屡催族人往收,因众心纷岐,屡议不果。兹检阅族伯高祖群服公控案遗稿,内云:赡军屯产,老册清晰。一坐落汉阳陡埠头纱帽山孟家湾孟相雍门首,军名孟受二,屯粮六石六斗九升九合零,一坐落崇阳县杨柳桥,屯田六石二斗零,屯粮二石二斗四升二合零。汉阳屯田遭豪监孟文新等恃祖父乡绅势占,更易军册,捏称祖遗等语。崇阳之屯田则言方来公于康熙五十年,典与江夏周仪若,得典价银四拾两,周以原价转典与吴廷相,乾隆二十四年、三十八年两次奉旨清屯归运,被吴廷相伪造二百四十两卡,不得赎。即于乾隆三十八年赎得。本船班军高必兴绝屯坐落咸宁县官埠桥,计田拾石零六升,茅屋墩基一叚jiǎ,共去价银一百三十五两,李静思润笔银十两,当议每斗田屯租壹石,基稞银三十一两五钱,给原佃耕种。有李我异、李登黄付屯归运,约据又云:次年收租,李人串佃排掯,并将已赎屯田二斗五升李静思得价银七十两,强竖庙宇等语,以致构讼,控咸控卫上控粮宪及督抚漕帅各衙门。自乾隆三十八年至四十五年,经七八年之久,其间辛苦莫可言喻。传闻竟至佣工汲水度日,终被仇家暗害,卒于省垣。而汉阳之屯有孟姓合同一纸,惜乎断简残编,语无次第。前人并不将各约登诸谱牒,后人无所遵循,致令近年所收无几,甚至数年不完租课,亦置之不论。予屡与族众筹议,欲稍清眉目,刊谱传后,免令后人仍如今日之茫无考据。奈事与愿违,志卒莫逮,特述梗概,附录咸、汉二约,并将近年收租佃户花名刊列于左,愿后世孝子贤孙和衷共济,有能办理妥善,不使应出者世世爱累,应入者渐渐失业,则祖宗幸甚,阖族幸甚。

十九世司户事希曾谨志

从来任土作贡,在上既永垂定例,在下自当恪守成章。如我族旧隶军籍,添受军所顶正老,旧谱概未纪载,致从前所完军帮常受卫胥加增情獘(毙)。迄族叔祖鲁堂先生赴卫呈诉,额数始定,但帮欵(kuan)厘正,卫役固难另生枝节,而咸汉两处屯课每年入不敷出,犹属恨事,屡欲约会族人同往咸邑,将本军所赎之赡屯亩数、土叚界限,逐一清查,刊登家乘,以垂久远,奈愿与事违,志卒莫逮。爰于校对暇余同鲁堂叔祖取族先祖群服公所遗手录,约撮紧要数条,刊列谱首,公诸众览,俾阖族后起贤达咸知所自来云。

光绪己丑冬    二十一代孙廷栋松生谨志

  群服公手录军屯撮要

赎高必兴屯田约据

立付归运屯田约人:咸宁县李我异、李登黄。  因先年价顶屯田,高必兴系蒲圻县运军饶天受赡军之产,今有饶姓户首饶位三群服赤芾容照和祚圣维等,奉例清屯归运,情愿将水田遵照军册开载。共田十石零六升,茅屋墩东头基地一半,田名丘数另开有单。共载屯米三石六斗六升二合七勺,闲丁一名在内,坐落土名官埠桥,凭中踩踏明白,出付与饶位三等合族为业。有饶当出价银一百三十五两整,有李亲手收讫。自归运之后,田听饶管业,赴武昌正卫当差完粮,有李不得异言滋事。其中并无遗漏,不得指少作多,以淹易腴等弊,如有此情,一经清出,愿甘交还。今恐不凭,立约一纸,付饶永远为据。

凭中  李鸣岐  张必登  万占五

计开坐落四至

东坐长塘口  二石五斗六升

老册载东至竹林军山为界

西坐茅屋墩上街口  一石零五升

  老册载西至张家湾为界

南坐关帝庙  三石零一升

  老册载南至万绍希民田为界

北坐竹林嘴  三石四斗五升

  老册载北至长垱为界

  至种山各姓人等,姓名与完纳额数,有田单一纸开明,均付与饶人经管,与李无干。

高必兴屯粮三石六斗六升二合七勺,该完正饷二两零九厘,又帮军银一两八钱三分一厘,又闲丁二钱。共计四两零四分。

平水戥星在外。

乾隆三十八年十二月初二日  李静思代笔立

饶孟二姓议租合约

立议运军孟受二、饶添受军丁饶群服阇庆楚槐祗台赤芾孟茂章令章显章文新缘  孟蛮儿,于宣德八年开垦汉阳徒埠头埠头屯地一叚,至嘉靖三年清屯,本户外多垦余地五十一亩三分,遂借饶添受名目完粮管业至今。先年有饶姓曾以所垦系伊名目论及,每年议与饶姓鞋袜银两,孟姓逐年不缺。于乾隆二十五年三十八年,奉文清屯议例照议,估价归赎,其有屯地屯粮,照屯印册退出,今蒙卫主讯明两造俱无确据,但查清屯册载项价字样,例应照册载议价取赎,而群服又不能赎回两造之租,于乾隆九年清屯加帮之后,曾议每年孟姓量贴银二两,彼此俱属运军,言归于好,不愿结讼。特立和约,嗣后帮贴,其有大造小修事故各当各军,饶人不得向孟额外多索滋事,孟人不得少与。倘饶姓日后签运力能照册备价赎取,孟人亦不得掯留推诿。特立和同二纸,饶、孟二姓各执一纸。嗣后饶人向孟收所议贴银,必以此议约为照,如无此字,孟人不得擅付银,饶人不得生端异言。今恐不凭,立字为据。

凭中颜泽庵  杨士衡  孙太  王明来 

乾隆四十四年六月初二日同孟姓面          

                                 孟文新有押

近今纳税收租定章

军名饶添受顶正老银壹拾两零肆钱正。

  每岁完纳议定折九九六钱二拾串零八百文,断不加增一文。每届四年编审完册费九九六钱肆拾八串文,自民国五年经黎大总统一律免完。

屯名高必兴屯粮三石六斗六升二合七勺

每年粮饷计红券二纸,一载应完正饷银二两零九厘,一载完纳帮银一两三分一厘,合共折九九六钱七串二百文。

佃户孟受二在汉阳徒埠头纱帽山孟家湾

  每年应完我族添受军租稞钱二串文

  民国八年己未咸宁官埠桥高必兴佃户花名

叶永发  种田一斗五升  元银四钱二分

叶老锦  种田七升  元银一钱九分六厘

李义发  种田一斗五升  元银四钱二分

二甲朱永祀  种田五斗五升  元银一两五钱四分

万少南公  种田四斗二升  元银一两一钱七分六厘

万采萍  种田一斗五升  元银四钱二分

郑澄清  种田二斗五升  元银七钱

郑亿顺  种田六斗九升  元银一两九钱三分二厘

郑必行  种田五升  元银一钱四分

张王庙僧  种田三斗五升  元银九钱八分

邱国学  种田一石六斗四升  元银四两五钱九分二厘

邱国炳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邱国珍  种田三斗七升  元银一两零三分六厘

邱国义  种田一斗  元银二钱八分

邱如新  种田七升  元银一钱九分六厘

刘光松 子名钧  种田六斗  元银一两六钱八分

刘名坤  种田一斗三升  元银三钱六分四厘

刘光厚 子名普  种田七升  元银一钱九分六厘

刘凤山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刘光凤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刘光文  种田一斗六升  元银四钱四分八厘

刘光武  种田三斗五升  元银九钱八分

刘光发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王宗发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汪文富  种田三斗五升  元银九钱八分

鄢贤书  种田七升五合  元银二钱一分

鄢伟夫  种田一斗  元银二钱八分

鄢义和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鄢耀堂公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鄢厚甫  种田一斗  元银二钱八分

鄢汇清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鄢德奎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鄢德友  种田八升  元银二钱二分四厘

鄢万年  种田一斗二升  元银三钱三分六厘

刘光玉  种田二斗  元银五钱六分

刘大元  种田一斗  元银二钱八分

刘祚怀  种田一斗七升五合  元银四钱九分

刘大春  种田三斗二升五合  元银九钱一分

茅屋墩基田二石四斗,前后塘二口,每年应完租稞钱五串三百一十六文

以上各佃户佃种本军田亩 往往互相转付,时有变易,此先辈所经历也,后之视今,犹今视昔,我族人等 如往咸收租,即宜对清某佃某田,一有转付,即宜注明某佃拨某。倘有后起贤达能将兹屯概归一人佃种,则祖宗灵爽所凭当,又阖族所钦仰哉!

十九世子 建藩树屏 谨志

民国七年,风雷同族叔隆臣往咸清查各叚田亩,照旧花户田数 少田四斗乙升。予等将租收齐,随往咸柜完纳屯粮,照旧粮劵少米二斗五升。当查柜册,系入郑户饶添受户实只有高必兴屯粮三石四斗一升二合七勺,连咸邑地方捐,共完成钱壹拾二串四百文。以后经收之人每年随收随完,免咸柜吏胥另行苛索等弊。特刊数语,为后之经理公事者告。

二十三世子风雷益之谨志

2012-2-6上官仁庄有武录自蒲圻饶氏七修宗谱,并断句标点。

七修庭寿格中载:行宣六。旧谱载洪武五年赴云南临安卫,至洪武十年改调陕西凉州卫。又宣德三年,过蒙竹字四百十一号勘合二千之外,查得后百得所陈京帐下收回存留,付湖广武昌正卫,此饶氏运军所由始也。前件饶添受在卫旧管九丁,新收户丁化远年四十岁新收孙昌蒋思正,饶行承存护军粮一石一斗,坐落土名洪堂下,佃户孙昌每年承管旗甲,姚奇逢等,崇祯十四年,提新造旗甲,饶胜吾自捐银七百有零,独造漕艘一座外议饶三益饶完宇,逢吉出运。(此段狗屁不通的文字,不知何人何时所书,不敢留名)

谨查我族祖隶军籍,前人递修谱牒,均未注明年代,后人无从考据,因之议论纷岐,前后矛盾。如五修注江右同宗人所作修谱序中,载永乐七年改除民粮,立黄武岳汉等卫,兄弟议礼公之子,可见礼公以前兄弟并皆当军,军非始自礼公,不待明辨。又庭寿公下小序语句支离,多难索解,惟云公自洪武五年赴云南临安卫,十年改调陕西凉州卫,此饶氏运军所由始,数语独顺。而公兄庭春生洪武元年,洪武五年庭寿或尚未生,即生亦只一、二龄,何能遽赴云南卫,又何得即指为运军所由始?再阅瑞人公传内云,洪武五年有孙荣充军云南临安卫,十五年改调陕西凉州卫,正德三年孙荣逃走,饶祖保囚赘孙宅为妻补解,致饶孙共垛武昌正卫运军是我族运军,似由祖保赘孙宅分来。而伯玉公七世总图后批云:添受即庭寿,又云姑记所闻,以待来者查。我族军名添受与庭寿派名,一字音同,既无确据,何得谬指为一人?且仁祖子庭茂公下亦注云:运粮南京卒,何不曰运粮由此始耶?可见我族当军运粮,实承先代之遗,并非起自六世。况四世思禹、思稷皆赴凉州卫,则仁、礼、谅三分子孙承当军差只宜恪守成规,奚庸纷纷置词,以致彼此龃龉(jǔ yǔ)乎。今值升平之世,巳(已)改河运为海运,添受军惟岁完军帮银拾两零四钱,颇无苦累,虽迩年(ěr近年)间被卫胥苛索,曾于光绪十年合族议会,赴省申理,奉有定章,酌定每一两完钱贰串,岁共完钱二十串零八百文。如仁、礼、谅三分厚为积储,即可永远支持幸毋悬揣臆断,致滋后人口实,是则曾所厚望者尔。    希曾识

我族祖项武昌正卫杨高船饶添受运粮军,前人虽未将此事确凿注明,而道光以前点旗领运,三分均有其人,迨(dài音义:待)后漕粮改收折价归于海运,每年仅完军帮银十两零四钱,折完钱二十串零八百文,此钱仍照从前摊派,每钱一串,仁分完钱三百三十三文,礼分完钱四百四十四文,谅分完钱二百二十二文。至清丁造册等费,均照此章,日后如有运造大事,仍遵瑞人公军差碑文,照人丁多寡贫富摊派。上丁四钱,中丁三钱,下丁二钱,下下丁一钱二分。遵照无异,愿后世子孙各积公储,和衷共济,慎毋以旧谱纷岐,贻为口实也可。

光绪十五年己丑十月    日琏  名纬  廷栋  声松  应棣  名松  同注   (六修)

2012-3-1上官仁庄有武录入七修谱

此文献载于蒲圻饶氏七修宗谱,八修谱删除了此文献。今作为历史资料录入,以免失传,供后人研究参考。从文献资料来看,我族在汉阳、咸宁、崇阳三地有屯田。始于何时不得而知,从“于宣德八年开垦汉阳徒埠头埠头屯地一叚”知应始于宣德八年1432年以前,从“民国七年,风雷同族叔隆臣往咸清查各叚田亩”知应终于民国七年1918年之后。又八修凡例说:“漕务 自民国反正初年,蒙黎大总统一概取消,豁免军费。191666日袁世凯死,黎元洪第一次出任大总统,干了一年。19226月,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赶走皖系总统徐世昌法统重光再任大总统,又干了一年。可见漕务终于1922年后,期间历五百来年。八修时可能认为此文献已无保留价值,故删除了此文献,可知1948年屯田已不复存在了。

谱载我饶氏“世隶军籍”,即是军户。军户即为中国古代世代从军、充当军差的人户。东晋、南北朝时﹐士兵及家属的户籍隶于军府﹐称为军户。军户子弟世袭为兵﹐未经准许不得脱离军籍。北魏军户亦有用俘虏充当的。宋朝将应募充军的人户称为军户﹐军士年老退伍后除籍。军户制度在元﹑明两朝最为完备。军户战时为军,闲时为农,社会地位很低。

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组织劳动者在官地上进行开垦耕作的农业生产组织形式。有军屯、民屯、商屯之分。

八修谱第三十八卷最后载《盛阳、日旭宜昌府兴山县南阳河清族呈稿》,记载了逃丁抗漕之事。5231

上官仁庄饶有武2012年按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