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四)  

2012-07-31 16:59:33|  分类: 宗谱研究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何在?

公求相国题表族谱叙》中说:“亡父存日,想家谱残于兵燹,略葺其概,而世次多缺。”世次多缺,中间断了线,只能是一个大概,搞不清楚的可能只有胡编乱造,以求得支分派别,犁然不紊,世系昭穆,上下贯通的效果,否则这本谱牒就没有权威性了。是谁填空补缺,胡编乱造的呢?

从道川序中看,修谱顺序是:饶次守(宋建炎1129年)------饶希明(明初)------饶鉴------饶道川(明万历1601年,明后期)。按介冈景明书的道川序修谱顺序是:饶次守(宋建炎1129年)------饶鉴------饶希明(明初)------饶道川(明万历1601年,明后期)。是道川公搞错了,还是后人为造假而修改的呢? “漆览泪下,稽颡拜而谢曰:吾与广昌原甘竹分枝也,何幸而获先生之叙者二请书于谱以永世”,罗伦正好为饶氏谱写了《饶氏族谱序》和《别墅记》两篇文献,从这里可以看出,道川序与罗伦别墅记二文中的叙述是吻合的,公父子所修的就是罗伦写序的那一次。“亡父存日,想家谱残于兵燹,略葺其概,而世次多缺”,鉴公在世时,因家谱残于战火,就修了一个大概,但世次有空档,连不起来。公继承父志,完成父业,继续家谱的续修。道川序中说:“且远谱肇自尧帝,至今百余世,中间世系昭穆,衣冠云仍,犁然而备,上不失之牵会,下不失之遗缺,皆先哲葺修之功也”,到道川公时已经上不失之牵会,下不失之遗缺,看来已经很完备了,那么填空补缺的是鉴公父子,或是鉴公之孙子坚。鉴公祖孙明知自己是明朝人,却把自己写成宋末人和元朝人,这说得通吗?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即使有人造假也不会是鉴公祖孙。在道川公之前子坚之后,也就是在一、二修中间,还有没有其他人修过谱呢?子坚公与道川公隔了二百五十多年,没有大修,是否有过小修呢,修水谱上没有记载。鉴公父子时还是世次多缺,隔了二百五十多年后,怎么就成了中间世系昭穆,上不失之牵会,下不失之遗缺了呢?这位先哲是谁呢? 在中间没人处理能这样“完备”吗?
   
蒲圻派诗前20派为完白公祖父饶相所撰,但在饶相时并没有修谱的记载;四修距三修百余年,几次都没有修成,可闲公心里着急,发出了“谱之待续亟矣!”的呼声。没有人响应,他只好在家里自己编写家谱。四修时将他写的一篇文字冠之以小叙刊在家谱上(见蒲圻饶氏家谱四修序)。这说明在大修之外,会有一些关心家谱之人在编写家谱。这些小修在家谱上是不会记载的。可闲公的小修要是没有他的《小序》是无人知道的。修水饶氏是否也有这种情况呢?有!前面已经说过,在二修与三修之间景明公等人修过,但修谱志上没有记载。明明修过,为什么不记载呢?我估计这次续修可能有大动作,不记为妙。要是有人改谱,就在二、三修中间,或者说在二修后。有人修改了修谱顺序以及修水谱上删除了《别墅记》说明了这一点。我谱上的《道川序》是被景明修改过的,现修水谱上落款为“景明书”的道川序实际再一次被修改过,并非景明修改过的版本,更不是道川原版。下面来说明。

我谱中道川序说“灏自鉴公至今又十六世孙也”,修水谱上说的是“灏自鉴公至今又十四世孙也”,差了两代。鉴公1222年,道川1539年,按14代算,每代间隔22.6岁,按16代算,每代间隔19.8岁,这都不合常规。就是说从鉴公到道川的世次是有问题的。浩良先生研究了白沙世次后,发现鉴公为92世,道川公为98世。《源流旧序》中说:“八十七世玉,玉生龙,龙生逊,逊生育,育生宾,宾生子三,一曰鉴,二曰锜,三曰镇。”从这段话来推算得到鉴公为92世。《道川序》落款为“九十八世孙一灏道川氏谨叙”,鉴公与道川只隔6代。 “灏自鉴公至今又六世孙也”应该是道川公的原文,这才对得上号。后来被景明等人顺手改为“十六世”,外传到蒲圻等地,因此蒲圻谱上是十六世。景明之后有人发现不对,每代只有19.8岁,再改为“十四世”,把每代间隔提高到22.6岁。所以现在的修水谱上是十四世。蒲圻绝不会把十四世改为十六世,因为蒲圻没有修改这些关键数据的动机,应该是修水改的。说不定以后还有人会改为十二世或十世。将六世改为十六世,容易得很,加上一个十字就行了,将十六世改为十四世也容易。但要改世次就很不容易了,中间多出十来代,要凭空捏造出十来代,太麻烦了,干脆不改,不一定有人能看出来,希望能蒙混过关。

道川公1539年应该是可靠的。若按道川1539算,每代平均约30年,鉴公应生于1359年前后,仕清生于1389年前后,这与罗伦写《别墅记》的时间1474年虽说不完全吻合,但还是比较接近的,因为是按平均间隔算的,与实际间隔不一定相符。这样一来,景明版《道川序》中的修谱顺序、《别墅记》中的“览泪下”、从鉴公到道川的世次,这三者是吻合的。浩良先生说:“《饶氏续修谱序》(即我所说的《道川序》)的作者一灏道川公是白沙支鉴公的后裔,且世居修水。既然是三沙支后裔,应该按鉴公或子坚公所系的世次续修宗谱。宋末(1270年间)时鉴公为92世,相距330年后的明万历28年(1600年)的一灏道川却还是98世。不知此世系的计算是从何开始,属何方式?”起点不同,代数就不同。能从何时算起?一是从黄帝算起,华夏之公祖;二是从尧算起,饶本尧后;三是从荧算起,受姓始祖;四是从修水算起,重起炉灶。还能从哪儿算起比较合理呢?没有了。无论从哪儿算起都不对。任何人续谱只会接着排世次,一般不会用另一种排法,就是采用另一种排法也应该是合理的排法,如蒲圻是从迁蒲后算起的,属于另起炉灶类。那么300多年仅有六代之差如何解释呢?只能作鉴92世、灏98世是正确的,就是说鉴公本来是明朝人,被修谱者改成了宋朝人,把本来只隔六代的距离变成了十六代,因此出现了侄玄孙与伯高祖同年的怪现象。道川公是如实记载的,后人没发现因而没修改世次。的确不易发现,不是浩良先生说,我也没发现。道川公记载的为真,其他为假。要是看成真的,就觉得不可解释,要是看成假的,就容易解释了,因为假无所不能。

道川序原版:六世;景明修改版:十六世;景明后再一次修改版:十四世。道川序在关键处至少被修改过两次。景明不一定参与了修谱,有可能是别人假借了他的名义。

用“造假”一词可能有点不妥,用“完善”比较好。修水人通过几代人的努力,使谱牒逐步得到完善,趋于合理。又如,《忠臣传》中说的是“闻元逼宋入海”七日不食,哭君而殒,五百年后写的《月湾公墓志》中说的是“耻食元粟”七日不食而殁,改变了说法,死因不同了,更合理了。

查看修水白沙、高沙,崇阳五七、千一,蒲圻千二等五处谱牒,白沙支谱全无叔祯、五七、千一、千二、千三的记载;高沙支和五七支均有,且高沙支谱记载最为详细;千一、千二支谱无五七的记载,有可能因为是旁系而未记载。白沙支谱上为什么没有呢?是不是后来删除了?为什么要删除呢?看高沙谱就知道了:“叔祯,因宋乱,迁黄江嘴”。五七、千一谱上有同样的记载。这应该是较为原始的记载。据修水谱载,鉴公生于1222年,镇公生于1227年。南宋灭亡于1279年。就算叔祯公在南宋的最后一年1279年迁黄江嘴,1279-1227=52,只有52年。从镇公到叔祯有四代人,平均每代间隔17年,这很难说得过去。但才生下来是不能外迁的,叔祯公既然能外迁了,应该有十七、八岁了。所以平均每代不到13岁。这就更说不过去了。高沙谱自身就有矛盾!因此白沙谱干脆删除叔祯及以下的资料,使我们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可悲!蒲圻谱上叔祯公的记载是:“由江西进贤迁蒲圻”。为了使蒲圻饶氏有根有源,去掉了,来一个模糊控制,免得别人钻空子,用心良苦,不失为高招!呵呵,又是猜想而已。

还有一点,修水三沙从道川公始,都是在一起修谱的,三沙谱应该是统一的,为什么白沙的谱与高沙的谱有不同之处呢?原来五七公是高沙锜公之后,虽说有疑点,但高沙要对自己的后代负责任,根据“以疑传疑”的原则,所以保留了五七公及三千公的信息。没见到黄沙谱,我想黄沙谱与高沙谱应该是一样的。要是能找黄沙谱看一看,说不定有新的收获。
   
整理一下思路,这个问题牵涉到四个元素:1、鉴公出生时间;2、千二出生时间;3、鉴、锜、镇为三兄弟;4、千二是镇公的玄孙。这四者必有一假,或有二者为假,或有三者为假。若3为假,则鉴公与千二同年有可能。孝感饶氏字派为:钦明文思,允恭克中,平章亲睦,至道光昭,同乐时雍,尊崇天德。现有人口中,最长为恭字辈,最晚为乐字辈,有十三代人。在这13代人中,隔五、六代同年甚至后辈年龄大于前辈的肯定有人在。我们蒲圻现在世的上下差十代。说鉴、锜、镇不是嫡亲三兄弟吧,他们的名全是金字旁,很象是嫡亲三兄弟,同辈人的名字的部首相同,在家谱中大量见到。若蒙公在《世系》中写道:“吾宗自千二府君由江右婺州受廛于蒲,其居址年月皆不可考矣,唯传有三昆季分避兵燹,相订望沙投止”,这话是在未见到江西谱之前的1635年说的,不会受江西谱的左右,“三昆季分避兵燹,相订望沙投止”的说法应该是可靠的,但三昆季是不是一定就是鉴公兄弟呢?不好说。说千二公不是镇公的玄孙吧,蒲圻饶氏真成了无本之木。于情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估计分宁修谱的先贤们是一定知道三沙说的,但同样不知三兄弟是谁。要是说不出三兄弟是谁,则三沙说似乎是虚的,有了实实在在的三兄弟后才能令人信服。三兄弟分居三沙只是传说,苦于不知道三兄弟是谁。凭空捏造吧,似乎不妥,只得将鉴、奇、镇定为分居三沙的三兄弟。因此产生种种矛盾。
   
先把鉴公的年代放下来,换一个思路,再来看一下老谱上的资料。迁蒲前四十世没有一个注明了生卒时间,能在网上查到,迁蒲以前各世祖中具有确切生卒时间的有:
15世:饶娥(749762年)
25世:饶竦,因“初与王安石友善”,后“以诗诋王荆公”,可见竦公与王安石是同时代的人。王安石(1021-1086) 与竦生卒时间应相差不多。因不具体,不算。
26世:饶节(1065-1129)
   
15世饶娥,到26世饶节,隔三百余年,平均每代间隔约28岁,是正常的。
   
假设37世饶鉴生于1222年,从26世饶节,到37世饶鉴,隔11代,只有157年,平均每代14.2岁。虽说古代人不搞计划生育,不担心罚款、拆屋,赶猪、牵牛,拿田、除户,结婚生育较早,但平均隔14岁一代人是不可能的。从26世饶节到41世千二,隔15代人,千二生于1222年,平均每代只有10.4岁,更是不可能。
   
还有从饶次守到鉴公的年代也有问题。饶次守闯过科举重重关卡,来到中央机关任职,年龄可能不会小。28世饶次守1129年进谱表,这时算他50岁,37世鉴公生于1222年,9代人约140年,平均每代只有16岁。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在特定的情况下有可能。过去有童养媳,有时女比男大得多,在男十四、五岁或更早就圆房,男十四、五岁时可能就有儿子了。当然这时生的儿子不一定真是他的儿子,不管是不是真的,上了谱就是真的了。或结婚早,第一胎就生了儿子。这些情况下,两代人之间的间隔会很短。有钱人因为没有儿子传宗接代,在六、七十岁还要娶小(纳妾),以求得一儿半子继承烟火。还有,有钱人老婆一大堆,儿子十多个,也有这种情况。或者前几胎生的都是女,最后一胎才生了儿子。受封建思想的影响,没有儿子是不行的,过去女是不上谱的,不生儿子决不收兵,等到生下儿子后,父亲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我见过一人名“古稀”,寓意他父亲七十岁生了他。在这些情况下两代之间的间隔会很长。这些都只是特殊情况,不会代代如此。我们只有在十代左右或更多代数算平均间隔才有意义。前面我已算过,自古至今,平均每代间隔应在30年左右,平均28年的居多。

从上面列举的数据来看,远祖世系是编造的,不可能是真实的。
   
顺便说一下,金国灭了北宋后就撤离中原回到了北方,撤离时扶持了一个傀儡皇帝张邦昌。靖康二年(1127年)五月,张邦昌将皇位让给了赵构,赵构检了一根粉条,重建宋王朝南宋,是为宋高宗。一心想灭宋的金国,看到宋朝王室又死灰复燃,大为恼火,一定要将宋朝王朝斩草除根。因此,高宗即位的第二年(1128年),金国又继续大举南侵,高宗派宗泽留守南京(河南商丘),自己逃到了杨州。建炎三年(1129年)年初金兵大举南下,赵构又狼狈逃到杭州。这年二月他会要文武群臣进谱吗?这时正在逃命的路上。这以后还会有进谱的可能吗?建炎三年三月五日,御营统制苗傅、刘正彦发动兵变,杀王渊、宦官康履等,逼赵构退位,史称苗刘兵变 同年九月,金兵发动斩首军事行动,名为“搜山检海”,就是无论赵构逃到哪儿,也要将赵构缉拿归案,不灭宋朝誓不休。金国派了名将金兀术为先锋,率五千轻骑直奔皇帝而来,穷追猛打赵构。在金兵追击下,赵构不断南逃,金兵永远只能看到赵构及其卫队的背影,从来没有看到过宋高宗的正面。据说,赵构在这次斩首行动中被惊吓得成了阳萎,失去了生育能力,再也没有生下太子,唯一的太子三岁病亡,继位的宋孝宗是他的养子。赵构在无计可施时只好逃到海上避难,因北人不习水战,只得望洋兴叹。建炎四年的元宵节也是在海上度过的,在海上漂流万盏桔灯,忍受着凄风苦雨,惨不堪言。在穷途末路之时,宋高宗曾多次给金国上疏求饶,“宋康王构,致书大金国相元帅阁下,古之有国家而迫于危亡者,不过守与奔而已。今以守则无人,奔则无地,此所以朝夕諰諰(xi三声,恐惧的样子)然,惟冀阁下之见衰而郝已也。故前者连奉书,愿削去旧号,是天地之间皆大金之国,且尊无二上,亦何必劳师远涉而后快哉。仗望元帅阁下,恢宏远之图,念孤危之国,回师偃甲,赐以余年”。向金国哀求:“你们不要再追杀我了吧,我不做什么宋朝皇帝了,我愿意向大金国俯首称臣,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快快收兵吧!”可是金国不依不饶,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宋高宗在逃跑时惊慌得连祖宗的神主牌位都顾不上带走,成了金人的战利品。建炎四年正月,韩世忠在黄天荡大败金兀术,才解了一下围。从建炎元年(1127)到绍兴八年(1138)的十一年间,高宗一直辗转在东南沿海各地,躲避金军,还曾入海四个多月避难,直到1138年南逃至临安(今杭州市)定都,才得到暂时喘息的机会。高宗才走上领导岗位,脚根都没有站稳,战乱不断,东躲西藏,从北到南,一路狂逃,疲于奔命,留下了“逃跑皇帝”的恶名。在这种内忧外患环境下的建炎三年(1129年),他有时间和精力来搞什么文武群臣进谱、考谱吗?饶次守可能是建炎年间为宦,但《进谱表》不会是建炎年间饶次守所写,应该是后人借这位名人的名义杜撰的,但撰写时间选择得不是时候。有人考证说,饶次守就是饶节,要是真的,那问题更大了。是不是真的,我暂时没时间考证,以后再说。

说这一段话的目的是想说明一个问题,不光远祖世系是编造的,老文献也有的是杜撰的。

我相信我所考证的千二生于1222年是可靠的,因为是从一修撰稿人出发进行推算的,还有两个可靠的佐证材料。家谱文献可以造假,佐证是造不了假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以前说过,老谱上的资料可信度不高,我现在说,老谱上有些资料不可信!问题出在老谱的世系上,这是一种可能。

黄帝、尧、京等可能是无稽之谈,自我安慰,干脆不谈。从荧到叔祯这四十世是拼凑起来的,上面有大量的证据说明这一推断。拼凑世系不足为奇,各姓都有。元亮系东南支将宋朝的饶廷直、饶子仪、饶鲁分别记为333538世,而唐朝的饶元亮却是41世,宋朝的人成了唐朝人的祖宗,本末倒置,错误更明显,手法更差,笑话更大。胡编乱造的现象普遍存在。 “三沙”是一个美丽而古老的传说,我相信确有其事,但何人何时分居三沙是不确定的。修水饶氏修谱时合三为一,组成三沙系,壮大阵营。世系多缺,只好填空补缺,强凑硬拼。“哭君亡”说不定也有其事,但不一定是鉴公在宋末哭恭帝。古代的封建正统思想,视改朝换代者为逆贼,哭的不一定是被外族而灭之君,为了竖立迁宁始祖鉴公的光辉形象,张冠李戴,移花接木之事可能有之。这是第二种可能。

 “三沙说”世代相传,分宁修谱的先贤们都知道三沙说,知道我们是避兵而迁的三兄弟的后代。几百年没修过谱了,老谱早就没有了踪影,大家都不知道祖宗是谁,因此决定根据祖传的三沙说创立“三沙系”,独树一帜。好在分宁正好有三沙之地,但苦于不知三兄弟是谁,没有三兄弟则“三沙说”就不能令人信服,无论如何也要弄出三兄弟来!经过一番细致的工作,鉴、锜、镇终于被找出来了!但是这三兄弟是明朝人,又都没有什么惊人之处,在强手如林的分宁有些寒碜。所以决定对鉴公进行全面包装。当时时兴这样做,各姓各族都是比着吹,我们为什么不能吹呢?当时分宁饶氏人才济济,写手不少,大家通过一番研究讨论,决定将鉴公塑造成忠君爱国的仕人形象,让鉴公“哭君亡”。这就必须选择一个可哭之君,左看右看,只有亡国之君恭帝离得较近,就选他,让鉴公哭恭帝而亡。这就需要将明朝的鉴公越过元朝提升到宋末。东南元亮系能把宋朝的人编成唐朝人的祖宗,我们为什么不能呢?于是大家分工协作,撰写了一批文献,对鉴公进行全面的推介。虽说鉴公的形象树立起来了,但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很多不可解释的矛盾。就是说,世次是假的,这是最大的可能。

间隔上百年或几百年修一次谱,出现这种情况是难怪的。正确的世系是怎样的呢?我不知道。我们能穿越时空的隧道,前去800年前的分宁窥探一个究竟吗?我们现在只能根据被多次修改过的谱牒文献进行猜测、推断,难免断章取义,历史的真实早已随着原始谱牒的毁灭而轻轻地飘向了历史的天空。当时、当地的人都没能搞清楚的问题,我们现在就更难搞清楚了。别说唐朝、宋朝的谱牒,就是清朝的谱牒也不容易看到了。若想继续考证这个问题,可能是徒劳的,这可能是一个千古不解之谜。《蒲圻饶氏宗谱》迁蒲以后的资料是可靠的,迁蒲以前的是靠不住的,仅作参考,作为自我安慰的材料,我们好歹算是有根有源。目前我只能作出这样的推断。

几百年来捧若神明的家谱,竟是假的,可能好多人都不能接受,好多人可能都不愿意接受,好多人都不忍心接受。这是出于一种朴素的敬祖之情,并不是科学的态度。对于错误的远祖世系,我们只能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以错传错,以疑传疑。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