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宗谱研究书信9--与王安标的E-mail  

2012-07-30 08:19:21|  分类: 宗谱研究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谱研究书信9--与王安标的E-mail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与进贤王安标先生的E-mail

2010614(星期一) 下午3:34

假如:宋末蒲圻千三公偕父返回路口铺白沙镇,后来明分宁道川修谱时隔太久,千三后裔会同携修,又不知始祖之来历,唯有故意移花接木并入三沙谱系,修水谱记有四世祖叔祯公迁黄江嘴条,故安插其名下,致使侄玄孙与伯高祖同年。蒲圻,崇阳支谱所以矛盾百出,所刊载古文全部删除时间,掩耳盗铃。此非三沙撰谱有误,实千三,千二后裔之无耐之举。如勋庆言:谱之修也,乾隆辛未开局,历七载未成,岂事之难成耶?非也。阻于考据之无由耳。说者谓:纂修数易,必参考而始定,不知前,本道川公所续,后,本伯玉公所编。将六世以前墓所,悉附以图,至以后私祖依各分缮写付梓,岂不昭然若揭哉。禧台也说:吾想千二公以前之系次,则江西旧谱可考也,千二公以后之系次则完白公谱牒可稽也,我们想想看, 7年的时间啊,自乾隆三年拿到江西旧谱,饶氏族人经过了多少次权衡,讨论,考证。苦于年长日久,路途遥远,经费有限。最后还是痛下决心按旧谱修撰以使昭穆有序,传承明晰。

2010615(星期二) 晚上7:13

安标先生您好!

蒲圻谱与江西谱的衔接的确有问题。江西谱上记的是“叔祯迁黄江嘴”及“千二迁蒲圻”,而蒲圻谱上的记载是“谨按江西旧谱载,叔祯公由江西进贤县迁蒲圻”,记载是不同的。江西谱上没说叔祯迁进贤,蒲圻谱上没提黄江嘴。如果黄江嘴在蒲圻,则两地的记法就是一致的了。“黄江嘴”是一个关键地名!但一直不能确定黄江嘴在何处。蒲圻修谱的先贤们为什么要把江西谱上的“迁黄江嘴”改为“迁蒲圻”呢?这些问题都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我在《蒲圻饶氏来自何方》中有叙述。

古代修谱时,因不知先祖是何人,所以见到了别人的谱后,就乱接一个世系,这样的事是常见的。有一个假先祖总比没有的强,反正时间长了也没人知道了,假的就变成真的了。各姓都把黄帝定为自己的一世祖,大家都是炎黄子孙,难道当初就只有黄帝一人留下了后代,其他人就没有后代了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黄帝只不过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而已,并不真是每一个姓的始祖。除了三沙后裔之外,在饶氏中大部分都是元亮的后裔,难道在当时姓饶的只有宾公和元亮公两人吗?或是只有他们两人留下了后代,其他饶氏先祖都断子绝孙了吗?这也是不可能的。姓刘的都是刘邦的后代,姓李的都是李世民的后代,照这样算来,当时全国有几个人?当时中国人口岂不是寥寥无几!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吗?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这样想。可惜饶姓没人做过皇帝,不然的话,大家都是这位饶姓皇帝的后代了。元亮系现在为什么有如此庞大的队伍呢?只能解释为是“乱接世系”而造成的一种现象。胡接世系是中国家谱的一种普遍现象,不是一族一姓是这样。

蒲圻饶氏是不是也是属于乱接世系这种情况呢?这是我思考了很久的问题。要进行家谱研究,这个问题是不得不研究的。

乾隆十九年四修时鼎瑚所撰写的谱序中说:雍正十二年春始获见公手书谱帙,予兄弟录而藏之,宝若大训(圣贤之言)焉。乾隆三年(1738)又获豫章旧谱,见其详载黄帝以来至叔祯公迁蒲,其间支分派别,犁然不紊,真使千百世如一日,千百里如一堂矣。非谱安能若是乎!”这段话的意思是:雍正12年春,才见到(完白)公手书的谱牒,我们兄弟如得到了宝贝一样,抄录珍藏。乾隆3年又得到了豫章旧谱,上面详细地记载了自黄帝直至叔祯公迁蒲的世次,有序不紊。(有了豫章旧谱后)使得千百世如一日,千百里如一堂。没有谱怎么能这样(清楚)呢!

就是说,蒲圻饶氏宗谱一、二、三修都没有远祖世系,不知道远祖世系,只是从迁蒲始祖千二公开始的。乾隆3年得到了豫章谱后,才知道千二以前的世次,才把千二之前的世次加入我谱的。事实上,江西谱上的确载有叔祯及千二公,并不是如您猜测的“不知始祖之来历,唯有故意移花接木并入三沙谱系,修水谱记有四世祖叔祯公迁黄江嘴条,故安插其名下”。蒲圻可以改自己的谱,但改不了江西的谱。

为什么会出现“侄玄孙与伯高祖同年”的怪现象,请看我写的《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一文,此文中我作了详细的分析与论述。这个问题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非常感谢您的关注!

 

2010616(星期三) 中午1:46

老师你好:

      08年与饶公有武师相识,始知公用心于家谱考据,追宗溯源,功莫大焉。老师三年来,呕心沥血,废寝忘食,所载于《饶氏族谱研究》,洋洋数十万言,其中之辛苦,令我这个外姓人也感动不已。蒲圻绕氏族谱溯源考据之艰苦,感同身受。千二府君生卒之年考,证据确凿,此乃蒲圻饶氏历代先贤及老师考据之功劳,毋庸废言。千二公以前之系次,本修水道川公所续,千二公以后之系次则完白公所编,蒲圻饶氏四修族谱,历载七年未成,欲溯本追源,传承有序,又阻于考据之无由。望族谱之迷惑,系次之缪误,蒲圻历代先贤亦无可奈何。自千二公迁蒲,至今近八百年,饶老师欲明晰千二公以前先祖之系次,考证迁蒲之缘由,于今虽有网络通信之便利,信息资料之完整,但旧谱缪误百出,错互岐之处难免。晚生亦详览先生之巨著,收集各地饶氏之族谱,披肝沥胆细心之研究,思协助先生完成新族谱之论述,有时粗陋推测和假设,本愿有利广阔先生之视野,开拓先生之思路。浅薄之处还望先生谅解!但年深日久,之前旧谱讹互岐之处众多,先生欲完成心愿,前路艰难啊!

     有关白沙鉴公生卒之年考,单从修水《饶氏源流旧序》,白沙九十四世子坚公的角度推测,前三四代之系次年代错误之可能性不大。至明万历28年(1601)修水道川公二修族谱,期间相距255年,约十辈繁丁,因人事变迁,世代更迭,其中世代先考有错漏补缺完善之处,于事难免。其中《饶次守进谱表》,《相国序》及吴仙祝写的《忠臣传》、《源流旧序》,先生《饶氏族谱研究》虽有详细之论述,但要证明其中之缪误,搜集准确之证据,找出明确之理由,以说明其中之讹借,详览后似乎证据不足,理由不够充分。且时过境迁,考据无由,似当以资料完全后缓期而考证。有关明罗伦所撰《别墅记》、广昌《饶氏族谱序》,和宁武咸鄂地理世代相隔,虽有矛盾之处,而用于证明三沙系之古谱,似乎略显牵强。或有饶氏先贤考证失据,牵强附会或移花接木,草率引入饶氏旧谱,以彰显祖德,抑或拉虎皮做大旗,亦情有可原,何况资料不全,草率定论亦言之过早。

    有关三沙之传说,兄弟僻兵于宁,因年代久远,代代相传,其中准确之年代,具体之先祖,到现在也是考证无据。前代有鉴镇锜兄弟僻兵于宁,也有千一千二千三遇沙而居,远祖还有鑑、鎭、鑛、欽、钤五兄弟分居各地。或有混肴互歧,观各地饶氏族谱,明者一览而无遗。假如确有《相国序》,修水饶氏族谱一修系子坚公亲撰,那么先贤敬祖尊宗,敬献家谱之仁德,实乃后辈之楷模。至于道川公或介冈景明公完善族谱,吴仙祝和万承风斟酌文字,使后辈一览无疑,也值得我辈尊敬。时值宋元交兵,襄阳保卫战前夕,因宋恭宗被元执北归,鉴公自黄州教谕任上解组归里,偕弟迁宁。身为大宋子民,朝廷命官,遇有冷应澄登高号召,赣鄂同心,致力保卫襄阳,保卫家园。想当时鉴公定当团结同志,带领家族襄助地方政府团结抗元,抵御外侮,以图恢复宋祚。然而卜日将行,群臣遁,三官入海,会元诏下,应征事浸。襄阳失陷,元军势如破竹,1276年宋失国祚,鉴公在白沙七日不食,痛哭而殒。饶氏历代衮衮诸公,续修族谱文化修养高下不一,文字表述能力参差难齐,族谱撰写模糊,后逐渐完善,也是合情合理。

     晚辈混迹商海,穷困闹市,虽有弘道之心,无有报国之力,有缘得遇饶公,承蒙抬爱不弃,不揣冒昧,于饶公《饶氏族谱研究》巨文之后妄自表述,实在是诚惶诚恐,寸心颤愧。然饶公之巨著,三年之心血,于己无名无利,于族谱耗心费力,只为饶氏族谱昭穆有序,考证明晰。虽无物质之奖赏,无需晚辈之夸奖,而拳拳赤子之心,修身齐家弘道仁德之心,跃然网络文章之中。是为记!

进贤王安标恭撰于潍坊

                                                      2010年 端午

2010622(星期二) 晚上9:50

非常感谢安标先生赐教!您快成为饶氏宗谱的专家了,您比我们饶姓人中的大多数人更了解饶氏宗谱。您不但侠骨柔肠,热心助人,而且行文流畅,言简意赅,文笔了得!我能交上您这样高素质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广西饶锦荣先生说得很好,他说:家谱研究中不一定求得一致的意见。我是非常赞成他的这一个观点的。续修家谱,历代造假现象严重,至今不衰。塑造始迁祖,假名人作序,乱接世系,等等,不一而足。过去家谱秘不示人,造了假也没人知道,所以大家就敢大胆造假。现在不同了,家谱广泛交流后,就露出了马脚。古谱文献被一再修改,使后人阅后真假难辨,研究者只能从蛛丝马迹中进行推测,力图对种种矛盾现象作出合理的解释。由于各人接触家谱的数量不同,思考的深度不一样,更重要的是站的角度也有区别,再加上如您所说的“时过境迁,考证无据”,有些问题只能进行推测,所以,造成不同的看法是极正常的。再说,研究家谱只是出于一种兴趣和爱好,作为一种业余消谴,旨在交流,也没有必要较真。还有,即使我们现在知道远祖世系是胡编乱造的,但我们也无法得知真正的世系,无法还原历史的真实。前几百年修谱的先贤们比我们离远祖更近,他们都无法搞清楚的问题,我们现在更是无法搞清楚了。所以说,研究远祖世系没有多大的意义,只是自己心里明白就是了。虽说是这样,但不管是提出一个观点或否定一种说法,都得有谱牒文献作为支持,作为论据,还要有严密的论证。若能找到家谱以外的佐证,则论证就更有力了。这事儿不能想当然,不能一厢情愿,否则就会犯错误,或是提出的观点站不住脚,或是不同的观点不能服人。

就我而言,学识水平、研究能力均不够,思考问题也不深,与您比起来差远了,所以我的文章中出现错误是在所难免的。但我不会护短,敢干现丑。我之所以将我写的文章发表于网络,并打算结集出一个小册子,目的就是与大家交流,让大家提出不同意见,也为大家进行家谱研究抛砖引玉。即使是一个反面教材,也是值得的。比如说,要是大家看到我写的《伯高祖与侄玄孙岂能同年》后,引起大家的讨论,把这一怪现象搞清楚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即使我的观点被否定了,这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因为我的目的达到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关家谱研究的文章专业性很强,一般人是看不懂的,很难读下去,因为他不了解文章中所说的内容,就读不出味道来了。对家谱如果没有广泛的涉猎,就不可能有全面的了解,很难说出有见地的意见。而您说出了您独到的见解,不管怎样,我得感谢您,对您表示深深的谢意!因为您读过我的文章。文章写出来是给别人看的,没人看就没意思了。虽说您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但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会认真考虑您的意见的。

有关鉴公年代的考证,苦于找不到佐证,仅仅只有谱牒文献。但谱牒文献只能作为否定的材料,就是说,自已证明自己是无力的,别人对你的证明才是可靠的。说明白一点,用有关鉴公的谱牒文献来证明鉴公的年代是不行的,这不是考证,这些文献只能作为推翻鉴公年代的根据。比如说,我写一些文章来证明我饶有武是唐代人,写一万篇文章也没用,您也不会相信。何况我写的文章中漏洞百出,您就更加不会相信我是唐代人了。

能说明鉴公或他的儿子○(字仕清)年代的文献有《相国序》、《忠臣传》和《双峰别墅记·赠○》等。这些文献有明显的矛盾。《相国序》、《忠臣传》中说鉴公是宋朝人,《双峰别墅记·赠○》中虽说没明说鉴公是明朝人,但通过简单的推理可以看出是明朝人。差了一、二百年。

○是“机”字,是将化字的亻旁换成氵旁,这个字字库中没有,打不出来,只好用○代替了。下面是这个字的截图,是我自造的字,只能在我的电脑中显示,别人的电脑中显示不出来,只是一个空白,所以只得用截图来让您看清字形了。在我传给您的文件中也几处有这个字。这个字音ji,读“机”。特作说明。

要证明鉴公是明朝人,只要《双峰别墅记·赠○》一文就足够了,此文足以说明鉴公的年代。

要想推翻“鉴公是明朝人”这个结论,能否证明《双峰别墅记·赠○》是后人杜撰的呢?因为此文的作者是罗伦,明朝状元,假名人作序是家谱造假的常用手法。当然这不是根据,不能说凡是名人所撰的文献都是假的,见了名人写的文献就否定,肯定也有真的。我们只能从文章中找矛盾,比如说从文中所说到的时间、人物、事件中找漏洞。我曾经找过,没有找到有说服力的漏洞,不知是不是我所站的角度的问题,还是真的没有漏洞。希望您能找到推翻此文的有力证据。

我也曾思考过,假设此文是后人杜撰的,凡事都是有动机的,后人为什么要写这一篇文献来说明○公是明朝人呢?一般假名人作序是想借名人之口来进行吹嘘,以抬高人物或家族的地位。例如《忠臣传》的目的是非常明显的,就是为了吹鉴公。但《别墅记》并没有对○公进行多少褒奖,难道仅仅只是对○公的住所来一番赞扬吗?明知○公是宋朝人,却要杜撰一篇文章把他说成明朝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杜撰此文的动机是什么呢?完全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还有,如果此文是杜撰的,那么是写在《忠臣传》之前,还是之后呢?要是写在《忠臣传》之后,明明《忠臣传》中说鉴公是宋朝人,《别墅记》能把鉴公的儿子○公说成是明朝人吗?二人能隔元朝百多年而成为父子吗?按此推理,《别墅记》应该写在《忠臣传》之前,就是说先有《别墅记》,再有《忠臣传》。而《忠臣传》明确标注写于元朝,岂不是说明《忠臣传》是后人杜撰的吗?

您可能会问,明明《别墅记》中说○公是明朝人,后人杜撰《忠臣传》时会把○公说成宋朝人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问得非常有道理!无论哪一篇写在前面都说不过去。

只能作出这样的解释:后人为了抬高鉴公的身份,杜撰了《忠臣传》、《相国序》等文献,但使谱牒文献之间出现了矛盾。但是这一矛盾不是很明显,要稍加推理才能知道,可能当时的杜撰者没留意或者没有仔细推敲《别墅记》,没发现这一矛盾。所以《忠臣传》、《相国序》、《双峰别墅记·赠○》等文献一同外传到外地。再后一届修谱者发现了这个矛盾后,就删除了《别墅记》,所以现在的修水谱上没有了《别墅记》。这正是对我这一推断的一个证明。这是分宁修谱的先贤们经过好几届的努力,不断完善谱牒文献的结果。因为《别墅记》在删除之前就已经传到了蒲圻等地,蒲圻修谱的先贤们发现了这几个文献中的矛盾,但只加注说明了矛盾,提出了疑问,并没有删除这些文献,所以《别墅记》在蒲圻等地的家谱上保留了下来。不然我们现在就看不到《别墅记》了,连蛛丝马迹都打扫干净了,历史的真象就被掩盖了。

修谱的先贤们为什么要抬高鉴公的身份呢?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要想别人相信你的说法,认同你的观点,这个问题不得不说清楚。我在《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中已作推测、分析,但说得并不十分令人信服,解释得比较勉强。

《别墅记》是不是非分宁人杜撰的呢?这更没有可能。从各地三沙谱牒来看,分居各地的三沙后裔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更谈不上对三沙支系有一个比较系统的了解,即使在信息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也没有多少人对三沙有多深的了解。当初有谁会去关心○公是什么时候的人呢?再说,分居各地的三沙支系的始迁祖都是出生于宋末,有谁会杜撰一篇文献把自己的叔曾祖说成明朝人?更是找不到合理的理由。还有,过去交通不便,路途遥远,有谁会远涉千山万水,为了杜撰一篇与已毫不相干的文章而到分宁去观黄龙风景,览双峰形胜呢?没到过实地能写出这样生动的文章吗?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证据说明《别墅记》不是非分宁人杜撰的,那就是《道川序》中说到了《别墅记》。道川公写序时与分居外地的三沙后裔根本就没有联系,即使别人杜撰了此文,道川公也不知道,不会写入他的序文中。

所以说,《别墅记》为外地人杜撰的可能性完全没有。分宁本地人为什么要杜撰这篇文章呢?找不出动机。所以只能断定《别墅记》为真。

不知您是否能对此作出更合理的解释?

同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非常愿意与您交流。

删除了文中的晚辈二字,我虽说痴长几岁,但万不敢称长辈。您的孩子已经上大学了,若能称我饶兄则诚惶诚恐了。称我老师我尚能勉强接受,因我的职业是老师,这只是作为社会角色来理解。好为人师为人之大忌。

  评论这张
 
阅读(6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