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宗谱研究书信1--给崇阳饶浩良的回信1  

2012-07-30 06:41:28|  分类: 宗谱研究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谱研究书信1--给崇阳饶浩良的回信1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浩良先生您好!

拜读了您的《饶氏三沙支谱载内容的矛盾》,您细致入微的风格,善于发现问题及综合归纳的能力,令我钦佩;您热爱家谱文化的执著之情无人能及!

您围绕着“矛盾”这一主题,挖掘了谱牒中的矛盾,分三大部分列举出这些矛盾。每一大部分又分若干个层次,从不同方面穷举矛盾。各层次的小标题对读者有提示作用。您要我提出修改意见,我倒认为这种结构没什么不好。研究家谱的文章本来就不好读,对家谱没有深入研究的人根本就读不懂,因为他不知道文中所说的内容。您曾说,您将您的文章寄给某有文化的人看,他只修改了若干错别字,提不出任何意见,就是这个道理。要想让专业性很强的研究家谱的文章如小说一样好读,恐怕难以办到。

下面谨就您文章内容的顺序,谈一谈我的粗浅的看法,给您参考,算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跟前抡大斧吧。

一、三沙支前文献资料自相矛盾

1、远祖徙居地的矛盾

83世次守公向宋高宗《进谱表》(简称“表”)的内容中“……一秦并国  前人南迁  番阳五霸偕君后嗣  揭居临川  累朝禄秩  万世簪缨……”与93公求宋相国题表《族谱序》(简称“序”)的内容中“……吾家世原武王封于蓟  后廷甫任州节度使  因公至骛州金华柳林市  爱其山水  居焉……”。前“表”既未提及廷甫公其人,也未提及骛州金华其地,而后“序”却把廷甫公其人和骛州其地,放在全文之首的突出位置,然后才附带提及其他祖先及居地,表述明显不同。

古谱载:廷甫为次守之先祖,只隔六代。按理说次守是应该知道这位先祖的,但《进谱表》只字不提廷甫,因此完全有理由怀疑世系的真实性。

饶次守、饶廷甫这些人物只见于家谱,史籍上未能查到,谱上所载事迹是否属实,无法验证。《表》与《序》真是饶次守与章鉴所写,还是后人杜撰的,很难说。如果《进谱表》真是饶次守所写,难道连他前六世的先祖他都不知道吗?何况饶廷甫是古谱上所载的三沙饶氏的一位至关重要的人物,婺州是迁徙线路上的一个重要站点。《进谱表》作者及所谓的皇家文件是真的吗?

1127年“靖康之变”金国灭了北宋后,并无心统治中原,就撤离中原回到了北方,撤离时扶持了一个傀儡皇帝张邦昌,希望“以汉治汉”。靖康二年(1127年)五月,张邦昌将皇位让给了赵构,赵构检了一根粉条,重建宋王朝南宋,是为宋高宗。一心想灭宋的金国,看到宋朝王室又死灰复燃,大为恼火,一定要将宋朝王朝斩草除根。因此,高宗即位的第二年(1128年),金国又继续大举南侵,高宗派宗泽留守南京(河南商丘),自己逃到了杨州。建炎三年(1129年)年初金兵大举南下,赵构又狼狈逃到杭州。这年二月他会要文武群臣进谱吗?这时正在逃命的路上,他有精力和时间吗?这以后还会有进谱的可能吗?同年三月五日,御营统制苗傅、刘正彦发动兵变,杀王渊、宦官康履等,逼赵构退了位,并把他关进了一座破庙,史称苗刘兵变 同年九月,金兵发动斩首军事行动,名为“搜山检海”,就是无论赵构逃到哪儿,也要将赵构缉拿归案,不灭宋朝誓不休。金国派了百战名将金兀术为先锋,率特种部队五千轻骑直奔皇帝而来,穷追猛打赵构。在金兵追击下,赵构不断南逃,金兵永远只能看到赵构及其卫队的背影,从来没有看到过宋高宗的正面。据说,赵构在这次斩首行动中被惊吓得成了阳萎,失去了生育能力,再也没有生下儿子,唯一的太子三岁病亡,继位的宋孝宗是他的养子。赵构在无计可施时只好逃到海上避难,因北人不习水战,只得望洋兴叹。建炎四年的元宵节也是在海上度过的,在海上漂流万盏桔灯,聊作元宵灯火。在海上忍受着凄风苦雨,惨不堪言。在穷途末路之时,宋高宗曾多次给金国上疏求饶,“宋康王构,致书大金国相元帅阁下:古之有国家而迫于危亡者,不过守与奔而已。今以守则无人,奔则无地,此所以朝夕諰諰(xi三声,恐惧的样子)然,惟冀阁下之见衰而郝已也。故前者连奉书,愿削去旧号,是天地之间皆大金之国,且尊无二上,亦何必劳师远涉而后快哉。仗望元帅阁下,恢宏远之图,念孤危之国,回师偃甲,赐以余年”。只敢称康王构,不敢称皇帝了。完全是在向金国哀求:“你们不要再追杀我了吧,我不做什么宋朝皇帝了,我愿意向大金国俯首称臣,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快快收兵吧!”可是金国不依不饶,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宋高宗在逃跑时惊慌得连祖宗的神主牌位都顾不上带走,成了金人的战利品。建炎四年正月,韩世忠在黄天荡大败金兀术,才解了一下围。从建炎元年(1127)到绍兴八年(1138)的十一年间,高宗一直辗转在东南沿海各地,躲避金军,还曾入海四个多月避难,直到1138年“天眷议和”后在临安(今杭州市)定都,才得到暂时喘息的机会。高宗才走上领导岗位,脚根都没有站稳,战乱不断,东躲西藏,从北到南,一路狂逃,疲于奔命,留下了“逃跑皇帝”的恶名。在这种内忧外患环境下的建炎三年(1129年),他有时间和精力来搞什么文武群臣进谱、考谱吗?另外,不会只是饶姓一个姓进谱表,没有听说其他姓进谱表,我搜查过,没查到。朝廷之中各姓的大臣都有,为什么没见其他姓的大臣进谱表呢?要是还有其他姓也进过谱表,家谱上应该也刊载上来的,因为这是被皇家认可的,是姓氏来源的有力证据,能不刊载到家谱上吗?由此也可以怀疑进谱表的真实性。有几个姓的家谱上载有宋真宗敕令文武群臣各修家谱诏》,真假难辨。饶次守可能是建炎年间为宦,但《进谱表》不会是建炎年间饶次守所写,应该是后人借这位名人的名义杜撰的,但撰写时间选择得不是时候(后来我另撰《饶次守进谱表之疑》一文对此问题有更详细的论述)。《进谱表》是饶氏源流叙述的一个权威性文献,我们能推翻吗?当然不能。就如三沙始祖一样,虽说远祖世系有问题,疑点重重,但我们不得不承认鉴、锜、镇为三沙始祖。要是不承认鉴、锜、镇为三沙始祖,还能找出另外的三沙始祖吗?没有三沙始祖,三沙能形成一个支派吗?只能把假的当成真的了。

前“表”后“序”不一致,可以解释为:这两个文献写作时间不同,是修谱的先贤们不断地完善远祖世系的产物。还有一种很勉强的解释,饶次守只说到汉朝,廷甫的官没有荧和子严的官大,懒得说。

“一秦并国,前人南迁番阳,五霸僭君,后嗣揭居临川。”这是一组对偶句,说明了饶氏先祖迁徙的时间与地点。一秦对五霸,并国对僭君,前人对后嗣,南迁对揭居,番阳对临川。一秦并国:指的是秦始皇横扫六合,一统天下。前人南迁番阳:饶氏先祖,向南迁移至番阳,番阳在现在的江西省。五霸僭君:五霸指的是春秋五霸。春秋时期,诸候列国,多如牛毛,一些大的诸侯国为了争夺霸主地位,相互征战,先后称霸的五个诸侯叫做春秋五霸。僭君是越君之礼,就是妄自尊大,不把周天子当棵葱。后嗣揭居临川:尧氏后裔定居临川。

2、世系代次与年龄的矛盾

由远及近举例:54ming公“避秦南迁”,仅以秦王赢政的公元前221207年起计,至56公被“赐食为饶”的汉宣帝在位期间公元前7349年为断,中间相隔150年左右,却只相隔2代人,平均每代隔75年,不能让人置信。83世次守公官居翰林侍讲,在南宋建炎三年述进谱表,以1129年起计,92世鉴公官居黄州教,在南宋恭帝二年“闻宋祚七日不食而亡”,以1276年为断,中间只隔140150年,但两人却是上下相隔9代的嫡系,平均每代间隔不到16年,不符合人类繁衍的生理规律。结合“宦林录”记载的年代,更有矛盾。如56公被汉宣帝“赐食为饶”,从公元前7349年开始起计,至59世威公在光和年间任鲁阴太守,光和年在公元前179184年,中间相隔250260年,但上下却只隔3代,平均每代隔80余年,可信吗?

只能解释为胡乱拼凑的。并非上下贯通,昭穆分明。说穿了,是假的!说好听一点,不是真的。

二、三沙支后的文献资料与三沙前的内容相矛盾

1、部分转载的文献资料内容不同

如崇阳千一支、蒲圻千二支谱中的《宋相国序》是转载修水三沙支谱的文献资料,其中“……自京至鉴八十五世矣  凡二千五百余年……”句,在监利万一支谱的《宋相国序》中“……自京至鉴  数十余世  千百余年……”,在修水三沙支谱(1937年版)的“三沙饶氏族谱序”中,该句只有“……自京至鉴  代有名贤”。前句不仅是一处特别的史料,而且与世胄源流83世次守公的世次不相对应,不知何故。

又如崇阳千一支、蒲圻千二支谱转载的子坚公《饶氏源流旧序》中“……因草寇乱  兄弟谋避兵于宁  临出发誓  俱曰  逢沙即止  遇沙即住  同至于宁  遇仁义乡  地曰白沙  鉴居之  居太平乡南岭平头  曰高沙  镇居大桥黄沙……  鉴字秉明  号月湾  治诗书  大宋理宗二年辛卯领乡荐  任湖广黄州府教授  时咸淳十年甲戍秋七月  度宗晏驾  群臣遁  三宫入海  元伯颜师渡江  兵势大震  冬月己丑时  宁有太清冷应徵  字公定者  知广州  主管广南东路经安抚司公事  马步军都总管领转运  统兵往援襄阳  未至  腊月丁巳襄阳陷  徵复募兵以图恢复宋祚  葡日将行  会元诏下  应徵事浸  月湾同(征)归居分宁……”。此段记述顺序为:鉴、、镇兄弟先避草寇乱至分宁,分居三沙,后随冷应征抗元,事废归宁。但修水三沙支1937年谱载此段顺序为:鉴偕弟因抗元事废的冷应征来(至)宁,出门见凫翳在沙,誓曰逢沙即住,然后分居三沙。此处不仅事件顺序相反,发生事件的时间也不同。

再如,在此序中,崇阳千一支、蒲圻千二支谱载:“……遇仁义乡地  曰白沙  鉴居之  太平乡南岭平头  曰高沙  居之  镇居大桥黄沙……”。而修水三沙支1937年版谱载:“……至宁  鉴居西平乡白沙  居太平乡南岭平头高沙  镇居仁义乡大桥黄沙……”。至此,鉴所居的白沙出现“仁义乡”、“西平乡”两个不同的地名,“仁义乡”兼了白沙、黄沙两处地名,扯得真假难辨。

蒲圻:“自京至鉴八十五世矣,凡二千五百年”

监利:“自京至鉴,数十余世,千百余年”

修水:“自京至鉴,代有名贤”

一句比一句模糊,一句比一句无空子可钻。

历代编修者总会有一些人对老文献来一番研究,发现疑点和错误后会有不同的态度。如蒲圻的熙公对此句加了按语(见蒲圻饶氏九修谱),“熙案:此兴系征所载互歧恐或有讹”(排版可能有误),未作修改。这种处理方法是正确的,应“以疑传疑”,只能加注,不能修改。我是深恶痛绝修改谱牒文献的,修改后的文献隐去了本来的历史面目,而加注的文献可以让后人看出续谱的前贤们是怎样考证、修正谱牒错误,是怎样去伪存真、逼近真实的。从这一组信息可以看出蒲圻谱上是原文。监利用约数“数十余世,千百余年”代替了准确数字“八十五世,二千五百年”,此文献的发源地修水干脆连约数都不要了。这是模糊控制,既避免了矛盾,又对读者有所交待。很多谱牒文献都采用了这种“模糊控制”的方法。这种处理看起来是没有矛盾了,但却给后人的研究带来了无限的困惑。另外这样的谱牒的权威性就大打折扣了,因为谱牒应该追求“尊卑秩然不紊,昭穆然而易见”的效果。

可见修谱的前贤们为完善远祖世次是花尽了脑筋的。但假的毕竟是假的,再怎么做,这种文章还是做不圆!

第二部分①“又如……”中,千二谱中是“兵乱”,不是因草寇乱。监利谱上是“因草寇为乱”。②另您说的居分宁的先后问题,即“至宁”与“归宁”的问题,在《忠臣传》中也可以看出不同来。修水谱上是“徙居于宁”,他谱上是“复归于宁”或“复居于宁”。徙居与复居一字之差却是大不相同的。谁改的呢?可能是分宁改的,复归或复居则原居地为分宁,徙居则是新来到分宁,这样就与“兄弟避兵,分居三沙”相吻合了。其他地方连三沙在何处都不知道,会关心这个问题吗?③“见凫翳在沙”是修水谱后来加上的。这句话是“为何居三沙”的一个非常有力的、令人信服的理由,只有修水谱上有,其他任何谱上全部没有。他谱绝不会把这样一个好理由删去,所以只能解释为道川谱外传后,修水再加上了这个理由。重庆《饶氏谱序》上说:“食后洗盏,倏睹木碗沉而磁碗浮,老幼咸惊,谓吾辈之业住于可兆也。”修谱的先贤们为了说明居斯地的充分理由,制造出“木碗沉而磁碗浮”的神话,极尽杜撰之能事,可谓用心良苦。“见凫翳在沙”与“木碗沉而磁碗浮”同出一辙。

第三部分“再如……”中三沙所属行政区划的问题,我想也是修水修改过的。蒲圻和其他地方连三沙在什么地方都没搞清楚,一直用的是“完白演绎版”的三沙,蒲圻会关心“分宁三沙说”而去修改白沙、高沙、黄沙的行政区划吗?记得我去年给您写第一封信讨教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三沙在分宁,因为看蒲圻谱只能看出黄沙在蒲圻,乌沙在崇阳,白沙在江西。其他谱我不敢肯定,但蒲圻谱我敢肯定,从豫章旧谱上引进的文献资料基本上没动过,蒲圻谱上至今还保留了引进的文献,可见蒲圻对引进文献的尊重(或许很少有人能看出这些文献是一些什么东东)。蒲圻可能一直遵循“以疑传疑,以错传错”的原则,这一点从蒲圻谱上《相国序》后面的注就可以看出来。另外,从江西旧谱引入后,蒲圻可能没有能修改老谱上的文献资料人,没人有这种水平,没人能关注并发现其中的错误。熙公有这个水平,但熙公只是加了不少的按语,并没有修改文献资料。还有苹洲、柳泉、希曾等人都留下了注解。因此,要看旧谱上的文献资料的原版,看蒲圻谱就行了,其他谱不一定靠得住。最有权利修改三沙行政区划的是修水,因三沙地处修水,行政区划没人比他们更清楚。

2、三沙支后的文献资料内容与三沙前的有不同

如修水三沙支1937年所修的《饶氏宗谱》载,1600年道川公在《饶氏续修谱序》落款为“万历二十八年庚子季冬月  吉旦  白沙裔孙(九十八)一灏道川氏撰  进贤介冈族庠景明书”。同是修水三沙1937年所修的《饶氏宗谱》,依“秉仕子玉以用兴元广大爵启一三” (白沙第一世至十五世)字派,道川公是鉴公(92世,秉字派)第13代嫡孙,应记白沙裔孙第14世,或依源流世系,应记为105世。而此处却记为第98世,不知出自何处。

道川公的世次问题,我想道川公会把自己的世次搞错吗?连自己的世次都搞不清楚,这样糊涂到家的人还能修谱吗?修水对非98世并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只是依据字派硬行纠正为白沙14代。这些字派源自何时呢,后人们对前贤们完善远祖世系的过程了解吗?(请参考我在《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中的相关论述) 正是后人们不知前贤们完善远祖世系的过程,才会产生难以解释的疑问。

三、各分支的谱牒内容相互矛盾

1、三沙支前的内容记述相互矛盾

①源流世系中的远祖有不同

一是人物不同。如监利万一支谱“31世润,生子二,长鲁,次玉。32世鲁……”。重庆凤翎支谱在《饶氏累朝名宦实录》中载:“饶鲁,字伯鱼,号双峰……”。其他各支无此记载。

二是名号不同。如世胄第58世,受姓第3世,江崇五七支为“”,其他各支为“”;世胄第62世,受姓第7世,江崇五七支为“谦”,其他各支为“谏”;世胄第74世,受世第19世,江崇五七支为“永钱”,其他支为“”;世胄第75世,受姓第20世,江崇五七支、崇阳千一支、监利万一支为“”,而修水三沙支、蒲圻千二支为“崧”或“嵩”。

蒲圻谱上《名宦录》中也载有饶鲁,我觉得在《名宦录》载入非直系的饶氏名流是可以的,但如监利将饶鲁写入世系中就不行了。各姓都有这种情况,把扯得上扯不上的名人都扯进来,以壮大自己的声威。现在不是有些女人时兴“傍大款”吗?家谱的这种作法类似于傍大款,叫做“傍名人”(饶国平语)。监利把非直系的饶鲁写入世系是傍名人的行为。

蒲圻谱上第3頲、顗两人都有,第7世谦、谏两人都有,第20世嵩、岳两人都有。并非只有一人。

嶽是岳的繁体字,崧与嵩是同一个字。

②留存与引进的资料有不同

修水道川公在1600年续修白沙支饶氏宗谱时,除将三沙支前远祖的三沙修谱文献资料转载谱牒外,还将与本支不相干的时间早120--130年前的名人罗伦(成化二年状元)为元亮支饶氏26世秉鉴所撰的《饶氏族谱序》和《双峰别墅记》收入本支谱牒。当蒲圻千二支饶氏1738年与修水三沙支饶氏取得联系后,除将三沙支前远祖的三次修谱资料转载谱牒外,也将与本支不相干的罗伦此“序”此“记”也收入了族谱;崇阳千一支与蒲圻千二支是同宗近邻,也将上述资料收入谱牒,并且至今还留有修水三沙支1600年修谱时的“江右凡例”。

《罗伦序》所述内容确与现在的三沙无关,道川公当年为什么要引入《罗伦序》,并在《道川序》中提及此人呢?难道道川公没看出来吗?我想不会看不出来。合理的解释是因为当初根本就没有什么三沙、元亮之分,或分得不清楚。不然道川公不会毫无道理地将一篇不相干的文献载入的。如果三沙、元亮象现在一样,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道川公肯定不会将《罗伦序》刊于家谱的。饶氏先祖在春秋战国时期迁至江西,几千年来在江西是怎样繁衍生息的,经历过怎样的支派组合,谁也说不清楚。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被神秘面纱所掩盖了的三沙、元亮两大分支这一假象。奇怪的是,好多元亮系的家谱中并没有这个序。

对于《双峰别墅记》我仍坚持我原来的观点,即此文是写鉴公之子饶的。这个观点我在《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中已分散论述。再集中简述一下。

ⅰ《双峰别墅记》中说:陟白沙之地,乃吴楚周道道旁,有居民,问其姓,曰双峰之饶,询其人,则迪功郎讳所居也。这里说到白沙迪功郎

白沙谱载:白沙二世“仕清,名,字尚洁,应贤良诏,擢杭州于潜县尹,赠迪功郎……”,我谱载:第卅八世 鉴长子 仕清 行贞十二,字……应贤良诏,官于潜县,仕至迪功郎。公求相国题表族谱叙》语:流传至亡父鉴,号月湾,博极群书,领乡荐官于湖广之黄州府。由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即为鉴公之长子仕清。白沙没有第二个名的人。

谱中所载的特征为:名,居白沙,迪功郎。

别墅记中的特征为:名,居白沙,迪功郎。

三个特征都相符,因此,《别墅记》中所说的就是鉴公长子仕清。谁要是能在白沙找出明朝成化十年间(1474年)有另外一个,则这个结论就被推翻了。这很容易做到,只要有白沙的三沙谱及元亮谱,一翻就知道明代有没有这个人了。我不相信不同时的两个人有如此多的共同点。

结论:仕清与罗伦为同时代的人,生活在明成化(1474年)年间。其父鉴公也为明朝人。

ⅱ蒲圻谱上所载《道川序》为景明版。景明版《道川序》中说:大宋建炎三年,侍讲学士饶次守,奉敕谕,奏明修谱六十八世。有元亮孙曰希明,合诸族之谱而修之,冢孙太守秉鉴甫,易甘竹为广昌之云峰,属一峰罗先生叙之,并寄《傲轩记》、《别墅记》。兑及(直到)迁宁一世始祖鉴公,字秉明,号月湾先生,接修十六世自是

《广昌冠裳饶氏族谱》序中载:“成化丁亥年东山希明重修男知府雯峰秉鉴续修。按:希明,讳成,行三,号竹轩处士,于宣德甲寅编次族谱计九,二十八世稿方就绪而卒。长子秉鉴,字*章,正统九年甲子以春秋中江西陈律榜乡进士,景泰三年授广东肇源*府同知,五年以军功升四品俸,天顺三年升廉州知府。于正统葵亥承父志而继之。谱始大备至成丁亥乃梓焉。……”落款为:“大明宣德甲寅春三月既望*  诰赠中罴大夫二十六世孙希明谨识”。从中可以看出希明为明朝宣德年间的人。

《道川序》中所说的修谱顺序是:饶次守(宋建炎三年1129年)------饶希明(明朝)------饶鉴,照这样看来,鉴公在明初的希明之后,无疑为明朝人。这与罗伦《别墅记》中的叙述相一致,二文吻合!

修水三沙支1937年版《饶氏宗谱》载《道川序》中说:“宋建炎三年,侍讲学士饶次守,奉敕谕,奏明谱牒,上修八十三世。延及迁宁一世始祖鉴公,字秉明,号月湾先生,接修世。至明成化时有元亮,闻孙曰希明者,予旧谱而新之”。这是修改过的道川序。修谱顺序变为饶次守----饶鉴----饶希明(明朝)。修改的目的显而易见,是为了把明朝的鉴公提升到宋朝。《进谱表》撰写于1129年,九世270年,则鉴公修谱时应为1399年前后,这已经考虑了次守公与鉴公为仕的时间,就是说1129年与1399年并非次守公与鉴公的出生时间,是他们有作为的年代,活跃时期。再加上仕清一代,仕清为仕应在1430年前后。这个时间与罗伦写序的时间1474年也是基本吻合的。按此推算,1474年仕清约75岁。明朝建国于1368年。即使是按修水修改过的道川序,鉴公父子也应该是明朝人,绝不会越过元朝成为宋朝人!这从正面说明了鉴公父子为明朝人。

28世饶次守1129年进谱表,这时算他50岁,若37世鉴公生于1222年,9代人约140年,平均每代只有16岁。这是不可能的,与平均每代间隔约28年相差太多。这从反面证明了鉴公为宋末时代的人是错误的。

结论:鉴公为明朝人。其子仕清当然也是明朝人。

ⅲ白沙谱《源流旧序》中说:“八十七世生玉,玉生龙,龙生逊,逊生育,育生宾,宾生子三,一曰鉴,二曰锜,三曰镇。”对照《白沙源流考》,应是“八十七世玉”。从这段话来推算得到鉴公为92世。其他谱上明确标示鉴为92世,白沙谱上虽说没标注世次,但从《源流旧序》中推算的结果与其他谱标注的完全一样,也是92世。《道川序》落款为“九十八世孙一灏道川氏谨叙”,鉴公与道川相隔6代。

《道川序》中说:“至万历辛卯(1591年)秋,行年五十有二”,由此可推算道川公生于1539年。他自己说的,应该不会错。若每代按30年计算,仕清生于1389年前后;若每代按28年计算,仕清生于1399年前后。按此推算,1474年仕清约75岁。这与罗伦写《别墅记》的时间1474年虽说不完全吻合,年龄偏大了一点,但还是很接近的。因为代数不多,是按平均间隔算的,与实际间隔不一定相符,古时候可能二十岁左右就会娶妻生子。还有成名的时间也是按每代平均间隔算的,只是一个概数。这样一来,景明版《道川序》中的修谱顺序、《别墅记》中的“览泪下”、从鉴公到道川的世次,这三者是吻合的。

结论:仕清生于明朝。

难道三处都是错误的吗?罗伦错,吴仙祝、子坚错,道川、景明也错吗?(《源流旧序》由吴仙祝撰,子坚书,《道川序》由道川撰,景明书)

 《别墅记》说的是罗伦与的交往,《源流旧序》说的是世次,《道川序》说的是修谱顺序,是完全不相干的内容。这三个文献从三个不同角度来进行叙述的,另两个文献并非专为仕清所写,却都指向了一个相同点----仕清的年代。这三个文献相互之间会有影响吗?说《别墅记》中的不是鉴公之子,为什么与另两个文献能相互吻合呢?难道吴仙祝、子坚会就着罗伦来编写世次吗?难道道川会就着罗伦来叙述修谱的顺序吗?一个错了,难道三个都会错吗?这是不可能的!

终极结论:《双峰别墅记》写的是鉴公之子仕清。(如果鉴是仕清之父,则)鉴公父子都是明朝人。道川公将《双峰别墅记》刊于家谱理所当然。先生有修水的元亮谱,可以查一下上面是否有《别墅记》。

③族姓文化中的堂号不同

饶氏三沙六个分支的谱牒,除崇阳五七支、崇阳千一支、监利万一支3处延用“平阳郡”作为堂号外,修水改为“三沙堂”,蒲圻千二支及江夏、咸宁、武昌、鄂州五七支也改为“双峰堂”,不知原自何因。

郡望表明始祖的发祥地,堂号表示分支。一个家族既有郡望又有堂号才是完整的。用“平阳郡”是对的,因为饶氏发祥于平阳;“三沙堂”也是对的,因为三沙是平阳的分支。“双峰堂”是不对的。双峰为何意?我理解是以饶鲁的号“双峰”为名的。饶鲁虽说是饶氏名人,但并非三沙直系祖先,三沙世系中无此人。饶鲁的直系后代用双峰堂是不错的,三沙后裔用双峰堂则标榜自己是饶鲁之后,显然是不对的。三沙后裔用双峰堂是认知上的错误。双峰还有一种解释,就是分宁的双峰,《双峰别墅记》中写过的双峰,“双峰之饶”。若是这种解释,还算有道理。但凡有山的地方,要找到双峰对峙的两座山峰是极容易的,双峰比比皆是,毫无地域特色可言,不如用三沙堂更直接,更合理。(后来本人对双峰堂进行了一番深入的研究,撰写了《双峰堂号的来由》一文,否定我在这里的一些观点。请参阅此文)

2、三沙后到各分迁祖之前的内容记述相互矛盾

①有关“三沙记”的矛盾

形成原因记载不同:修水三沙支谱载,“三沙记”是鉴奇镇兄弟三人为避元兵随冷应征抗元部队流离至分宁(修水),见凫翳在沙,认为修水是理想的避乱之所,兄弟商议,选择有沙之地居住,以便日后寻找团聚。兄弟三人先后择到白沙(西乡)、高沙(太乡)、黄沙(仁乡)之地居住下来,此后便出现三沙之说。崇阳千一支、蒲圻千二支谱载其意是兄弟三人,先因避乱而迁宁,分居白、高、黄三沙,然后随冷应征抗元,因事未成而归家(指分宁三沙)。监利万一支谱载是因“草寇为乱,鉴奇镇兄弟谋避兵于宁”。一说为兵乱,二说是草寇。

三沙称谓记载不同:修水三沙支谱称“三沙”依次为:白沙、高沙、黄沙。而蒲圻千二支谱、重庆凤翎支谱,均称高沙为乌沙。

三沙始祖出现两组:修水三沙支谱子坚公的《饶氏源流旧序》明确记载:92世鉴奇镇公为三沙分居之始祖,此后的白沙、高沙各支谱牒《世系传》均记载鉴奇镇公为三沙分居之始。当子坚公自己因“厌市喧嚣 迁居(安乡)黄沙”,成为修水另一支黄沙之祖后,均对原92世“镇居黄沙”的结果却无一字交待。但蒲圻千二支1948年版谱牒在《蒲圻饶氏三分公祖世系》首语中记:“谨按江西旧谱载  叔祯公由江西进贤县迁蒲圻  生子三  长千一徙居崇阳乌沙坳  千三复自蒲圻偕返洪都路口铺  居白沙  次千二  于港口铺黄沙家焉  饶氏来蒲始祖也”,却把千一、千二、千三公为三沙分居之始祖,从而饶氏三沙支出现了两个不同的三沙分居之始祖。

后裔认同各不相同:对于“三沙记”,蒲圻千二支、监利万一支、重庆凤翎支的谱载各有一诗,根据诗的内容,其认同情况各不相同。如蒲圻千二支谱在《世系》中记“乌沙本是骛州宗,延到黄沙是一丛;唯有白沙家世旧,三人原来共祖宗”。分析诗中所指对象是横向性的,乌沙为崇阳的千一,黄沙为蒲圻的千二,白沙为返迁江西介冈的千三。监利万一支谱在《世系传》中记“高沙原本骛州公,延到黄沙一村同;惟有白沙家世旧,三人由来共祖宗”。分析诗中所指对象是纵向性的,高沙指骛州的远祖,黄沙为徙居地的先祖,白沙为返迁临川或进贤的先祖。重庆凤翎支谱记“三沙本是骛州宗,厥后黄沙第一丛;惟有乌沙宗是旧,白沙远隔是同宗”。分析诗中所指对象既有横向性,也有纵向性,既记有源头骛州的远祖,又记有迁徙祖鉴(千一)、奇(千二)、镇(千三),还有把鉴(千一)当乌沙,作为崇阳饶氏的始迁祖,把奇之嫡系后代江夏、武昌、兴国、麻城饶氏也纳入乌沙的意思。

此问题我在寄给您的《三沙正名》中已作论述。鉴、奇、镇兄弟三人先后居三沙,“此后便出现三沙之说”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因完白三沙说是在未见到分宁谱时写作的,不是听到分宁说有三沙后才知道的,三沙说随道川谱传到蒲圻后,完白公已死了一百多年。三沙之说起源于何时难以考证,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广泛流传,即使是经过修改过的谱牒,也还是没有统一的说法。我个人认为,分宁也是根据这个传说而编的谱。不是有了鉴、奇、镇后才有三沙之说,而是有了三沙之说后才有鉴、奇、镇。就如《三国演义》是根据《三国志》演绎而成的一样,二者之间是有很大差别的。

蒲圻饶氏宗谱《世系》中说:吾宗自千二府君由江右婺州受廛于蒲,其居址年月皆不可考矣,唯传有三昆季分避兵燹,相订望沙投止。其记有云:‘乌沙本是婺州宗,延到黄沙是一从,唯有白沙家世旧,三人原来共祖宗。’按今江夏、崇阳、宁州各聚族而居。而乌沙、黄沙、白沙亦到处有之,漫无的据。”这才是蒲圻的三沙说。这里面没有“迁宁”的意思,更没有“然后随冷应澄抗元,因事未成而归家于分宁三沙”的意思,这些意思是从分宁引入的《源流旧序》中的意思。

现在的白沙、高沙谱将子坚定为黄沙之祖是错误的。一是无视历史,因原谱中载有镇公居黄沙。二是自相矛盾,一地不能有两个始迁祖,子坚为黄沙另一始祖的说法也是错误的。《道川序》中说,“镇公原居黄沙,至仕仲二派又徙别墅,复吾白沙。鉴公次孙子坚,迁居黄沙,名曰余庆里,繁衍世业,实共吾白沙鉴公一枝也。”可见在仕仲二派时,白沙住了原白沙及复居白沙的黄沙后裔两支三沙后代。蒲圻谱上说“千三复自蒲圻偕返洪都路口铺居白沙畈”,千三返回了老家白沙,看来不是瞎说的。虽说镇公后裔在仕仲二派时离黄沙而复居白沙,子坚迁居黄沙,但子坚“实共吾白沙鉴公一枝也”,只能算是分居黄沙的白沙后裔,既不是白沙始祖,也不是黄沙始祖。三与“兄弟避兵分居三沙”的三沙说不相符合,因子坚与鉴、奇并非兄弟。四是动摇了三沙在分宁的地位,因三沙要形成一个派系,必须涵盖三沙的所有后裔,若黄沙之祖为子坚,排斥了镇公,则三沙就不是三沙了。这也是认知上的错误。分宁三沙之所以能定为三沙系中的三沙,是因为分宁三沙能“涵盖三沙的所有后裔”,而不是因为“见凫翳于沙”。看来修水的三沙后裔不如他们的先祖,分宁三沙后裔将三沙的文章做得很足,却遭到了修水三沙后裔的破坏。

蒲圻饶氏到底来自何方,根据完白公的《世系》,我得出的结论是派出分宁,系属三沙。对于这个结论,我曾作过正反两个方面的论证,正面就不说了,反面就是假定不是派出分宁。千二公是不是来自另外的地方呢?是不是分宁见蒲圻有一支规模不小的饶氏家族,就将千二等编入其家谱,乱接一个世系,拿来蒙我们呢?这样做的动机是为了壮大阵营,就如军队招纳散兵游勇一样,这样的事并不少见。如我岳父家的那个村庄,有几十户严姓,因家谱在文革中被毁,没有了本本,无法续谱,见别姓都在修谱,就着了慌。正好来了一位招降纳叛者,把他们收编了,字派都改了,真是可怜!蒲圻饶氏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况呢?在四修鼎瑚序中看到:“乾隆三年(1738)又获豫章旧谱,见其详载黄帝以来至叔祯公迁蒲,其间支分派别,犁然不紊,真使千百世如一日,千百里如一堂矣。非谱安能若是乎!”以前与豫章并没有联系,天各一方,当然不会造假。现在既然看到了谱,谱上又见到先祖叔祯、千一的名字,那就不会是假的了。(黄江嘴是不是在蒲圻呢?)

一直没有看到黄沙镇公的谱,是不是镇公在修水居住的后裔绝后了呢?

②各分支的祖籍有矛盾

修水三沙支谱牒对于鉴奇镇三公迁宁前的祖籍一直未见有明确的记载,仅在1937年版谱转载的《屏原旧序》中“……一世视序公……携次子仲仁访族于进贤界港太市凌磐……”。

江崇五七支谱在《迁崇总世系》载“第一世五七公  原系江西南昌府进贤县界港籍”。

崇阳千一支谱在《迁崇总世系》载“第一世叔祯公子千一公乃江西义宁州黄沙镇公元孙  元朝自黄江嘴迁崇落业…….

蒲圻千二支谱在《蒲圻饶氏三分公祖世系》首语中载“谨按江西旧谱载  叔祯公由江西进贤县迁蒲圻  生子三  长千一徙居崇阳乌沙坳  千三复自蒲圻偕返洪都路口铺……”。但《世传》载:“……38世仁广居大桥 殁葬圣公山;第39世仲贤  殁葬土地堂、妣辛氏葬大桥平头……”。圣公山、土地堂、大桥平头等地我虽然尚未考证,凭感觉像在修水,由此,第40世叔祯由江西进贤介冈“率三子迁蒲”,出现矛盾。

监利万一支谱在《始祖序》载“……95世有叔祥公者  承祖基业  居江西南昌府进贤县石巷城……”。

涉及祖籍虽多为进贤县,但具体地址各不相同。既有界港,又有介冈;既有黄江嘴,又有路口铺,还有石巷城。

第一段:高沙谱上载有:“宾,字克礼,号谨齐,……世居临川,今进贤介冈”,是真是假,难以分辨。众多三沙谱牒都说祖籍介冈,但现在介冈却是元亮系。是介冈后来改变了支系呢,还是大家见介冈名气大,为了傍名人,优化自己的祖籍而声称自己来自介冈呢?也是真假难辨。

鉴、奇、镇三公本来就是一本糊涂帐,说得清来历就不是糊涂帐了!

第四段:没有矛盾。38世、39世是叔祯的祖父和父亲,在40世叔祯迁蒲之前,是叔祯公的前辈,他们葬在修水是合理的。既然若叔祯公迁出了分宁,他的后代葬修水则说不过去。当然叔祯到底有没有迁蒲不能肯定,若黄江嘴在蒲圻则可肯定迁蒲。

③各分支的始祖有矛盾

1)徙居的缘由不一致

修水三沙的始祖是兵乱而徙居,至第94世子坚公,因厌市喧嚣,迁至(安乡)黄沙,无有争议;而蒲圻千二支谱、监利万一支谱、重庆凤翎支谱既记载有92世鉴、奇、镇三公因兵乱徙居三沙,又记有96世的千一、千二、千三徙居三沙,但原因却未记明;重庆凤翎支在《谱叙》中“……四派叔祥祖因红巾贼乱,挽舟入川……”。江崇五七支谱,记的是第三世启先公因仕八载而徙居,缘由大不相同。

三沙支的大迁徙分两次,第一次是三沙始祖鉴、奇、镇分居三沙;第二次是41世(五七、千一、千二、万一等辈)散居各地。其他小打小闹的就不必细查了。

2)生殁记载不合代次

修水白沙的始祖,名鉴,字秉明,号月湾。谱载,鉴生于宋嘉定十五年壬午(1222年)二月十八日巳时,殁于恭帝德佑丙子(1276年)八月二十三日巳时,葬白沙塔水桥冷宅上首饶家山,亥山巳兼乾巽向。

修水高沙的始祖名奇,字秉元,号鼎山。谱载:奇,生于宋嘉定十七年甲申(1224年,月日无载)午时,殁于元至元二年庚辰(1280年)十月十六日申时,葬垅蟠磨滩蛇形,甲山庚向为坟。

修水黄沙的始祖名镇,字秉安,号屏山。谱载:镇,生于宋宝庆三年丁亥(1227年)六月十六日亥时,殁于元至元三年辛巳(1281年)九月十三日午时,葬大桥段下坳上,壬山丙向。

修水另一黄沙的始祖子坚公。谱载;子坚,字德卿,号裕斋,第94世,是鉴公之孙,仕清公次子,生前任太医院丞,元至元六年(1346年)纂修黄沙支饶氏宗谱,生卒年月无记载。

江崇五七支的始祖名五七,实际始迁祖是五七公之孙兴二公。谱载;“第三世,兴二公,字启先,宋崇阳县知县。按天民公谱序:吾家宦游由宋度宗,是祖以宋度宗时仕崇也,则祖生之时,非理宗,必宁宗。而其殁,非宋之末年必元世祖之元年矣。葬江夏港潮山牛形山地,山向有碑。妣黄氏,葬崇阳远陂畈罗头湾,地名蜘蛛结网,亥山巳向,有碑。生子二:长德明,次德厚…….无生殁年月记载。

崇阳千一支始祖名千一。谱载;“其生殁年月日时世远年湮俱无从考。相传葬蒲圻港口团皇华桥,左桥南进胡家塘,壬山丙向”。

蒲圻千二支的始祖名千二。谱载:宋嘉定十五年壬午(1222年)生,元世祖至元二十二年(应为二十年)癸未(1283年)卒,寿六十二岁。葬胡家塘尾,壬山丙向。

监利万一支的始祖名万一。谱载:“万一,字贯道,生于宋宝佑二年甲寅(1254年)八月十五日丑时,殁于至和元年戊辰(1328年)十一月十九日未时,葬监利县城外小东门饶家巷,巽山乾向”。

重庆凤翎支的始祖谱载不明。

综上,各始迁祖均出生在宋代末年。

此处是本文重点,矛盾最为突出而又难以解释说穿了会漏水的地方。可以列一个表,一目了然。

④有两个叔祥公的矛盾

监利万一支谱在《始祖序》载“……至95世,有叔祥公者,承祖基业,居住江西南昌府进贤县石巷城,生子有二,长曰万一,次曰百一……”。叔祥公万一支祖。而重庆凤翎支谱在《谱叙》中载“……吾宗由二派仕荣祖,任应天仓司,居麻城,四派叔祥祖,因红巾贼乱……”。在《饶氏累朝源流大略记》载“……至四十世名叔祖……”。此处虽未记清叔什么,根据上文显然是叔祥。

ⅰ、高沙谱、五七谱上仅载叔祥名,可见道川公当年没有弄清叔祥的行踪。千二谱载:叔祥迁德安府,余无考,可知监利与蒲圻后来可能有过联系,或通过千一谱知道叔祥迁德安府。千一谱上载:叔祥迁德安府,后迁监利,记载最详细,则可知监利与千一支一定有联系,不然千一支不会知道叔祥先迁德安后迁监利。监利谱《饶氏源流》载“千一由宁迁崇阳,则为崇阳始祖”,只说千一,没说其他人;其他三沙谱对千一的记载都没有监利谱记得详细,这更证实了监利与千一支有联系。监利谱上载有崇阳名流饶天民、饶仁侃,说明监利与五七支、千一支也有过联系,至少见过五七谱。

ⅱ、监利《饶氏源流》载:“叔祥,祥生二子,长万一公,次百一公。兄弟避乱而适乐郊,百一迁徙嘉鱼,万一公著籍监利,遂为监利始祖焉。”没说叔祥迁监利,只说万一兄弟外迁。

监利《始祖序》云:“九十五世有叔祥公者,承祖基业,居住江西南昌府进贤县石巷城,生子有二,长曰万一,次曰百一。万镒公者即吾九十六世祖也”。只说叔祥居南昌,没说迁监利。

万一格中载:“公字贯道,号达齐,江西南昌人,与弟百一避乱而适乐郊。百一迁徙嘉鱼,公迁监利,遂为监利始祖焉。”与《饶氏源流》所载一致,没说随父迁监利,只说兄弟二人外迁。

叔祥格中载:“字玉祥,因避乱由江西迁德安府,后迁监利”。唯有此处说叔祥迁监利,与其他各处不同。前面说“居住江西南昌府进贤县石巷城”,这里改变了说法。叔祥是否迁监利是一个疑问

ⅲ、重庆谱载五十二世孙 洪贵 维新氏所撰文献中说:“至四十世名叔祖,因明初奉诏入川”,只说叔祖,没有名号,可以理解为叔字辈,不一定是叔祥。可能是当初搞不清楚是那一位先祖,只得含糊其词。此文后面有一段 入川九世孙正挺号增午写的按语,云:“ 近因吾族家谱遗失,幸得入川始祖之经单薄,展阅颠末,始知原籍系湖北汉阳府麻城县孝感乡。入川祖鳯翎公、妣陶氏均生于酉阳司大江里有抽寨饶家沟生长人氏”。

先有必要说一下“经单薄”为何物?人死了后要请道士做道场念经,以追荐亡灵,道士要写一个单子,将亡者前几代,后几代都载入其上,包括女、孙女、女婿、外孙,也就是所有的孝子贤孙都写上,并载有居住地址,比家谱上的记载更详细。单子是一张长纸,写好后折叠成一个薄子,象我们现在用的纸折扇一样折叠,或如大臣们给皇帝上的奏折一样。看单子时拉开就行了。这个单子就叫经单薄,也叫道场经单薄。我岳父死时,我的名字及我的居址都写上了他的经单薄。经单薄一般在道场做完后或七七之后就烧掉了,很少保存下来的,能留下来的当然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了,因为上面载有亡者上下好几代人的世系。经单薄也有装订成册,完事后长期保存下来的。

这段话的意思是:因为家谱遗失了,幸好找到了入川始祖的经单薄,展开仔细一看,才知道原籍是湖北汉阳麻城县孝感乡。后面又说了入川祖凤翎生于何地。入川祖与入川始祖是不同的,入川始祖应是入川第一人,入川祖则不一定是入川第一人了。这段话说得比较模糊。

经查有地名酉阳县、酉司大江里(今后溪),不管是哪一个地名,都在四川省。既然“鳯翎公、妣陶氏均生于酉阳司大江里有抽寨饶家沟生长人氏”,那么就不应该是入川始祖,至少凤翎公的父亲在他前面入川,他父亲入川后才生他在四川。可能是没有凤翎公以前的世系,就把凤翎公定为入川一世祖。

按语后面还有一段按语,说:“又即:入川历代祖宗一脉相传,而列录之饶太高、萧氏入川祖之父。饶鳯翎入川一世祖有伯兄鳯(合的左边还有两点水)、鳯武(武的右边还有个羽字)”,饶太高为入川祖之父,看来是认定凤翎公为入川第一人了。后一段按语与前一段按语是有矛盾的。按前面的按语所说,凤翎不应该是入川始祖。这是两段按语间的矛盾。

“字派  入川一世祖‘凤’以下是:守登思柱怀,永文正天德。并拟入川十一世以下字派诗:仁恩隆汉宣,世泽庆长棉,定有兴邦国,荣名克绍先”。饶恩于网友发的一个帖子说:“我老家在重庆。……我是恩字辈,往上是仁和德”,还有饶恩强也是恩字辈,即为入川第13世。叔祥公的后裔现在应行至二十七、八代,中间还有十四、五代。在叔祥与凤翎中间有14代左右悬了空,斗不了头。就是说重庆饶氏是叔祥公的第十四、五代后入川的。这与前面说的“叔祖明初奉诏入川”是有矛盾的,一是叔祖入川,一是凤翎入川。

重庆《饶氏谱序》中说:“吾宗由二派仕荣祖,任应天仓司居麻城  四派叔祥祖,因红巾贼乱,挽舟入川。”这里出现了一些混乱。二派仕荣,为奇公的下代,四派叔祥为镇公的第四代,重庆饶氏到底是奇公之后,还是镇公之后呢?既然说叔祥入川了,应该是镇公之后了。红巾起事于1351年,明朝末期,麻城是红巾起义的策源地之一。此时叔祥入川,他的年龄与鉴公生于1222年倒是能对得上号,但与其子---监利万一生于1254年却对不上号,叔祥公1254年生下万一,百年之后还能挽舟入川吗?即使还在世,恐怕也挽不动舟了。“红巾贼乱,挽舟入川”与“叔祖明初奉诏入川”也有矛盾,一说在明初,一说在明末,还有入川的原因也不同,一是奉诏,一是避乱。

重庆始祖入川的时间、人物、原因说法不一,自相矛盾。叔祥公是否入川也是有疑问的。

监利与重庆的不同点还有迁移的出发点分别为德安府和麻城孝感乡。宋宣和元年(1119年)于安陆置德安府,德安府领安陆、应城、孝感、应山、云梦5县。历代多有变更。清康熙九年(1670)版的《麻城县志》载:麻城县“初分四乡:曰太平、曰仙居、曰亭川、曰孝感……成化八年以户口消耗……并孝感乡一乡入仙居,为三乡。嘉靖四十二年建置黄安县。复析太平仙居二乡二十里入黄安,(麻城)止七十四里。”古代“麻城孝感乡”并非现在的孝感市,而是大部在现麻城市南部,小部分在现红安县。没找到麻城曾隶属德安府的资料。

四川移民都声称自己来自“麻城孝感乡”,家谱上也都是这样记载,有人认为这是因为麻城孝感乡的移民在四川有极强的势力,有的非孝感麻城乡的移民,为了依附这一强大势力背靠大树好乘凉而冒籍,鱼龙混杂。因此,称来自“孝感麻城乡”的移民遍及四川,文史专家把这一现象称为“麻城孝感乡现象”。重庆支是否真从麻城孝感乡迁往四川,难以肯定。这是监利与重庆在迁出地点上的不同,一说在德安府,一说在麻城孝感乡。

ⅳ、叔祥不可能既入四川,又迁监利。如果世系是真的只能是叔祥公的后裔们分迁四川与监利。叔祥公的后裔,有一支迁往四川,有一支迁往嘉鱼、监利。从各自的谱牒文献来看,这两支之间应该从来都没有联系过。大家在并不十分清楚的情况下,为了让世系能连接起来,只好让这位远祖迁到本地了,把菩萨请到自己家里供起来。

再谈几点我的看法。

1、  各地修谱的时间,早的是明朝,晚的是清朝。各地远祖世系的依据是道川谱。道川谱有问题则都有问题。由于年代遥远,远祖世系无法连接起来,只得胡编乱造,不可能自圆其说。虽说古谱经过多次续修,不断完善,做了不少文章,但文章难以做足,要把假的说成真的的确不容易,水终究是点不燃灯的,会不可避免地留下无法修补的漏洞。

2、  要是把古谱上的东西都看成是真的,当然就解释不通了。既然矛盾重重,不可解释,则说明是假的。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如果有人认为自己的家谱是真的,那未免有点幼稚可笑。家谱造假并非一家一族,古今有之。皇家贵族带头造假,如曹操、李世民、朱元璋等,平民百姓就不用说了。

3、  本来是出自同一蓝本,到后来却出现差异,这是因为各地历届主编文化水平不等,认知能力和理解能力不同,研究问题的能力不一,凭着个人的理解或需要,对道川谱各自修改而造成不同。过去交通不便,通讯不畅,各地联系不易,很难与外界沟通,得不到交流,找不到人讨论,只好各自为战,闭门造车。特别是有的主编为了显示自己的学识,自作聪明地修改谱牒,也是造成差异的原因。    

4、  我们现在可做的工作是去伪存真,尽量使谱牒趋近真实。当然这是非常难的,因为很难找到古谱。我们只能在早就被修改得面目全非的谱牒文献中寻找蛛丝马迹,从各种矛盾现象中寻找合理的解释。要去伪先得知伪,矛盾或错误不是那么容易看出来的,所以您所做的这项工作是非常有必要的。在疑古的过程中会不断的激发我们探求的兴趣,会有新的认识、新的发现和新的收获,得到新的乐趣。

5、  研究问题时万不可以先入为主,这样不利于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若抱着先入之见,则会无视事实,固执己见,不能自拔,甚至自欺欺人,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们应该根据新的材料,不断修正自己的认识。就如对待犯罪嫌疑人要进行无罪推定和有罪论证一样。这样,我们的观点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才经得起后人的推敲。修谱的前人们已经在谱牒中给我们留下了不少的矛盾和错误,我们尽量不再给后人制造困惑。

6、  找出矛盾后,能否分析一下产生矛盾可能的原因。

东扯西拉,胡扯了一通,耽误您的时间了。作为交流讨论,各抒己见为好,错误之处请您批评指正。

蒲圻同宗上官仁庄有武    2009-6-28 2009-7-8   9号发。

  评论这张
 
阅读(8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