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二)  

2012-07-30 23:42:03|  分类: 宗谱研究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鉴公年代之谜

在上面我已经说明了千二公的出生时间是可靠的,但这是不够的,还必须得说明鉴公的出生时间不对。不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是扯不清。要能说明公有理而婆无理才是完美的。下面再来寻求鉴公的年代。

修水饶氏1988年所修谱中载《忠臣传》全文饶鉴,字秉明,号月湾,乃京公之后嗣,实次守之嫡裔。读书深于易由乡贡进士,授黄州府儒学教谕。一日,闻元逼宋入海,扰乱中华,徙居于宁,扶膺涕泪,七日不食,衣冠座于堂,呼诸子孙曰:宋既授我以官,食我以禄,今被元虏入我宋国,逼我宋君,夺我宋土,我未能尽节以报诚,臣之罪也。言讫扑地而殒。呜呼!古今之为仕者不少,受国厚恩者亦不少,如鉴闻国改祚不食而死者实又少也。予故传之,以俟观风者采焉。元泰定元年甲子(1324年)。只有撰写时间,无撰写人姓名。
   
蒲圻饶氏
1948年谱载《秉明公忠臣传》全文:饶鉴,字秉明,号月湾。乃唐尧之后派,实次守之嫡裔。读书深入易中乡进士,授黄州府教授。见寇扰攘中原,复居于宁。一日闻元逼宋入海,抚膺泣泪,七日不食,衣冠坐于堂,呼诸子孙曰:大宋授我以官,食我以禄,今被胡虏入我大宋国,逼我大宋君,夺我大宋土地,我未尽节命以报诚,臣子之罪也!言讫仆地而殒。呜呼!古今之仕者不少,受国厚恩者亦不少,如鉴之闻国改祚不食而死者,实又少也。余故乐传之,以俟观风者采焉。落款为进士吴仙祝悠然氏撰有撰写人,但无撰写时间。
   
虽说综合修水谱与蒲圻谱可以得到撰写人与撰写时间,但是为什么有的没有撰写时间,有的没有撰写人呢?
   
从此文的作者身上和撰写时间上能否找到鉴公出生的一些线索呢?查找吴氏的信息,得知因祝与余重婚叠好,所以吴氏为余氏族谱撰写过谱序,落款为:至顺壬申秋八月望日,吴仙祝彬谨书(此序载于余氏家谱网)。两个署名不同,我猜想吴仙祝可能字彬,号悠然。综合从饶氏宗谱和余氏族谱中的信息,可以得到:吴氏为元朝进士,元泰定元年甲子(
1324年)至元朝至顺壬申(1332年)年间前后的人,因为到处写序写传,在当时应该有较高的威望。

吴在余氏家谱序中说:修江著姓莫有能出其右者,现在的江西省修水县有一条名修水的河流,修水县就是以这条河命名的。修水河也称修江,从修水籍当代作家钟奋生诗悠悠分宁卧龙虎, 遥遥宋朝跃山谷。人杰地灵修江碧,激浪惊涛后生出中可以得到印证。修江是修水县的母亲河,就如我们蒲圻的陆水河。吴在余氏序中还说又益以山谷之言、杭山之跋、赵常轩之作余氏之谱乘,炳然矣,予奚赘焉。山谷道人黄庭坚(1045~1105)、杭山章鉴(1215~1294)是全国知名的鸿儒、高官,黄庭坚是世界级的,他们都是分宁人。赵常轩是修水的地方官员。从这段话中得知,黄庭坚为余氏家谱写过序,章鉴为余氏家谱写过跋。后来的确从余氏家谱中查到了这些文献。请外姓人写序、跋,一般都是请的当地名流。由这些材料可以看出,这本余氏家谱应该是分宁的。三沙不正是在分宁吗,因此吴仙祝也应该是分宁人,吴仙祝这个修水人为修水余氏和修水三沙饶氏写了家谱文献。

再细看两个落款,为余氏家谱写序的时间是元至顺壬申秋(1332年),署名只是吴仙祝彬谨书,没说是进士。他这时应该是进士了,但为什么不把进士这顶桂冠戴上呢?进士可是了不得的,多光彩呀!但却什么帽子都没戴,光头一个。而在此8年前的1324年写《秉明公忠臣传》时毫不客气地署上了进士吴仙祝悠然氏撰。他到底是不是真进士呢?何时中的进士呢?我查过,没查到,谁有兴趣再查一下看。我想他应该不会假冒的。在修水进士算不了什么,不说多如牛毛,也是大有人在。修水有进士201名,宋朝就出了160名,双井一个村庄就有48个。真可谓进士大县!在写《忠臣传》时不但署上了进士,连“谨”也省掉了,而且还“悠然”着呢!为什么前倨后恭呢?难道是岁月的磨练使他变得谦虚谨慎起来了?但只隔8年啊!吴先生也未免成熟得太快了吧。

当时吴仙祝即使是进士,但在为余氏写过家谱文献的黄庭坚、章鉴这些大人物面前也只是小巫见大巫,比较起来觉得自己级别低,有可能不好意思或不敢在余氏家谱序言后署上小小的进士。但章鉴在他之前47年也为修水饶氏宗谱写了《相国序》,他为什么就好意思了呢?为什么为饶氏写传时腰杆子就硬了呢?按道理,他写《忠臣传》时应该见过章鉴在他之前写的《相国序》。《相国序》是不是写在他之前呢?还是子虚乌有,后人杜撰的呢?有可能修水余氏中有名噪四方的大人物震慑了吴仙祝。吴仙祝在他为修水写的序中历数了余氏官宦名流,与我饶氏比较起来不相上下,只是余氏进士要多,略胜一筹。修水余氏的确是修水的望族之一,修水饶氏比不了。仅仅因为这点才使他前倨后恭吗?还是因为他写《忠臣传》时根本就没有《相国序》呢?
   
后来在修水谱上查到,吴仙祝为修水谱还写过《饶氏源流旧叙》,落款为家谱相承至九十一世谨斋曾孙裕斋先生书,元至正六年丙戌秋月日吉旦,年家眷教弟同知制诰、国史编修吴仙祝彬撰。进一步证实了吴仙祝悠然氏与吴仙祝彬为同一人。知制诰是起草诏令、诰命的官员,同知制诰是知制诰的副职。本想从作者身上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没有找到,说了一大篇废话。

20126月一位修水网友说,吴仙是地名,不是人名。一查,果然有地名“吴仙里”,在现在的修水县何市镇火石村,晋朝名臣吴猛故里,相传是八仙聚会的地方,有八仙下棋石等景观。则作者的情况是这样的:修水县吴仙里人,姓祝名彬,字悠然,或号悠然。

   
再来看正文。修水谱与蒲圻谱上所载忠臣传大同小异,基本意思相同。可以肯定的是,蒲圻是从江西谱上引入的。江西谱上的这篇小传是不是原作,有没有改动呢?很难说。
江西谱:既授我以官,食我以禄,今被元虏入我  国,逼我  君,夺我  
……
蒲圻谱:大宋授我以官,食我以禄,今被胡虏入我大宋国,逼我大宋君,夺我大宋土地……
崇阳谱:大宋授我以官,食我以禄,今被  入我大宋国,逼我大宋君,夺我大宋土地……
   
江西谱上说的是,蒲圻谱和崇阳千一公谱上说的都是大宋,多了一个大字则不相同了。因为可从大宋上推测哪一篇是原文。历史上的朝代有大唐、大宋、大元、大明、大清之说。元朝的国号大元取自于《易经》大哉乾元。所以在朝代前加上字始于元朝,在宋朝时是没有大宋的说法的,大宋是宋朝以后的人的说法,加上大字表示尊称。若是宋,则可能是宋朝人的口吻。当然宋朝以后不一定非要称大宋不可,宋朝以后的人也有可能称宋。若是大宋,则一定是宋以后的人的口吻,不可能是宋朝人的口吻。就是说,若是入我宋国,此话可能出自宋朝人之口,鉴公可能是宋朝人;若是入我大宋国,此话一定口出宋朝以后的人,则鉴公不是宋朝人,而是宋朝以后的人。元朝统治者们大多是一些马背上的英雄,有的连字都不识,更不懂汉文,你就是写文章骂他的娘他也不知道。所以元朝汉人可以毫无顾忌地用大宋胡虏等词语。元朝没有文字狱。是修水谱将大宋改为了宋,还是蒲圻、崇阳谱将宋改为了大宋呢?说是修水改了吧,我想修水当时未必有这样的高人,知道在宋与大宋上做文章,不过也难说没有这样的高人。从分宁不断完善古谱来看,应该是不断有高手涌现,大有人在。是不是崇阳和蒲圻改了呢?为了更加突出鉴公的忠君爱国之情,加强语气而将宋改为大宋。崇阳和蒲圻会同时都改吗?难说,崇阳千一公与蒲圻千二公是亲兄弟,后人同出一祖,修谱时相互参照谱牒,一家跟着另一家一齐改也有可能。单看宋与大宋难以看出哪一篇为原文或更接近原文。这段话出自鉴公之口,当然不一定是鉴公的原话,作者可以根据哭君亡而杜撰,虽说此传写于元朝,但作者是应该不会让鉴公口吐大宋的。从这一点来看,修水谱的口吻比蒲圻和崇阳的要合理一些,当然这是在没有修改的前提下来判断的。不知蒲圻谱是不是修改了的,要是将宋改为了大宋,则暴露了修改者的无知。但修改应是越改越合理。从这点来看,是修水改了的。
修水谱:一日闻元逼宋入海扰乱中华,徙居于宁,    扶膺涕泪……呼诸子孙曰……言讫扑地而殒。(1988版)
蒲圻谱:见寇扰攘中原,复归于宁。一日闻元逼宋入海,抚膺泣泪
……呼诸子孙曰……言讫扑地而殒。(1948版)
崇阳谱:见寇扰攘中原,复归于宁。一日闻元逼宋入海,抚膺泣泪
……呼诸子孙曰……言讫扑地而殒。(1993版)
   
蒲圻谱中有见寇扰攘中原,复归于宁之句。寇的本义是入侵、侵犯,可指入侵者或盗匪。是草寇还是外来侵略者?我想鉴公可能不会被几个小毛贼吓倒,这里说的寇应该是指外来入侵者。中原原指现河南省,后广义指黄河中下游地区。北宋建都于汴梁,即今河南开封,属中原。1125年金兵南下进犯中原,1127年靖康年间,金兵攻陷汴京,北宋亡。金朝在靖康之难中俘获了大量的宋朝宗室,命大的康王赵构幸免。这位漏网之鱼重建宋朝,于1138年定都临安,即现在的淅江杭州,史称南宋。南宋偏安于淮水以南,与金朝东沿淮水(今淮河),西以大散关(陕西宝鸡)为界,直至1279年元朝灭了南宋。宁为何意呢?是安宁的意思吗?从前后文的意思来看,应该是分宁这个地方。江西分宁(今修水县)属南宋地盘。见寇扰攘中原,寇应该是金寇,因为攘的是中原而不是江南。中原有战事,鉴公就回到了或迁到了后方分宁。那么鉴公为北宋末人。若鉴公生于1222年,1125年寇攘中原时他应该还没有出生,何来复归于宁呢?见寇扰乱中原,复归于宁之句,道出了矛盾。中华中原一字之差,却是大不相同的。如果蒲圻谱将中华改为中原,则再一次暴露了修改者的无知。中华比中原合理。
   
两地谱上都记有闻元逼宋入海扶膺涕泪
……呼诸子孙曰……言讫扑地而殒。鉴公哭君而亡的原因是闻元逼宋入海,这一点在两地谱上是完全一致的,没有任何不同。宋在什么时候被逼入海呢?南宋高宗(1127~1163年在位)在蒙元金兀术挥军南下时逃至杭州,后来又乘船逃到台州至温州的海上避难,这是宋的一次入海。“不向关中兴帝业,却来江上泛鱼舟”说的就是宋高宗这次入海逃难的事。修水谱上说鉴公生于1222年,而高宗入海的具体时间是建炎三年(即1129年)11月,鉴公这时还没有出生,不可能知道宋被逼入海。另外,这一次是金逼宋入海,而不是元逼宋入海。还有没有逼宋入海的事件呢?还有一次就是在1279319日,崖山海战失败,陆秀夫背负刚满八岁的小皇帝赵昺从战船上跳海而死,南宋至此彻底灭亡。这时鉴公已死3年了,这也是不对的。宋被逼入海的事件只有这两件,哪一件都与鉴公对不上号。

鉴公哭的是哪一个君呢?鉴公墓志上说鉴公哭殁于1276年,这年正好是元军兵临临安,五岁的小皇帝恭帝赵显投降的那一年。原来哭的是恭帝赵显,但赵显投降了。宋恭帝投降以后,被元朝封为瀛国公,仍享有荣华富贵。到了元朝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元世祖忽必烈突然赏给19岁的赵显许多钱财,叫他去西藏当僧人,后来成为一代高僧。鉴公所哭的赵显并没有入海而是投降了,并且享尽了荣华富贵,比老百姓不知要萧洒多少倍,没什么可以值得哭的。所以哭得也没有道理。既然鉴公没有经历过宋被逼入海的事件,则哭君而亡属子虚乌有!
   
身为同知制诰、国史编修的祝彬应该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历史专家,不应该犯史实错误。历史学者对历史事件会认真考证时、地、人、事的,绝不会信口开河。他会犯这样的错误吗?

  修水谱上所载的这段文字除了入海说有矛盾,其他是不是就很完美而无懈可击呢?否!听说元逼宋入海,就搬迁到分宁,住下来后才扶膺涕泪,向子孙们表白忠君之情,进而扑地而殒。为什么是在闻元逼宋入海,通过长途跋涉徙居于宁后想起来才哭君而亡,而不是在闻元逼宋入海后就立即哭君而亡呢? “见寇扰攘中原,复归于宁。一日闻元逼宋入海,抚膺泣泪……呼诸子孙曰……言讫扑地而殒”与“一日闻元逼宋入海扰乱中华,徙居于宁,扶膺涕泪……呼诸子孙曰……言讫扑地而殒”相比较,后者语气没有前者连贯,情节没有前者合理。应该是分宁后来有人修改了。同时将复归于宁改为徙居于宁。为什么要作这样的修改呢?

徙居于宁是新来到分宁,移居分宁,而复归于宁是原来就住在分宁,这次是回到了分宁。这样修改的目的是为了与“兄弟避兵,分居三沙”相吻合。修水谱还将《源流旧序》中的“月湾同归至分宁”改为“月湾同征至分宁”,这里将“复归”改为“徙居”是与之相呼应。
   
这篇小传是不是同知制诰、国史编修祝彬所作呢?后人有没有修改呢?我们当然不可能见到此文的手稿,或早期的谱牒,只能从文章的内容来分析推敲。按常理,国史编修不可能写出这样的颠三倒四、错误百出的文章!这篇《忠臣传》是后人杜撰的,后来又有人修改过。因此,用此文来说明鉴公的生活年代,不足为凭。

 

蒲圻八修谱载公求相国题表族谱叙》一日,饶谒于庭下,谂曰:家世原周武王封京于蓟,后廷甫任秀州节度使,因公至婺州金华县柳林市,流传至亡父鉴,号月湾,博极群书,领乡荐官于湖广之黄州府,不幸大宋天命有改,干戈扰攘,倾覆流离。亡父存日,愳(ju4,惧)家谱残于兵燹,略葺其概,而世次多缺。临终嘱曰,急持谱牒谒相府,丐其题表。维念吾父出处隐显公所稔悉,又兄托交门下最久,用是进阁下而有渎于丞相也。噫!月湾我大宋忠臣也,族谱我大宋故物也,我何让而不书乎?观夫饶氏谱图,京为唐尧之后,周武王封之于蓟,自京至鉴八十有五世矣(煦案:此与系征所载互岐恐或讹),凡二千五百年。若威守鲁阴,斌守鱼阳,荧尹京兆,:顗(yi3尹扶风,而宦绩卓卓可纪矣。斓之戏采小童也,娥之伏死幼女也,翮待诸弟极友于,翥敬诸兄如大宾,而天伦循循可见矣。他如次守有三百炼之奇锋,德操居二十五人之诗派,而名重于当时可考矣。洎夫月湾先生挺生,其学识超群,与夫功业烜赫(烜xuan3,盛大、显著),余未及覼(luo2)缕扬之,而惜其旧谱残失而葺之,允非尊祖敬宗者不能敦睦之道当百世不刊也。今不惮路之危险,持谱求题,是亦仁人孝子之用心矣。勉亢饶氏之宗者不在此乎。

宋承相某撰,刻未列姓名,今从疑以传疑之例仍之。

江西修水1937年版《饶氏宗谱》载《宋宰相序》:一日,饶谒于廷下,谂曰:吾家自京公以来,廷甫任秀州节使,因公至婺州金华柳林市,遂居之,后迁临川。吾父鉴,号月湾,领乡荐任湖广黄州府教。适宋天命有改,干戈扰攘,倾覆流离。闻失国祚,痛哭而殒。亡父存日,忆家谱失于兵燹,略葺其槩,世次多缺。临终嘱曰,急持谱牒谒相府,丐其题表。吾兄弟出处隐显及吾托次门下之久。于是不避斧钺之诛,冒进府下,而有渎于宰相也。维时,鉴开卷瞿然,叹曰:月湾,我大宋忠臣,族谱,巨家要务也,我何让而不书乎?观手饶氏谱图,京本唐尧后,周武王封于蓟,自京至鉴,代有名贤。若威守鲁阴,斌守鱼阳,颛(zhuan任扶风,荧尹京兆,而守令之卓卓可知矣。斓之戏采,小童也,娥之死亲,幼女也,翮待弟而怡怡,翥敬兄如严父,而一门孝友之雍雍可见矣。如次守,有三百炼之奇锋,德操居二十五人之诗派,而文名重于当时,可考矣。至于月湾先生之才学范世洵足超于人也,然其功业烜赫(烜xuan3,盛大、显著)者不未及屑屑而指之惜乎。旧谱残缺,幸而月湾先生葺诚,有敬祖念宗敦睦之道。而不惮路之危险,持谱求题,亦仁人孝子之心矣。勉亢族氏之宗者,讵不在此乎。

宋景炎二年己卯冬月吉旦  右丞相兼枢密杭山章鉴题

从这篇文献来看,鉴公为宋末人。是北宋还是南宋呢?从谱序中看不出来。公为鉴公的长子仕清,他求相国为谱写叙,则写序的时间与鉴公出生时间应相差不多。这是一条非常有用的信息,可惜蒲圻谱上的这篇叙没有落款,既看不出为何人所书,也看不出何时所写。后来在修水谱上查到此序落款为:宋景炎二年(1277)己卯冬月吉旦,右承相兼枢密使杭山章鉴题。
   
章鉴(12151294),字公秉,号杭山,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宋理宗淳祐四年(1244)进士。南宋咸淳十年(1274),章鉴升迁为右丞相,并兼枢密使。第二年,这位当朝宰相面对元兵的逼进,感到南宋势不能敌,于是,寻了个借口,临阵脱逃。1275年章鉴被被罢去右丞相官职。后又因为有人诬陷他庇护有逆谋之嫌的殿帅韩震,被削官放归田里,定居在故里杭山脚下,从此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1294年正月去世。1277年章鉴罢官闲居在家,正好有时间为别人写序。虽说罢了官,但名气却在,这时也没有什么架子了,为他人写序是很合理的。从修水谱上的落款来看,撰写时间与修水谱所说的鉴公去世的时间是吻合的,是鉴公去世的第二年所写。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篇文献在蒲圻谱和崇阳千一公谱上都没有撰写时间,按常理这是不正常的。而在修水谱上有撰写时间。是不是后人有意隐去了撰写时间呢?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公求相国题表族谱叙》中说:一日,饶谒于庭下,《秉明公忠臣传》中说:一日闻元逼宋。本来应该有具体时间的地方,用一日代替,使时间概念变得模糊不清。本来就是这样,还是有人特意修改过呢?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当然这些疑点不足以推翻这篇《相国叙》。

此文献虽说两地有较多不同处,明显有修改,但“鉴,号月湾,领乡荐官于湖广之黄州府”是完全相同的。下面来研究一下湖广黄州府是否属实。
湖广行中书省简称湖广行省、湖广省或湖广,最早设置于元朝至元十四年,即1277年。这年也是宋景炎二年,章鉴写《相国序》的这年。不知湖广行省是1277年哪月设置的,当年就被章鉴知道了,在文中就用上了。章鉴曾在朝廷做过高官,政治敏感性肯定很强,关心时事是必然的,当年就知道行政区划的改变是不足为奇的。
黄州府最早设置于何时呢?细查从夏商时代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属于湖广行省管辖的黄州府最早见于明洪武元年。永明四年(公元486年),将置于黄城镇(今黄陂东)的南司州改名为黄州,这是见到的最早的“黄州”一词。开皇五年(公元585年),移置黄州于衡州,设黄州总管府。开皇九年(公元589年)改两府为两州。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又将两州改为两郡,黄州改为永安郡。唐朝武德三年(公元620年)永安郡再改为黄州。元代改黄州路,设总管府。咸淳六年(公元1270年),黄州辖黄冈、黄陂、麻城3县。历经元、明、清代,黄州治所驻地不变。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在黄州设黄蕲州宣慰司。至元二十三年(公元1292年)改属淮西道,第二年又改属河南江北行省。明朝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改黄州路为黄州府,属湖广行省。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黄州府属湖广布政司,不久改属河南。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黄州府仍划属湖广布政司。清代基本沿袭明制,黄州府属湖北布政司,
就是说,黄州府属湖广行省管辖最早在1368年。章鉴写此文在此91年之前,写此文时是没有“湖广黄州府”之称的。难道章鉴预见91年后黄州府属湖广行省管辖吗?当然不是。只能解释为此文是后人杜撰的。杜撰者不知黄州当年的上级行政单位是谁,因此露出了马脚。所以这篇文献也是假的。

 

罗伦生于明宣德六年(1431),卒于明成化十四年(1478),明成化二年(1466)丙戌科状元,授翰林院修撰。他于明朝成化年间1468年为江西饶氏家谱写了序言,还写了一篇《双峰别墅记·赠○是谁呢?该不会是鉴公长子仕清吧,若是的话,则问题更严重了。全文如下:
成化己丑请告归,欲拜六一公于泷冈,访文氏遗迹于空坑,东西就食未暇。又庚寅自广昌归,谒牧庵先生画像,又六年甲午,伦友人陈公甫门人容彦昭、易元德、陈秉常三人者来相与,览郡邑山水之乐,探奇猎胜,把袂相赏。因而与之同历分宁,阅黄龙名山。陟白沙之地,乃吴楚周道道旁。有居民,问其姓,曰双峰之饶,询其人,则迪功郎讳所居也。入而访焉。坐而四顾江山,宏丽天城,蟠回三百里许。亭之前黄龙秀拔,亭之后宝峰映垣,亭之左南楼雄镇吴楚,亭之右金华垒障平宁,四峰同峥三峡,外锢俨若太极图像也。时熙景明,瑞日晴霄,风和条鬯,珍离奏响,灵巴献奇。倚亭四睇,四峰之上万物妩媚,胸次悠然。主人肃客酌于亭下,酣饮竟日,浩歌激烈,林木响答,行云低回,各相与赋诗。伦退而语友人曰:吾庚寅历广昌之饶而有云峰焉,览山水之奇乐而不能去,甲午过白沙之饶而曰双峰焉,览形胜之最亦乐而不能去。何姓一也,而峰各有异焉,墅别也,而景不殊焉,世家也。吾甚奇之而各叙以记之。览泪下,稽颡拜而谢曰:吾与广昌原甘竹分枝也,何幸而获先生之叙者二,请书于谱以永世。       

翰林院修撰罗伦一峰氏撰(没有注明撰写时间)     

(注意:文中若有空白,为左三点水,右如七,就是将化字的亻旁换成氵,“ 氵七   ”字,此字音ji机,为所造之字,在他人电脑中不能显示。下同)
   
文中说:陟白沙之地,乃吴楚周道道旁,有居民,问其姓,曰双峰之饶,询其人,则迪功郎讳
所居也。这里说到白沙迪功郎。修水谱载:“一世,长鉴,字秉明,号月湾,宋理宗时由乡荐任湖广黄州府教,……生子四,仕清、安、亨、宁”。又载:“二世,仕清,名字尚洁,应贤良诏擢杭州于潜县尹,赠迪功郎……”。我谱载:第卅八世 鉴长子 仕清 行贞十二,应贤良诏,官于潜县,仕至迪功郎。宦林录上载:,字仕清,为应贤良诏,擢于潜县簿,赠迪功郎。我谱上这两处记载有不同的地方,名与字颠倒了,但应贤良诏,官于潜县,迪功郎完全相同,饶与饶仕清应该是同一个人。《公求相国题表族谱叙》语:流传至亡父鉴,号月湾,博极群书,领乡荐官于湖广之黄州府。(蒲圻1994版)中可以看出,即为鉴公之长子仕清。查溯源考及宦林录,没有第二个名或字为的迪功郎,《别墅记》中所说的就是鉴公长子仕清,难道还能找出第二个来吗?
   
也好,之所居也好,都没有什么问题,再看后面的文字就有问题了。看到《别墅记》后览泪下,稽颡拜而谢曰:吾与广昌原甘竹分枝也,何幸而获先生之叙者二,请书于谱以永世。看后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并跪拜致谢,且与罗伦对话。那么与罗伦为同时代的人了,即为明朝成化前后人,则其父鉴公无论如何也不会越过元朝跑到宋朝去。
   
道川序中说:大宋建炎三年,侍讲学士饶次守,奉敕谕,奏明修谱六十八世。有元亮孙曰希明,合诸族之谱而修之,冢孙太守秉鉴甫,易甘竹为广昌之云峰,属一峰罗先生叙之,并寄《傲轩记》、《别墅记》。递及迁宁一世始祖鉴公,字秉明,号月湾先生,接修十六世自是。秉鉴(
14131486)明朝永乐至成化年间人,比罗伦大18岁,与罗伦是同时代的人。《广昌冠裳饶氏族谱》两次出现秉鉴为希明长子的记载,可能是罗伦搞错了,说成了希明冢孙。查到希明在“明宣德甲寅”即1434年为广昌冠裳饶氏写的一篇序,所以希明为明初人。道川公说的修谱顺序是:饶次守(宋建炎三年1129年)------饶希明(明初)------饶鉴。饶鉴排在明初的饶希明的后面,照这样看来,鉴公当然是明朝人。这与罗伦《别墅记》中的叙述相一致,《道川序》与《别墅记》二文完全吻合!

道川序中还有一个疑点,冢孙太守秉鉴甫,易甘竹为广昌之云峰,属一峰罗先生叙之,这没有问题,罗伦序中的确写了这些事。道川公接着说:并寄《傲轩记》、《别墅记》。《别墅记》中说:吾庚寅历广昌之饶而有云峰焉,览山水之奇乐而不能去,甲午过白沙之饶而曰双峰焉,览形胜之最亦乐而不能去,何姓一也,而峰各有异焉,墅别也,而景不殊焉,世家也。吾甚奇之而各叙以记之。可以看出,《傲轩记》写的是广昌云峰,《别墅记》写的是分宁白沙双峰。从文中内容来看,云峰、双峰应该是山名(云峰可能是雯峰,广昌有雯峰),因文中有“览山水之奇,乐而不能去”、“ 览形胜之最,亦乐而不能去”之句,山水之奇、形胜之最指的是山而不是人,乐而不能去也应该是对山水的留恋而不是对人之乐。黄龙山现为修水著名的风景旅游区,离白沙不远。但道川序是说,《傲轩记》、《别墅记》是为秉鉴而写。《别墅记》分明是为修水白沙公而写,不然公为什么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跪拜而谢呢?道川公只字不提公,他既然知道《傲轩记》与《别墅记》,他难道没有看出《别墅记》是为分宁白沙公而写吗?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他为什么不提这一事实,而统而述之并寄《傲轩记》、《别墅记》呢?道理很简单,不能说,说了就不能自圆其说。或是道川公提及了公,但道川序被后人修改了,这是最大的可能。只能作这样的推断。
   
景明之后有人发现了这一个漏洞,就将修谱顺序改为:饶次守(宋建炎三年
1129年)------饶鉴------饶希明(明初),这样就把鉴公送到了宋末,补上了这一个漏洞。但《别墅记》的内容没有改,可能是忽略了。这一忽略留下了漏洞。其实要改还是可以改的,把询其人,则迪功郎讳所居也改为:询其人,则迪功郎讳故居也览泪下改为:裔览毕泪下,则可移花接木瞒天过海毫无空子可钻了。或是《别墅记》已经传到了外地,在别人的手上,想改也改不了。后来有人发现不能自圆其说,干脆删了此文。
   
文中所说的
是不是非三沙系的呢?这时白沙有非三沙的饶氏居住吗?在白沙居住的非三沙饶氏中有名或字为的人吗?这些都不得而知,有待于进一步考证。要是这个非三沙系的,则《别墅记》与三沙无关了,那么道川公为什么要在他写的序中提及此文,并将此文编入三沙家谱中呢?后来我得到修水元亮系宗谱及修水尧氏宗谱,找遍了也找不到名○者 。

我八修谱载江西旧谱上引入的陈来庭所撰《饶氏谱引》中说:“双峰之饶不诚垂世万万耶,饶氏之灏不诚裕后万万耶”,灏指的是一灏道川公。“双峰之饶”与“饶氏之灏”对偶,陈来庭明确指出了双峰之饶就是白沙道川之饶。万历丙申岁由振叶周希汤所撰《饶氏族谱叙》中说:“有道川先生讳灏者,精儒术,为后学师,兼理家政,持谱牒征叙于予”,意思是道川公要求振叶写叙。后面说:“饶之肇造于汉唐,宋其发祥长也,分于双峰之三沙诸路,其统明也”。振叶周希汤氏也明确指出了双峰之饶就是白沙道川之饶。蒲圻、江夏、咸宁、武昌、鄂州等三沙后裔至今仍用“双峰堂”作为堂号的原因正在于此。

谱中所载的特征为:三沙双峰之饶,名,居白沙,迪功郎。

别墅记中的特征为:三沙双峰之饶,讳,居白沙,迪功郎。

四个特征都相符,因此,《别墅记》中所说的就是鉴公长子仕清。白沙谱中是没有第二个的,即使在修水元亮谱中找出来也没什么大的作用,因为上面引用的谱牒文献中已经说明了双峰之饶就是三沙之饶,何况找不出第二个

公说:吾与广昌原甘竹分枝也,这句话能否说明公为元亮系的呢?广昌甘竹现为江西省广昌县甘竹镇,是罗伦序中提到的地名,的确有元亮系居住。不知何时分出元亮与三沙两个支派,现在有人提出三沙系是元亮系的分支,但拿不出任何证据。说出这种观点的人目的可能是想篡改历史,无视现实,制造“全国元亮说”。从元亮系与三沙系的世系图来看,有很多共有的人物。如介冈始祖饶竦是元亮系,但三沙系中也有此人,所记载的事迹以诗诋王荆公完全相同。饶威鲁阴太守,有惠政两系中记载完全相同。人虽然相同,但上、下辈却不同。还有饶鲁字伯与,号双峰,著《五经讲义》的记载也是完全一样,还有饶廷植、饶子仪等人在二系中记载的事迹完全相同,等等。现在所说的元亮系与三沙系长期在江西居住,原来应该根本就没有什么元亮、三沙之分,只是在后来修谱时各立山头,各山头将前辈中名气大的选为主帅,立为始祖,再将拉得拢来的就拉来,纳入自己的大旗之下。没谱的或谱在战乱中残失,而又无能力续谱的家族,有如无娘之儿,纷纷投向有谱的家族。或请职业谱局、谱师修谱,由他们乱接世系,有奶便是娘。古代和现在都有职业的谱局和谱师,这些人只要钱赚到了手,管你是真还是假。看各姓家谱,各姓都将炎黄立为始祖,中华儿女人人都是炎黄的子孙,难道当初的世界就没有别的人也生下了后代流传至今吗?大家随着南迁的人流,一窝蜂涌到江西定居,这时来到江西的饶氏难道只有元亮和宾公两人吗?这种想法过于理想化了。应该是来到江西后通过长时间的重新组合,再整合,山头越来越少,小山头变成了大山头,最后形成今天的元亮与三沙两大支派。谁还能说清谁是谁的真正分支吗?

现在知道江西有元亮与三沙之分,但是全国各地还有大量其他支派并不属于这两个支系,2011年我外出收族时就见过大量支派并不是这两个支派。元亮系将宋朝的饶廷直、饶子仪、饶鲁定为唐朝饶元亮的祖宗,这当然是错误的。能将元亮公往前面调,重排世次,使他们的世次与时间先后顺序相符,能这样吗?当然不行!出现这种错误,我们只能理解为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见到一网友说:“我是江西南康赤土饶氏,远祖是元末寇乱迁居广东惠州府龙川县汤湖约岗下,又分居麻塘、郑塘二处,清初富龙公迁江西南康赤土开基。据族谱记载季理公生曰奇、曰明等;曰奇生十三郎,我们是十三郎的后代。但据饶火兴《平阳堂中南饶氏族谱》中记载曰奇生二子:清善、清可”,曰奇相同,但下辈不同,对不上号,说明是胡编乱造,乱接的世系。饶廷直、饶子仪、饶鲁根本就不是元亮系的。那么这三人是哪一个支派的呢?是三沙系的吗?但三沙世系上并没有这三人,只是在宦林录上有,世系图上没有,他们也不是三沙的。他们既不是三沙的,也不是元亮的。还有临川的饶止翁,元亮和三沙世次上都没有查到此人。此人名载史册,不可能没有此人,那么他是哪一支系的呢?类似饶止翁的不止一人,如宋朝的饶道深、饶南强、饶方、饶良辅、饶师道、饶炎等,真是太多了,这些人都是以诗歌词赋而名载史册。因此,不可断言江西饶氏只有三沙、元亮两大支系,还有其他支系。鄂州的饶浩应说,他在鄂州见过既不是元亮系的,也不是三沙系的,这应该是很正常的。全国饶姓不可能是一、两个人的后代。有人说,全国饶姓都是元亮的后代,正是井蛙之说。非元亮即三沙的说法一定不正确。

 

三沙、元亮相同人物对照表

 

 

 

 

三沙

Ji4

昭、娥

衡长子 行一,字舜子。平生嗜酒,醉则辄渔。一日遇风覆舟溺于江。生子:昭,女:娥。

娥为孝女

修水元亮

饶州鄱阳祖,名昂又琼骁勇将军。

娥为男性

三沙

yi3

 

佐、佑

顗次子 行二,字子严,汉征为鲁阴太守,有惠政得士民心。生子二:佐、佑。

 

东南元亮

伯钦

年松、西湛

事亲至孝,文章奇异。仕汉为鲁阴太守,任荆州刺史,封平阳伯,有民歌惠政,勒碑存于鲁阴。妣秦氏,生二子:年松、西湛。 

 

修水元亮

汉武,鲁阴太守。

 

三沙

 

 

节、俭

第廿五世 洪之子 中宋熙宁进士第,世称贞士,以诗诋王荆公云:“几番垂翅下青霄,归指临川去路遥,数亩荒田都卖却,无钱进备纳青苗。”生子二:节、俭。

 

孝感元亮

延清、延海

行三,字异林。娶白城章氏,继熊氏,生子二。公于宋神宗熙宁中两举进士不第,在汴以诗抵王荆公,遂不仕隐居介冈。诗载世族大全抚州府隐逸志。殁葬金*山。生子二:延清、延海

 

介冈元亮

 

竦字异林。临川人。负气节,不苟阿,时而文名犹噪甚。初与王荆公友善,及荆公力持新法,朝议沸腾,公人见极言,更张太骤,摇动民心,小人奉行徒滋*剥,荆公不能用。熙宁六年下弟,以诗投荆公曰:“又还垂翅下丹霄,归指临川去路遥,几亩荒田都卖却,要钱准备纳青苗。”

介冈始祖

江西临川饶早祥先生到过介冈看过介冈家谱,他在介冈只看到过元亮系的家谱,而没有看到过三沙系的家谱。从进贤文港王安标先生拍的介冈家谱照片来看,介冈的确为元亮系。是不是饶早祥先生和王安标先生在介冈没有找到三沙系的家谱呢?我想介冈这小小的弹丸之地,三百多人的村庄,可能不会既有三沙,又有元亮。

《江武咸崇四县合修宗谱序》中说:吾族一支,本锜公之孙玉英公由宁州高沙迁进贤界港居住,传及兴二公出宰湖北崇阳,卒于官,分宁高沙有人迁介冈居住。

五七公世系中说:五七公原系江西南昌府进贤县港界籍

修水高沙谱中说:宾,世居临川,今进贤介冈,闻宋末世乱公子三人同迁于宁,宾世居介冈,不是一代两代。

修水白沙谱中说:玉宁四子仲仁公访族于进贤界港,既然访族于介冈,则介冈有同族居住。

《道川序》中说:按旧谱原共今之进邑介冈,迄今科甲数十,监庠近百,缘年深地僻,未及会修。旧谱上记载白沙与介冈是共同的祖先,这次只是因为年代久远,路途遥远而没有在一起修谱。景耀“谓其弟曰:宁西饶氏是吾宗也”,这一句说得更直接、明白。后来介冈的景明公修改过《道川序》,要是没有同族的关系,介冈的景明会修改白沙的谱序吗?景耀、景明兄弟就是居住在介冈的三沙人,或当初根本就不分什么三沙、元亮。

还有,蒲圻饶氏宗谱八修载有《介冈分宦林录》,肯定是从江西老旧上引进的。

这些材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说明了有三沙先祖在介冈居住。那么介冈现在为什么就没有三沙的后人了呢?可能当初三沙与元亮混居,后来三沙变成了元亮,投入了他人阵营,因为当初根本就没有什么元亮与三沙之分,没有这个概念,修谱时合谱是常事,大家都姓饶,合在一起无所谓,也无所谓出卖祖宗,因为本来就不知道祖宗是谁。或者介冈饶氏在后来修谱时选择了元亮的山头,变成了元亮系。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原在介冈居住的三沙人全都搬迁走了或绝后了。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测。这些材料只是说明南迁的饶氏在江西长期居住,相互融合,早期时支派的概念是模糊的,不象现在这样清晰,现在的元亮与三沙也未必是一脉相承。两系上有名字、事迹完全相同的人物,但上、下辈却不同,说明是拉郎配,胡编乱造的,不管是三沙还是元亮的世系,都是矛盾百出,这样的世系的可信度有多高?谁是谁的支系可靠吗?道川序中说:希明合诸族谱而修之,这说明在明初的希明时代是一个大联合的时代。道川公将罗伦序编入家谱中,进一步说明了明末的道川时代根本就不分什么元亮、三沙。

“三沙”与“元亮”形成于何时呢?下面我们来探讨一下。

万历丙申岁翼龙刘希慎永叔所撰的《饶氏族谱序》中说:“……而道川公修谱之所以亟也。核其三沙,记地别族,分传二十八代之事。”这里说到了三沙。明朝万历丙申岁,1596年。

万历辛丑岁豫章梓溪泰华刘仕铱所撰的《饶氏续修族谱序》中说:“予以三沙语细质之,则道川为白沙,其境有黄沙、高沙,合为三沙”。这里也说到了三沙。明朝万历辛丑为1601年。

道川公在明朝万历年间修谱的其他文献中也有很多关于三沙的叙述,就不一一列举了。三沙说是从何时开始流传的,我们不知道,但这里出现了有关三沙的叙述,说明“三沙说”最早见于文字记载是在明朝万历年间。

将元亮公定为一世祖或始祖或始迁祖的记载最早见于何时呢?我查过发表于饶氏一家人网站的所有元亮系宗谱文献,这些文献分别撰写于宋、元、明、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标注有明确的撰写时间的,并明确将元亮公定为“一世祖”或“始祖”或“始迁祖”的记载是清朝。

将元亮公定为江西大始祖是否合理,我们在这里不讨论,只说一下根据。有的谱中并没有说将元亮定为始祖的依据,只是硬性规定,但有不少谱序中说,“元亮公至光辅,又八世矣,光辅公始作宗支图,以元亮公为一世祖”。就是说,大家将元亮公定为一世祖是根据光辅公所作的《宗支图》。光辅公所作的原图是无法找到了,只有他写的一篇图序。为了说明问题,全文引用光辅公所撰的《宗支图序》如下:

技叶凌云本其根之固,江河分派由其流之长,故木繁赀其本,水远资其源,不忘其初尔。是以礼义之士,必知尊祖,尊祖则敬宗,此宗支图所以作也。

 饶氏得姓于平阳,今晋州也,秦末迁鄱阳,今饶州地有尧山子姓祝处,尧因加食为饶,东汉斌为渔阳太守,故其望曰平阳、曰晋阳、曰鄱阳、曰渔阳,其实一也。鄱阳之内有水曰白干,及迁于南城亦号所居为白干,白干者山间之涧耳。诗曰:秩秩斯干幽幽南山,此之为也。考之氏族志,则为黄门侍郎,验之吴志,则为襄安长居湖之永安,在隋则君素为随将,居于河北之阳,李唐有饶娥孝行著于饶之乐平,五季时有仕吴越为安都长,此皆见于唐史,洞大为淮南太守,故城南有一饶太守庙并墓在焉,此白干饶之源也。先祖,杂五代之变,脱兵革之忧,安于乡井,幸而真主龙飞四方,归命仰神望之化,跻通泰之期,洋洋乎盛哉。今子孙众多,世习儒风,其有兴于隆平之世者矣。虑蔓衍失其昭穆,遂为之图,以昭后来庶几,或远或近、或隐或仕,咸知尊祖敬宗之义矣,其于根本源流为何如耶,因作序以冠于图上。

皇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正月吉日八世孙光辅撰

此文更名《原序》后载于另一家谱,一字未变。http://www.raoshi.cn/story/click.asp?id=107

还有更改了撰写时间和撰写人(如:宋咸平庚子岁正月之吉  进士第三十六世孙疏谨识),且内容稍有修改者。

文中说:“考之氏族志,则……”,则后面列举了官宦名流,说到了现在所说的元亮系有据可查的人物熹、勣、娥、罴等,这些人有的是唐朝人,有的是唐朝前或唐朝后的人,唯独对“元亮”却只字未提!前面的说了,后面的说了,中间的也说了,就是不提他。元亮公被现元亮系公认为始祖或一世祖,宗支图系中能不说到始祖或一世祖吗?谁都可以不说,始祖是不能不说的!据现在的元亮谱记载,元亮公官居安抚使赐紫金鱼袋,不说他是一世祖必须得说,就说他是不可多见的高官也不得不说!佩紫金鱼袋的安抚使,是中央派往地方的三品以上的大员啊,这样的高官在一个家族中能有几个,能不说吗?

元亮真有其人,还是后人创造出来的呢?或是有其人,但是经后人包装过的。这不是本文讨论的范围,不谈。

有可能是光辅之后有人修改了他的《宗支图》,再后面的人不知道。或是后来有人将元亮定为始祖,后人以为是光辅所定。不管怎样,“元亮为始祖是光辅所定”是站不住脚的。

再看下面的《宋旧谱原序》,对始祖也只字未提。这可能是原始的文献。

谨按饶氏出于陶唐之裔,历虞夏商周之封,后嗣伯芬,食采平阳,传至秦汉晋迨唐加食为饶,以国为郡焉,迄今皎然翘然天下矣。昔者先王之亲,万民也,赐姓胙氏,诸侯命族以旌有功,其始,或以氏或以国或以官或以地亦,将以别其族类之所,自出子孙各本于其祖,不可忘也,是以世系兴焉。故世家巨族,莫不有谱,亦莫不溯而穷源,自吾祖以逮吾始祖同一脉也,能知其一脉而穷谱之源流,则长幼亲疏彰明昭著矣。为人后者可不景仰先人之功德,而求以匹休之哉,可不顾胆先人之言行,而求经继述之哉。是者序。         

皇宋天禧元年丁亥春王月; 状元中丞蔡齐撰

再看元朝的《旧序》,提了几个人物,但对始祖元亮也没提及。

木之本大则其枝蕃,水之源深则其流远,故家大族世德隆厚,则子孙绳绳蛰蛰而不绝者,岂异乎木之本大而枝茂,水之源深而流长哉,予按饶氏自封疆锡土,数十余世族蕃盛家声丕振荡,文官武弁何代无之?宋元佑中举贤良者德合也,绍兴中第进士者廷直也,端平阳间举待补者中安也,元大德间间领贡举者石渠也,故至今时诗礼赞缨久而未艾,族冠乡邦自非世德积而发之裕曷至是乎,石渠公之少君号清溪者,析节读书晦迹于金溪,因占籍焉,恐其子孙久则忘其先也,爰订家谱属于为之序,嗟乎,姓氏之学久矣,例皆以为无用之学、不急之务,世家大族往往漫逸,虽有丰功盛烈犹晦昧而弗彰,今清溪留心斯谱恒惧湮没,可谓贤子孙也,是为序。

            (元朝)   至正八年(1348)戊子岁八月暨望   金鸡(可能是金溪)危素拜撰

文中名人除廷直外,无一人知晓。德合、中安、石渠、清溪等人无处可查。这些小人物都说了,就是没提元亮公。可见此时元亮公还没有被确立为“始祖”。这篇也应该是原始的谱序。

宋、元、明三朝的谱牒文献中没有“元亮为始祖”的说法,这种说法最早见于清朝所撰写的文献,所以只能说“元亮系”形成于清朝。

再看,清朝嘉庆庚午七十二世嗣孙廷瑞所撰文献中说:“先世谱系经兵戈扰攘水火之不测,编残简脱,失于查考,故各自为族而相沿久矣。……邀同族祖风鸣,偕往外地抄录世次”。老谱无存,之前是“各自为族”,后来的世次是从外地抄录而来的。这段话对元亮形成时间及原因作了最好的诠注,也是对我的“元亮系形成于清朝”这一观点的支持。

由此看来,“明朝的 公属于元亮系”这种说法就站不住脚了。

四川仪陇饶姓(广东乳源客家人)辈份顺序:子宣舜亮亭,大圣定明宇,克成云祖德,勋世振家声(以上为一世祖明达、明远公从广东乳源带来的字辈)。嘉庆十八年(1813)拔贡饶卿台于道光29年重修字辈:平阳起籍帝室胄,临川仙源论因由,三沙分支留古迹,闽粤迁来安韶州,以后蜀中立基业,诗书礼义复先酬,代传久远遗泽在,合谋荟萃谱重修。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群乐乡岳家沟饶氏字派与此派诗基本相同,只有一个地名不同,“白干仙源论因由”。这一派诗写得很好,道出了饶氏的源头以及四川仪陇等地饶氏的迁徙路线。这里说到的临川的仙源也好,鄱阳的白干也好,都是现在所说的元亮系的聚居地,三沙当然是三沙系的聚居地。我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支系的派诗,管他是什么支系的,其中既说到了元亮系的聚居地,又说到了三沙系的聚居地,你说这是什么系的派诗?是三沙的吗?三沙的会把元亮系的聚居地写进来吗?同样元亮系的也不会把三沙系的聚居地写进自己的派诗。这说明此时没有元亮、三沙之分。“临川仙源论因由,三沙分支留古迹”是什么意思呢?修水谱《月湾公墓志》中说:“我祖鉴公原藉金华,后迁抚州之临川焉。”《源流旧序》中说:“廷生珌,号金山居隐先生,五代时迁临川”,所以这句话应该理解为仙源(及白干)有三沙的先祖,后来有人分居于三沙,也就是说修水三沙是临川仙源(或鄱阳白干)的分支。这派诗写于清朝中后期的嘉庆十八年(1813),明中期的公所说的“吾与广昌原甘竹分枝也”很难准确地说明什么问题。从罗伦序中所说的“饶本尧后,避秦迁番”来看,自秦至今两千多年来,饶氏在江西是怎么繁衍发展、迁徙变化的,目前没人能说得清楚。所以说,仅凭“吾与广昌原甘竹分枝也”就来断定公属于哪一个支系毫无意义。

《双峰别墅记·赠》是后人杜撰的呢?因为此文的作者是罗伦,明朝状元,假名人作序是家谱造假的常用手法。当然这不是根据,不能说凡是名人所撰的文献都是假的,见了名人写的文献就否定,肯定也有真的。我们只能从文章中找矛盾,比如说从文中所说到的时间、人物、事件中找漏洞。我曾经找过,没有找到有说服力的漏洞,不知是不是我所站的角度的问题,还是真的没有漏洞。希望大家能找到推翻此文的有力证据。

我也曾思考过,假设此文是后人杜撰的,凡事都是有动机的,后人为什么要写这一篇文献来说明公是明朝人呢?一般假名人作序是想借名人之口来进行吹嘘,以抬高人物或家族的地位。例如《忠臣传》的目的是非常明显的,就是为了吹鉴公。但《别墅记》并没有对公进行多少褒奖,难道仅仅只是对公的住所来一番赞扬吗?明知公是宋朝人,却要杜撰一篇文章把他说成明朝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杜撰此文的动机是什么呢?完全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还有,如果此文是杜撰的,那么是写在《忠臣传》之前,还是之后呢?要是写在《忠臣传》之后,明明《忠臣传》中说鉴公是宋朝人,《别墅记》能把鉴公的儿子公说成是明朝人吗?二人能隔元朝百多年而成为父子吗?按此推理,《别墅记》应该写在《忠臣传》之前,就是说先有《别墅记》,再有《忠臣传》。

您可能会问,明明《别墅记》中说公是明朝人,后人杜撰《忠臣传》时会把公说成宋朝人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问得非常有道理!无论哪一篇写在前面都说不过去。

只能作出这样的解释:后人为了抬高鉴公的身份,杜撰了《忠臣传》、《相国序》等文献,但使谱牒文献之间出现了矛盾。但是这一矛盾不是很明显,要稍加推理才能知道。可能当时的杜撰者没留意或者没有仔细推敲《别墅记》,没发现这一矛盾。所以《忠臣传》、《相国序》、《双峰别墅记·赠》等文献一同外传到外地。再后一届修谱者发现了这个矛盾后,就删除了《别墅记》,所以现在的修水谱上没有了《别墅记》。这正是对我这一推断的一个证明。这是分宁修谱的先贤们经过好几届的努力,不断完善谱牒文献的结果。因为《别墅记》在删除之前就已经传到了蒲圻等地,蒲圻修谱的先贤们发现了这几个文献中的矛盾,但只加注说明了矛盾,提出了疑问,并没有删除这些文献,所以《别墅记》在蒲圻等地的家谱上保留了下来。不然我们现在就看不到《别墅记》了,连蛛丝马迹都打扫干净了,历史的真象就被掩盖了。

修谱的先贤们为什么要抬高鉴公的身份呢?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只能作这样的推测、分析:分宁当年遍布世家望族,高官如麻,鸿儒如林,饶氏夹在其中,如大森林中的一棵小草,令当年修谱的先贤们郁闷,不抬高一下始迁祖的身份地位,饶氏在分宁难有一席之地,对不起族人,于是鉴公就成了忠君爱国的仕人。

《别墅记》是不是非分宁人杜撰的呢?这更没有可能。从各地三沙谱牒来看,分居各地的三沙后裔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更谈不上对三沙支系有一个比较系统的了解,即使在信息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也没有多少人对三沙有多深的了解。当初有谁会去关心公是什么时候的人呢?再说,分居各地的三沙支系的始迁祖都是出生于宋末,有谁会杜撰一篇文献把自己的叔曾祖说成明朝人?更是找不到合理的理由。还有,过去交通不便,路途遥远,有谁会远涉千山万水,为了杜撰一篇与已毫不相干的文章而到分宁去观黄龙风景,览双峰形胜呢?没到过实地能写出这样生动的文章吗?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证据说明《别墅记》不是非分宁人杜撰的,那就是《道川序》中说到了《别墅记》。道川公写序时与分居外地的三沙后裔根本就没有联系,即使别人杜撰了此文,道川公也不知道,不会写入他的序文中。

所以说,《别墅记》为外地人杜撰的可能性完全没有。分宁本地人为什么要杜撰这篇文章呢?找不出动机。所以只能断定《别墅记》为真。

其实这是说的一番废话,找不出第二个就能说明问题了。身为迪功郎,在于潜县做官,这样的人物在一个家族中有几个?这样的人物会漏掉不记吗?修水元亮系饶氏宗谱1936年版所载《饶氏仕宦录》,从唐代到民国,共列举了仕宦名流363名,大小萝卜头都列进来了,我从头找到尾,就是找不到是元亮系的吗否!

蒲圻及崇阳千一公谱上的这篇《别墅记》同样都没有撰写时间。文中“成化己丑请告归,欲拜六一公于泷冈,……庚寅自广昌归,……又六年甲午,……”,时间上有一点错误,成化己丑为成化五年,庚寅为成化六年,甲午为成化十年而不是六年。可以推算此文撰写时间为明成化十年甲午1474年。蒲圻谱从江西修水谱中引入了此文献。蒲圻及崇阳的三沙之后的谱牒上的这个文献,只能是来自修水饶氏宗谱,不可能向元亮系饶氏去要这篇文献,也没见过其他江西饶氏的家谱传到蒲圻的记载。我谱上只有《别墅记》没有《傲轩记》。我想查看一下《傲轩记》,可是没找到,委托他人在元亮系家谱上找也没找到,只找到罗伦写的《雯峰别墅记》。

我蒲圻谱所转载的修水老谱上的文献应该是较为原始的文献,将罗伦序与广西容县对照,容县有删改,将道川序与现在修水谱对照,修水有删改。原始文献应能更真实地反映当时的情况。值得一提的是,修水谱上干脆把《别墅记》删掉了,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后来“”引起了争议,没有人能说明是非三沙的人,没人在非三沙系中找得出第二个

难道居白沙,名,在于潜县做过官,仕至迪功郎的人有两个,有这样巧吗!同地不同时,或同时不同系的两个人有这么多的相同点吗?事实上,谁也找不出第二个。别说在修水找,就是在全国范围内找也未必找得出第二个因此,《别墅记》中的不是三沙系,不是鉴公之子的说法,被彻底推翻!

仅凭《双峰别墅记?》一文就足以推翻鉴公为宋朝人的结论,将鉴公的年代定在明代。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