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2012-07-29 16:31:51|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庆典

2012.4.8蒲圻饶氏宗谱祖坟双修庆典在原羊楼洞师范现羊楼洞小学如期举行。今天天气很好,清早下了几点小雨后就停了,阴天又不热,正适合在露天开会。胡家塘祭祖后,200来辆小车一字长龙,经过赵李桥镇主街道,浩浩荡荡驶向羊楼洞。赵李桥街道沿途摆满了冲天炮,十几个小伙子燃放鞭炮。两个童男童女举着横幅“蒲圻饶氏宗谱祖墓双修庆典”引导洋鼓腰鼓队,龙灯、小车紧接其后,街两边看热闹的人摩肩接踵,引颈观望。大车没走街上,走赵李桥砖茶厂大门,原赵李桥高中前的马路上去羊楼洞。

羊楼洞小学大门门柱上贴的红纸对联是“首开仕路伯玉经历抚宁卫,五代为官完白主事清吏司”,我作的,请蒲圻书法家廖宏武书写的。门两边贴了四幅标语。主席台上的横幅会标是“蒲圻饶氏宗谱祖墓双修庆典”,两边的对联是“绪衍双峰分宁先祖创基业,远怀西江莼川后裔谱新篇”,也都是我作的,在广告公司用红布打印的。羊楼洞新街上安放了两个汽拱门。

会场内有几个人拿着单反相机在到处拍照,选择拍摄对象很专业,我感到很意外,我们饶氏家族竟然有这么多人能玩这东西。后来看到赤壁论坛的文琰,才知道他们这一群人是从赤壁赶来的摄友,不知听谁说,今天有“九龙下海”,他们特地赶来采风的。他们给庆典增添了一个亮点。我想到要是早在媒体上发广告,说不定能吸引更多摄友、车友、驴友来观光采风看热闹。

主席台底幕原计划挂尧帝的像,后来楚臣爹说坟山上不好祭祖,要在大会上公祭,在会上祭祖得有祖宗牌位。正好前几天玉保爹说彭家垅团山有祖宗牌位,需要时可以搬来。我去团山看过由玉保爹一手修建的亨堂,有一块很漂亮的祖宗牌位,今天用来祭祖正好。因此将尧帝像换成了祖宗牌。人们争相在祖宗牌前留影,可惜宸子没来,让他在祖宗牌前照张相,也好沾沾祖宗的灵气。

十点二十分,游行的队伍到达羊小操场。会场人头攒动,约万人,羊楼洞小学偌大的操场几乎占满,只见黑压压的一片,部分是蒲圻饶氏宗亲,部分是来看热闹的乡党亲朋,还有从赵李桥特意来看热闹的,从赵李桥至羊楼洞的麻木今天发了一笔小财。

按照预定的程序,进场后首先进行了腰鼓和龙灯表演,1045大会开始。鸣炮后祭祖,由邦发叔和楚臣爹主祭,接着发言、颁谱。不到12点大会结束,庆典时间约一个小时,与预定的时间差不多。前面各项议程进行得有条不紊,最后颁谱时出了点问题。

理事会分派我负责会务并主持会议。42号祭扫千二墓后我强行要大家讨论了我拟定的方案。为什么用“强行”一词呢?因为我们每次议事时,总是东扯西拉,一件事没落实又扯到另一件事上去了,最后得不出结果,不了了之。会上我把从6点开始直至典礼结束的所有细节都一步一步作了安排,连上山祭祖转弯处指路的人都安排了。各项工作的负责人及成员,以及具体工作及责任都作了交待。在讨论某一件工作时有人扯出题外的话,我则坚决的制止,必须围绕我提出的话题讨论,不得扯无关的话,所以说是强行讨论。要求各人多考虑自己所负工作的细节,各执其事各负其责。庆典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圆满的方案。

今天颁谱有最高辈声梓公和最低辈训发小先生,一老一少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其他颁谱专班由名宏、有仁、振宗、楚义等人组成。谱是他们分箱的,也是他们搬出来摆放在台上的,他们熟悉。事先我将会议程序中的颁谱顺序给他们看了,并几次要求他们将谱按颁谱顺序一顺摆好,到时按顺序拿,以提高速度,不知他们听没听。颁谱前我介绍了最长辈和最小辈,接着宣布颁谱开始,首先由罗庄关领谱。半天找不齐他们的谱,台下的人等不及了,一拥而上,各找各的谱。加之鞭炮齐鸣,震耳欲聋,说话根本无法听清,局面失控,颁谱变成了抢谱。有人浑水摸鱼,提走了别人的谱箱。宣城邦权叔没能来参加庆典,委托我给他领谱。庆典开始前我见他的谱箱摆放在台上,见台上一片乱哄哄的景象,我挤进人群找他的谱,准备提走免得被别人顺手牵羊牵走了,但不见了。竹溪来的人找到我说找不到他们的谱,我再次挤进人群帮他们找到了他们的谱箱,招呼他们提走了。马口湾有武的谱原来在台上,后来也不见了。颁完谱后,好多人没领到谱,吵的吵,闹的闹,甚至骂人。我对他们说,吵闹也没有用,差谱的登记起来再印,保证都能得到谱。我招呼大家先去吃饭,吃完饭再说。

来到预定的餐馆,席位早就没有了,餐馆外站了一大堆人等着吃饭。后来听羊楼洞关负责生活的社子说,他们准备了25桌,结果还有大半人没吃上饭,有的全家大小都来吃,就如吃大户一样,当然招架不了。这些人抢完了谱后再来抢饭,当然这怪各负责人对情况估计不足,造成失误。崇阳来了五个人:饶浩良、饶金龙、饶学文、饶国柱,还有一个不认识。见到这种情况,他们要走,我留他们没留住,虽说他们说得很客气,但我还是感到不是滋味。有能早就要我邀请他们来参加典礼,我一直没有接,我知道我们这班人的能力,怕弄不好得罪客。7号他们来了一批人看祖坟,有能当面接了他们才来的。浩良走时跟我说,等他们的谱最后一次清样出来后,送给我要我邦他们校对。真是有点滑稽,蒲圻的草谱他们不愿让我看见,怕我看出了他们的丑来,崇阳的谱倒乐意让我校对。就如饶天亮是蒲圻人,我们散谱不请他回来助阵,8号倒让淅江苍南石砰请去参加他们的庆典了,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啊!我知道谱局的人不知道饶天亮,要是说什么时候种什么庄稼他们知道,这样的事他们不知道当然不能怪。为此我多次介绍过饶天亮,要把他写入蒲圻饶氏名流,当然没有写。全国知名的歌手家乡人却不知道!这样的名人在蒲圻饶氏中不知有几个?

理事会早就研究过,外县无论人数多少,都给一套大成谱。去年我就听宏爹说过,义爹说不给巫山大成谱,理由是他们只交了500元丁费。把发给巫山的大成谱给四川罗江。当时罗江还没参加修谱,是我们的谱已经开印后才来的资料。我当时就跟宏爹说,巫山丁费再少,他们总算是参加了,罗江根本就没参加,500元丁费也没交,凭什么给没参加修谱的罗江而不给交了500元丁费的巫山?道理何在!我说给罗江一套大成谱,大家不会有什么意见,我也没有意见,让我们的家谱在四川得到流传,这是好事。但给罗江而不给巫山是绝对不行的,道理说不过去。这次散谱义爹主持分谱,他竟然不顾理事会决议,擅自不给巫山大成谱。巫山邦元叔早就知道义爹说过不给他大成谱,这次散谱果然见不到他们的大成谱,散谱后他搬走了一套大成谱。我们坐在餐馆门前等饭吃,只见宏爹追着搬着谱箱的邦元,边追边喊“义爹,他搬走了一套大成谱”。义爹上前想拦阻,见邦元气势汹汹的样子,没敢强拦,怕挨打,只得让他搬走了。这些蠢*,真是香上了菩萨得罪了!有什么道理不给他大成谱?蠢到了家!恶人只服恶人磨,跟他们这些人讲道理是绝对讲不通的,只能来硬的。第二天邦元叔给我打来电话,把义爹上下好几代都骂了,骂了十几分钟。我说你要骂打电话骂他,骂给我听没用。他说没他的电话号码。并说再次来蒲圻时再找义爹算帐。

我们没吃上饭的到赵李桥吃完饭后,再来到羊楼洞,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还有好些人在那里饿着肚子吵闹。宏爹说,真不划不来,辛苦一年不说,还被人骂。我问谁骂他了。旁边的人说,彭家垅团山的邦兴刚才还在这里骂,说应该给他们彭家垅团山一套大成谱,但没有给,他不服气。破屋的邦槐叔夫妻及他大儿子也在这里没走,他说应该发给他的庄谱被人抢走了,他留在这里找谱局再要一本庄谱。义爹找出一本他们的庄谱递给他,要他出200元钱。他不愿意出,理由是应该发给他一本庄谱,他没道理出钱。他大儿子有军掏出200元钱才算了事。还有一些吵闹的人不认识,我懒得管他们。

有能的儿子开了车来了,他走时我要他带我回蒲圻,他说他不去蒲圻要去六庄,六庄为争谱打了架,要他回去调解。

时间到,事情了,庆典算不上圆满,总算完成了一件工作,省了这把鼻涕。出现一些问题也算是正常的,下面的工作是补印被顺手牵羊牵走的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33--双修庆典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