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29--战火三起马口湾  

2012-07-27 21:43:00|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火三起马口湾

2012-3-8

这次我是主角。

玉保爹曾在一次关长会上指着义爹对我说:“他是一个瞎眼光棍,他的话不能听。”瞎眼是文盲没知识的意思,光棍是无赖的意思,瞎眼光棍是没知识横蛮不讲理的意思。这是我们这里的方言。

今天去马口湾参加关长会议,商量散谱事宜。第一个议题是是否玩龙灯,这是理事会少数人定下的,已经造了好久的舆论。因为现在农村几乎没有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而玩龙灯是一个体力活儿,老年人干不了,大家都说找不出人来,只有少数人对此事热心。这个议题基本上被否决了。还有人提出要唱三天戏,也被否决了。第二个议题是散谱的地点,早就有人提出要在羊楼洞散谱。在会议上也遭到一些人的反对,理由是羊楼洞太偏僻。我提出最理想的地点是赵李桥,有影剧院和赵李桥中学可供选择。但有人说影剧院是闹市中心不适合,赵中大操场雨天不能停车。最后决定由我负责,实地勘察羊楼洞现场后,负责布置会场。会务组成员还有邦发、有仁、同祖。

吃过中饭后大家在一起闲扯,有人说到打出的正本谱上有错字,把振字辈的振字打成了“正”,我拿谱来一看,果然全家福下面的名字打成了正。其实我到马口湾后宏爹把定型后的正本谱清样拿给我看了,错误比九修更多。第七世的名字都应该有王字旁,但谱上打出来的大部分都没有王旁,都是半边字。例如瓛打成了献,琬打成了宛,这与九修是一样。我看见没说,怕说了他们不高兴。现在有人说振字打错了,我忍不住说了一句好多名字都打错了。有仁坐在我身边,首卷是他校对的,听到大家说有错误,他当然心里不高兴。他说不可能没有错误,我回答他说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但要将错误降至最低,尽量少出错误,错误太多就不行了。他说八修谱上还不是也有错误,我说八修谱上的确有错误,但错误很少。他说他在公三卷上就见到了几个错字,我说谁要是在八修谱上找到了十个错字我输一千元钱,找不到你输一千元钱,马上签合同。没人敢和我签合同。因为八修谱我从第一卷至第六十四卷,从头至尾看过多遍,但不是找错字,是找其他的资料,有错字我肯定能发现的。我现在发现的错字很少,第七世璄祖的格中有错字,“寿78岁,诹正德元年丙寅四月初九日巳时,葬泉港施家山”,在公三卷中没有错,但在庄谱上将诹字写成了取。

我分析了错误的原因。打字员用的是五笔打字,五笔只能打出国标字六千多个,其他字用五笔打不出来,有的可以用全拼打出来,但用五笔打字一秒钟可以打出几个,用全拼可能几秒钟都打不出一个字。打字员是讲定额的,他不愿多花时间用全拼来打非国标字,用半边字来代替可以提高工效。你要是校对出来了他非得用全拼或造字的方法来完成这个字,你没校对出来他当然不会更正了。还有,校对人员文化水平低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错误,不认真也发现不了错误。当然后面的话我没说,说了他们更不高兴。

宏爹说要看有的字是不是能用其他字代替,我说瓛是绝对不能用献来代替的,这两个字形相近,但音和义不同,其他字也是一样。瓛的意思是一种玉,而献是什么意思就不用我说了。邦发叔在旁插言说凡是有王字旁的字都与玉有关。我再说第七世嫡亲叔伯共有32兄弟,全都是王字旁的,古人取名字是有讲究的,我们不能把祖宗的名字都改了。马口湾琬祖立碑时是按九修谱上的写法书写的碑文,因为九修谱将琬写成了宛,结果墓碑上一个大大的“宛”字赫然挺立在路旁。马口湾的志*在旁说,这次错了,以后就会世世代代错下去。志*不知叫什么名字,见他称我有武叔,我断定他是志字辈的。

见大家纷纷指责,并附带指责九修,义爹在一旁忍不住要说话了。本来我曾经狠狠地敲过他几次,他自知不是对手,很少与我抬杠。他先说有的字打字员打不出来用别字代替是应该的,我马上回答他,电脑里没有打不出来的字,即使没有的字都可以造出来。以前用木刻想怎样刻就怎样刻,没有刻不出来的字,用铅印时没有的字可以用铸字机铸字,也没有印不出来的字,有了电脑后就更方便、更经济、更迅速了。我说的他不懂,无言以对,觉得失面子,只得发挥他光棍的特长了。

他说:要你搞文字你不搞,好久不来一次,来了就找碴子。

我说:我不搞是因为去治病,治病有错吗?

他说:回来后为什么不接手搞呢?

我说:我回来后宏爹已经在搞,我从他手上抢过来搞吗?我来马口湾车费报销了几百元,不是一次两次,你们谁分配了任务给我,分配的任务我哪样没完成?你打过几次电话要我来马口湾?你要我做过什么事?什么叫找碴子?有错误难道不能说不应该改正过来吗?难道能把祖宗的名字改了吗?

我在吃饭前就跟宏爹说过,谱取回来后要再一次组织人校对,要搞一个勘误表。我问宏爹我是不是说过这话,宏爹点头说我说过。义爹对我的问话无言以对。

我再说:十修是你们造起来的,是因为九修没搞好,想弥补。你们知道九修哪里没搞好吗?首先得知道不好在什么地方,再要知道没搞好的原因,这次才能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你们采取了一些什么措施?九修没搞好你们把责任推在邦仁叔身上,怪他怪得上吗?你们说九修资金不足,这次收的钱一半也用不了,收三十多万还多十几万,现在仍然有人在继续捐款,这次不差资金了吧!象你们的这种作法,别说再修一次,就是再修十次,再修一百次,还是白修,还是这个现样子。

出版物上有错字,并不是什么绝对不能容忍的事,但要看错误的多少,重要的是不能认为有错是应该的,我们应该采取种种措施,尽量减少错误。

旁边有几个人都说我提的是合理化的建议,没支持我的只不过是劝我们不要吵了,义爹孤独无援,脸气得煞白,却又找不到反驳我的理由。这时马口湾有武劝我不要争了,我对他说有道理的决不放弃,目的是把十修搞好,不能浪费族人的血汗钱,不能辜负族人的热情。我说到激动处,手在桌上拍了一下,这一下被他抓到了一根稻草,他一下蹦了起来,大声地质问我拍什么桌子?我本来是在面对有武说话,无意拍他的桌子。义爹说我拍了他的桌子,我也没什么害怕的。我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对他说:拍了,想怎么样!旁边的人把义爹抱住,把我也按回了座位。他骂我“你拍我的桌子,真是混帐!”他比我派高年长,骂我骂得起,我拍桌在前,只得让步了。他可以和别人骂架,但我不会和他骂架,我不会和他一样的素质。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勘误表》,我从身边的袋子里拿出一本罗江的谱,翻到《勘误表》,指给义爹和其他人看,“这就是勘误表。出版物里面有错字,不足为奇,把错误纠正过来是对读者负责。纠正家谱上的错误是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子孙。提出有错误,要求再一次校对何错之有?”义爹哑口无言,自知理亏,无人帮忙,只得偃旗息鼓。

义爹并不是十分坏的人,只是喜欢称六指,不懂装懂,没有自知之明,把自己太当成一个人物了,不懂理也不讲理,农村人很多是这样的。虽说热情高,但他这种人热情越高越坏事,南辕北辙。他热心修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捞好处。九修时他的补助工资是一千八百元,相当于现在的两万多元,他老伴都补了二百五十元,没散完的谱放在他家里,大成谱一百元一套,庄谱二十元一本,散谱后仍有人买谱,这些钱谁得了?他们之所以热衷于修谱,是因为九修尝到了甜头。过后议事时,我递给义爹一支烟,他因为身患绝症,不怎么抽烟,但还是接受了。去年他和志华为争修坟的事大闹一场,结果病了几个月,差点命归黄泉,但愿这次不要生病。

说我是找碴子,我找碴子的动机是什么?要是说我竞争主编没竞争上而忌妒,或是别人把我的主编位置抢走了,或是别人比我强,我不服气而找碴子还能找出动机。主编是我自己不愿意干的,是由于与他们文化与见识差距太大,我不愿与他们两天一争三天一吵而知难而退了。现在的**连最基本的文化常识都没有,只不过是读过两三年书,认识几百千把个常用字,写饶字还在上面加上一点,对家谱更是一无所知的主,我难道会对这样的弱者不服气吗?真是笑话!

正谱清样是不能更改了的。在回家的车上,我跟有能说,九修文件一个也没打上来,九修凡例、序言,家训、祖祠考、双峰传略、后记等,一概没有,目录也没有,另外派传打了三遍。因为他们要求照八修谱打的,八修谱上当然没有九修的文献,打字员装聋作傻,你说照八修打,九修的文献他就不打,省一些工时,这些糊涂人是想不到的。重要文件忘记打上来,但九修用手画的、丑得要命的《居址图》却扫描上来了,别的家族的居址图是用地图扫描后,再在图上加上庄名,美观漂亮,与别人的谱真是不可比拟。我跟有能说,其他的文献可以没有,九修序言一定要补上来,贴在上面。如果都贴上去那就不是一本书了,而成了过去妇女夹鞋样的夹子了。

后来我们去大冶接谱时,看到曹老板开出的收费清单上有第七世增加王旁等项,计三千多元。本来就有王旁,现在成了增加王旁,真是可笑!原来我们吵过以后,宏爹打电话给曹老板,要他改正第七世的半边字及补上打掉了的文献,既然花了钱,为什么只改第七世的呢?第六世是家庭的庭,谱上都打成了廷,没有了广字头。因为那天吵架时我只说了王字旁的问题,没说广字头的问题,只是在正本清样上改了,但他们没看到。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检查错误,专门负责校对的只不过是装模作样,理事会主要负责人及主编自始至终压根儿就没有人看过清样。他们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关心的是他们的利与名。

修谱就是编书,是文化工程,没有文化的人是不可能做好的。我们应该从内容到形式上追求谱牒的完美。内容要能反映时代的气息、社会的进步,蕴含人口学、民族学、民俗学、社会学、经济学、历史学、教育学等资料。这些对于半文盲的编修者来说要求太高了,只能降低要求不出现错别字就行了。今天有人提出有错字时,他们说是小事,不知道他们能干什么大事?九修谱上大量的错字、别字、多字、少字、倒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一个原因是从八修到九修需要繁转简,真正的繁体字要转化成简化字并不是很难,难的是大量的异体字。过去文字不规范,加之一些读书人认为写出的字别人不认识,才显得自己高明有文化。如孔乙己考别人茴字的四种写法,又如见墓碑上有人将妣字的比写在上,下面写女,这种写法在康熙字典上都查不到,这个字要不是写在墓碑上谁也不敢认是一个妣字。所以解放后规范了文字,每一个字大都只有一种写法。二是没有校对,连一遍都没有。十修也是这样,有三人专门校对,但校对过后的清样仍是错误连篇,义爹和有能每天也拿着一支笔,坐在谱局装模作样校对,实际是在磨洋工。三是编修者和铅字排版员文化水平低,认字认半边,不会查字典,找不到的字就用半边字代替。四是不认真,只求完成任务,敷衍塞责,马虎了事。要解决这些问题,得提高编修者的文化水平,主持和主编这两个人至关重要,要对家谱有一定的研究,最低要有大学文化,二者缺一不可,还要加强责任心,加强校对,多人交换校对。

形式指排版、印刷、装订等方面,这是外观方面的,甚至连油墨的选择及浓淡都要注意。有文化的人看里面,指内容,没文化的人看外面,指装订;有文化的人看前面,指首卷,没文化的人看后面,指图考。所以从里到外,从前到后都是重要的,来不得半点马虎。这些只能期待十一修来完成了。

双修随笔29--战火三起马口湾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