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27-有能说“有问题我负责”  

2012-07-27 21:26:44|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能说“有问题我负责”

2011-12-16

千二墓新立碑《修墓记》,《捐款录》。

《修墓记》是我撰写并自始至终监督完成的。《捐款录》由有能自告奋勇负责。

1212号我去打字店,打字员小孙说刚有一个老头来校对过,我问过来人的样子,知道是有能来校对过。见到《捐款录》碑首写道:

“双修捐款纪念录

为双修工程作出贡献的族人,特立《双修捐款纪念录》,彰显清史。”

连题短短的36字有六处错误:1、没有纪念录的说法,文法不对。删除纪念二字,使文字简洁。2、族人是主语,立是谓语,意为捐款人自己为自己立碑,词不达意。3、没有宾语,句子不完整。4、清史应为“青史”,错别字。5、青史用词过大,为国家民族作出重大贡献的人才能谈得上名留青史。6、特立《双修捐款纪念录》与主题同,冗赘。

我略看了一下捐款名单,将梅霞桥捐款一万元的饶有信写成了饶有礼,并将梅霞桥写成了梅霞格。邦清写成了帮清,时宜写成了时宣,等等。我立即给有能打电话,告诉他有很多错误,要他来打字店。不多久他来了,我先给他列举了语法上的错误,又说刻在石碑上的文字不比写在纸上贴在墙上,这是永久性文件,得留存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马虎不得,这样狗屁不通的文字是绝对不行的,会让人笑话,会遗臭万年!他听了很不好意思,要我修改。我还说名字要认真核对有无错误,他说是照马口湾有武的收据抄下来的,错没错他也无法知道。我告诉他应该照谱上的名字核对,照收据或贴在墙上的榜来写是靠不住的,贴在榜上的饶字赦然加上了一点。公榜是十修主修抄的。要是他姓人写饶字加上一点还可以原谅,姓饶的人在饶字上加上一点就太可笑了,可见写字人的文化水平,连自己的姓都写错了,这人是什么文化水平就不用说了。这样的人来修谱,能修出什么样的谱就可想而知了!

后来我改成了:捐款录  二零一一年祖墓宗谱双修,族人踊跃捐资,玉成其事。为铭其功,彰其德,特勒石以记,以期昭示后人,百世流芳。

捐款人名单是按关排列的。我看他排列的关的顺序不对,他排的是:罗庄关、六庄关、马口关、羊楼洞关、大小湖关、梅山关,再就是外省县的。我也不能完全肯定正确的排法是怎样的,只好等回家看谱后再说。回家看七、八、九修谱上排列顺序是一致的:罗庄关、马口关、羊楼洞关、梅山关、六庄关、大小湖关、沅潭关。他将他所在的六庄由第五关提前到了第二关,这可能就是他来搞功德碑的原因。我打算第二天去纠正这个错误,临走时叮嘱打字员小孙等我来校对后再打在纸上。但第二天上官仁庄松林打电话要我去上官仁庄写李平传,并写一个水库建设资金的申请报告。第三天我去打字店时小孙告诉我已经打了,她说是送稿子来的老头叫打的,她提醒说要等饶老师来校对后再打,老头说“我叫打就打!”石匠张师傅也在旁说“族长叫打就打”,小孙不得不打。我无话可说转身走了。他是和张师傅一起去打字店的,后来张师傅证实他说“我叫打就打”属实。

1216号有能打电话要我去坟山立碑。我在马口湾下了车去志华家,跟他说了关的排序问题,他承认应该按谱排列,但却不以为然。可能他知道说了也没有用,干脆不说。在志华家的邦柱叔也说应该按谱排列。我知道志华是不能作指望了。

到坟山上后,我给有能指出了关的排序的错误及正确的排法,并明确指出六庄关不应该排在第二而应该排在第五,他说照谱排那就把六庄排在了后面。这就奇怪了,六庄应该排在后面的不排在后面,那应该排在前面的排在后面就对了吗?这样昭穆不分,尊卑不辨是犯上作乱。他说:“有问题我负责”。没想到此人素质如此低劣。志华、邦柱等人在旁一声不吭,我明知道有能不会听的,但我不得不说。

从我知道的历次修谱的情况来看,胡搞的只有两次,一次是六修,修改完白公撰写的字派,并将六修撰写的字派插到次梅公与完白公的中间,十修是第二次,欺师灭祖,犯上作乱,胡作非为。编修家谱必须遵守宗庙之法,宗庙法则的核心是昭穆制度,必须尊卑有别,长幼有序。连这些基本常识都不懂,也能领导修谱!

1226号我们在羊楼洞议事,志华与楚义提出了八关的排序有问题,志华说功德碑要重刻。有能本来就是心虚的,这下他害怕了,他说过“有问题我负责”,要重刻得他个人出钱。出钱是小事,重要的是面子难堪。散会后他悄声问我“他们都说功德碑有问题,要重刻,你说怎么办?”当初敢于负责的精神荡然无存了,我见他可怜的样子,说:重刻很麻烦,暂时不重刻,如果反应大了再重刻。

立碑那天中午因没有人做饭,我们在赵李桥一家餐馆吃饭,修坟的石匠们也和我们一起去吃饭,算是给他们犒桌。饭后我们一行人再去坟山,义爹与宏爹走在后面,把有能叫去说悄悄话,说了老半天,说完后他们不去坟山了。有能上来后我问有能说半天说了一些什么,有能说:“他们说修墓记由你撰写的,署你的名是应该的,不应该在下面写上我与志华的名字。”当时在打字店校对完修墓记后,我走到半路给有能打了一个电话,说在后面写上他与志华的名字,问他是否同意。他想出名是再明显不过的了,我想给他一个机会。他当然毫不推辞爽快答应了。我即折返打字店,要打字员打上了有能志华审定。没想到只让有能志华出名,没让他们两人跟着出名,他们不高兴了。他们怪我是怪不上的,我也不怕他们怪,让他们怪有能去吧!有能说,这个问题他们只是提了一下,他们当然不会过分地强调,看样子他们心中有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后来我想,让他们在有能写的序言后写上由他们两人审定,弥补一下,只要有能愿意的话。有能还说只好让石匠磨掉他与志华的名字。我说不能磨,这是文责自负,撰稿人与审定人都对文稿责有责任。文章写得好能出名,写得不好则出丑,既有出名的可能,也有出丑的风险。

送《修墓记》稿子给石匠张师傅时,我问他字打多宽的范围,他说1.7·0.76,我问他碑有多宽,他说0.8米,我说字打宽了,两边留的太少了,后来改为1.7·0.74。刻出来后字却占满了石碑,两边没有半点边。用尺一量,碑只有0.74米宽,原来他把石碑的宽度搞错了。两边不留边是不行的,我向有能反映了这个问题,要有能去跟张师傅说,缩小字的范围重刻。张师傅这个人很不好打交道,我懒得与他争。再说请张师傅修围坟是有能一人与张联系的,他一个人独来独往,质量要求价格等都是有能与张谈妥的,别人的话石匠不听。有能却吱吱唔唔不愿去,推辞说张师傅这个人不好打交道。我把这个情况跟其他人说了,有人说可能是张给有能塞了砣,有能不敢与张争执,怕穿了包。张是不是给能塞了砣,我们不得而知,从有能平常热衷于与我们抬扛的表现来看,他现在的态度的确不正常,有十足的理由他为什么不敢与张理论呢?没有办法我只得亲自去与张交涉。我抠住张自己搞错了尺寸这一点,错误在他,我们没有错,另一点字写满整板不合规范。不管张的态度如何恶劣,如何百般狡辩,我不急不躁,死死抠住他这两点,通过两个多小时的争论,我软硬兼施,张终于妥协了,答应重刻。现在立在千二墓的《修墓记》是重刻的,原来的那一块没要了,摆在二桥的桥洞里。

下面是由有能负责的“捐款录”,后来毁了重刻了。

双修随笔27-有能说“有问题我负责”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