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2012-07-20 08:18:54|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六耳溪--你在何方?

1113号上午我们离开蒋家坪来到江垭镇。从饶升斌先生家出来时,他在我的本子上写下“江垭镇九溪城西街”。到江垭打听到西街后,我们跨过两座桥直奔西街。后来才知道,流过江垭镇边的河名溇水河,河南为现江垭镇,河北为古九溪城,现为九溪村。西街为原九溪城西门,现为九溪村西门组。

来到西街后问到一位很热心的村民,放下自己田间的工作,带我们找到一位七十多岁的饶姓宗亲,但一问三不知。热心的村民又带我们找到另一位约五十来岁的宗亲饶运良,他告诉我们是从湖北来的,但不知具体是哪一个县。再问他们的字派,他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只知道几个字,还不知是不是对的。这几个字是:昌大国承家升永。与蒋家坪有几个相同的字“承家升”,难怪蒋家坪的饶氏修谱时来找过他们,欲收编未果。这几个字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也不知道。饶运良是家字辈的,他还拿出他父亲的经单薄,也看不出名堂。问他们杨泗庙、六耳溪等地名无人知道,我们只得走了。返回江垭吃中饭。

江垭镇果然如饶升斌所说的是大镇,餐馆像模像样,虽说比不上城市中的宾馆酒店,却也很有档次,店堂清洁,桌椅整齐,装修现代,还有菜谱。我们点了一个鸡肉火锅,一盘清菜,一盘炒蛋,还向服务员要了一些青菜下火锅,120元,五个人吃得很满意,物有所值。吃完饭后有武给了传铣30元让他自己乘车回零溪,我们几个人继续在江垭街上分散打听饶姓人家及杨泗庙六耳溪。在街上一个摩的司机把摩托车绕了我一圈来揽生意,问我去哪里。我问他附近有没有饶姓人家,他说姓饶的不多,但他认识饶云,并有他的电话。我正准备要他给饶云打电话询问他们的字派,有武招呼我过去,说顺便带传铣一段路,我们也准备打道回府,我只得作罢。

路过黄龙洞时我们停车下来看了一下,在门口的黄龙潭拍了几幅照片没进洞就离去了,表示“到此一游”即可。我年青时打着电筒点着蜡烛带着绳索不知进过多少溶洞,现在对山洞没什么兴趣了,更主要的是没找到人没心思游玩。

车子驶上阳龙高速开向张家界市。路边的路牌上有一个字“乪”,他们问我是什么字,我也不认识,回来查字典后知道是nang二声,音囊,弯曲的水道。在穿过梨子坪隧道时,有人说车子走了十几分钟,有人说有十几里。过了梨子坪隧道后传铣下车向慈利。车上我们商量,志卫打电话给志婆,要他明天继续去公安局查询慈利县饶姓人的名字和地址,我们住在张家界市等待,若有线索我们明天继续寻找,若无线索则打道回府,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白费油钱。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张家界景区。92年我来过,当年汽车进景区时要在“之”字形的盘山公路上爬行,现在好了,一条长长的隧道直达景区,天堑变通途!打听门票价格,一天游最低的要近七百元,豪华的要近千元。我们舌头一伸,知难而退了。92年我来时只有20元,通票,只要住在景区不出来,想哪儿玩就哪儿玩,这价涨得也太狠了!除有武想玩,我们三人都放弃。我建议在景区外找一个旅馆住下来,明天等天亮后在景区门口拍几张照片,如黄龙洞一样,表示“到此一游”,意思一下就行了。门口也能拍出有张家界特色的奇峰怪山,今天天已经黑了拍不了照,只能等到明天天亮。就是进去玩还是那么一回事,没什么新鲜的,除了累得臭死,烧几个钱,没什么两样,我去玩过,知道。他们都赞成。于是就找旅馆,几经讨价还价,120元一个标准间。招客的把我们领到一个山冲中的宾馆,黑灯瞎火,住客廖廖无几,活物见到三个,一个守门的,大堂里一个接待,一个坐台的。我们说只要一个标准间,接待说不行,问为什么,回答说没有这样的规矩,我们说在别处都是这样住,这儿怎么就不行了?她说两人睡一床怕把床压垮。我们听后哈哈大笑,这理由太蹩脚了。问坐台的也说不能四人一个标准间,但可以将价格降到一百元一个标准间。我们掉头驱车张家界市。

张家界市就是原来的大庸市,这20来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市边上我们吃了晚饭后进入市区住进速8酒店,只开了一个标准间,158元。房间装修华丽,被单洁白如新,两张大床,与张家界不在同一个档次。房间里还有网线,但没有电脑。我这次出来考虑到有车,就把笔记本带来了,现在正好发挥作用。接上网线打开电脑输入“杨泗庙六耳溪”,立刻找到一条信息:“杨泗庙,位于慈利县江垭镇南门东下漤水边”,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不禁欢呼雀跃!原来我们今天已经到了那里,却失之交臂。在江垭和西街我们都问过不少人,这就已经到了跟前,为什么就没人知道杨泗庙呢?我们决定明天重返江垭再寻杨泗!志卫说:“幸好今天找到的不是的,我就说呢,我们马口湾出来的人怎么会是那样子的呢!”好象他们马口湾迁出来的人就在那儿做好了中午饭等着他似的。

14号早我们重返江垭镇,路过梨子坪隧道时特意将速度放慢,见隧道口标明全长3225。路上接到志婆打来的电话,说在公安户籍网上没有查到我们需要的信息。将近江垭时不断地打听南门,正好问到一个老头要去江垭,我们就让他上车给我们带路。来到江垭镇河边,只见一座铁索桥,老头指给我们看,铁索桥的那一头就是南门。我们停车的地方是河南,河对面是河北,河下游是东,上游是西,杨泗庙应该是在南门下游的岸边。经询问,果然如此,但庙早就没有了,听说不知何时被水冲了。

网上介绍:“杨泗庙建在南门东下溇水边。前面一道屏墙,墙左右为东西两个山门,门内东供泥塑金身,千里眼,他一手遮在眉眼上作远望状,西边为顺风耳、右手举在耳旁作远听音状,正殿供奉杨泗将军神像,他右手举月斧,作斩蛟龙之势。据说,杨泗菩萨是玉皇大帝的外甥,为了保一方清净,不让洪水成灾,命他专管江河中故意兴风作浪的恶蛟毒龙。”杨泗菩萨是专管恶蛟毒龙防止水患的,自己的庙却被洪水冲走了,真是有点滑稽可笑。中国人有钱不用来疏通河道建筑堤防植树造林保持水土,而是在江河边不知建了多少庙宇和宝塔,希望以此来镇压河妖水怪保一方平安,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虽说留下了不少文化古迹,却也是愚昧的见证。

我们走过摇摇晃晃的铁索桥来到北岸。岸边建有一座桥头亭,每人收过桥费一元。在桥头我们再打听杨泗庙、六耳溪、饶姓人家,几个老头指示了杨泗庙的方位,并告诉我们在西门有姓饶的,其实那就是我们昨天去过的地方西街组。他们都说没有六耳溪,只有柳阳溪,柳树的柳,太阳的阳,离这儿有六十来里水路,得坐船去。

我们走下桥头,还真看见了一座城门,这就是南门,只不过不怎么高大壮观,石块做的,不象我们蒲圻的石城是用条石砌成的,高大壮观,漂亮威风。南门已是破烂不堪,没有了城楼,无人整修。明朝洪武年间在此设九溪卫并建城,就是九溪卫古城,有四座城门,分东南西北。贺龙元帅的先祖贺贵就葬在九溪城。

虽说杨泗庙不存在了,我们还得去看一看。我们沿向西的方向向溇水河下游寻去,在一位老者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杨泗庙遗址,别说庙,连砖头瓦渣也见不到了,只见一片桔园。我对着桔园拍了一张照离开了。

来到九溪城街上,我们再打听六耳溪,还是无人知道,云有柳阳溪、六家溪,都属于龙潭湾,就是没听说过六耳溪。街上见到“江垭镇九溪村卫生室”的招牌,与我们在秦坪见到的一样,样式、字体、颜色都一样。九溪城变成了九溪村,这就是人世沧桑。

我们再去西门,虽说昨天去过,我们还是不甘心,希望奇迹出现,特别是有武,一口咬定昨天我们见到的饶运良家族就是他们马口湾迁出来的后裔,并准备作动员工作,说服他们承认是从蒲圻来的。志卫对他的想法嗤之以鼻,我说他是想按着鸡婆孵儿。见到饶运良后,虽说有武的动员说服工作没作成,但从饶运良那儿得到九溪的有关信息。他说九溪有上九溪下九溪,内九溪外九溪。上下九溪好理解,是指九溪城上游有九条溪,下游也有九条溪。内外九溪不知是什么意思,问饶运良他也不知道。

后来回家后查资料得知九溪是因“八溪会索溪,故名。这九条溪为:淋溪、撒珠溪、输赢溪、倍子溪、人潮溪、南渡溪、柳杨溪、冷水溪、索溪,九条溪汇合于索溪,九溪因而得名。这九溪中与六耳溪音相近的数柳杨溪了。

我们出西街站在九溪桥上打商量,有武建议去上游找一下,问一下船老板,船老板经常跑那条水路,应该熟悉有一些什么溪。有道理,我立刻给司机打电话,要他把车开过来。我们顺河边的公路上行,不久见到巍峨的江垭水电站大坝,跨过娄水河上的一座桥,沿大坝旁的山坡公路,钻过一条弯曲的隧道,来到江垭水库库区。现是枯水季节,水库中水不多,码头几乎到了水库底了,泊了几艘小船。有武下去向船老板打听,我在上面向另一人打听。他说没听说过六耳溪,只有柳杨溪,五里溪,离这儿有五里路的意思。还说柳杨溪离这儿有五、六十里水路,租船去得二百多元,问我们去不去,他有一条船。原来他是一位船老板。还说柳杨溪现不属慈利县而划归桑植县了。问他柳杨溪有没有姓饶的,他不知道。我们三人碰了一下头,决定下山。

来到九溪桥我们再商量去不去下游寻找,他们三人都说不去了。到处碰壁使人灰心,是人之常情。我们驱车踏上归程,我在晚上十点过后到赤壁,晚饭也没吃。

六耳溪---我们心中永远的结!

 

20122月,我在复查外迁时,无意看到八修谱第十四卷皇华桥庄谱后面的《德周公葬湖南澧州慈利县九溪卫六耳溪山图》,图上所载五冢找到了四人。鼎善,字德周,葬九溪卫地名六耳溪稻场,盛昌,字见元,葬九溪卫骡子坪,还有日举、日言,就是光文没找到名字。

山图上标明了“饶宅”,在娄河的南岸,这应该就是当年他们的居所,现在是不是还住在那儿呢?只能说有可能。我们11月份去时,是在北岸找,杨四庙在娄河的北岸,与南岸的江垭镇隔河相望。我们曾在北岸驱车沿娄河向上,跨过娄河到了南岸,但没有继续向上,与饶宅失之交臂。饶宅可能离江垭水库不远,但不到跟前难以打听到,就如我们前一天在九溪卫西街打听杨泗庙,几乎到了跟前,还是没打听到,可能是我们运气不好,没碰到明白人,第二天重返江垭才找到杨泗庙。2012年下半年寺山华柏在QQ群打听六耳溪,听说六耳溪现在已经被江垭水库淹没了,原居民迁往何方不得而知。

六耳溪见山形图。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上图,上官人庄饶有武在龙王潭留影。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南门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2012-12-1补记:

我们走的S305,连过两座桥进入江垭镇。一座桥跨过溇水,一座跨过索水。今天再一次研究谱上的地图,与卫星图对比,怀疑六耳溪在索水东北岸。可能离两河交汇处不是很远,怀疑就在下图红圈中的黄色区域,甚至更靠近两河交汇处,说不定就在两河交汇的咀子上。

“饶宅”应该离现在的江垭镇不是很远。山图上的祖坟正在现在的江垭镇,当年建镇时可能毁了饶家的祖坟。按习惯安葬地一般来说离住宅不是很远,一般来说两三里,远不过上十里,几十里的极少见,除非是寻龙点穴葬阴地。古时候没有先进的交通运输工具,很难将沉重的棺木用人工抬到遥远的地方去安葬,一般是就近安葬。而点穴葬阴地葬的是骨灰,不怕山高路远。点穴葬阴地非普通人家所为,得有很不一般的财力。

饶宅若在索水畔,则可能仍有人在彼居住,因为索水并没有在江垭水库之内,不会被淹。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3--六耳溪--你在何方?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