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22--收族慈利行  

2012-07-20 07:36:20|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修随笔22--收族慈利行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自左至右:马口湾饶有武,饶志卫,饶升斌,饶传铣,上官人庄饶有武。
 

收族慈利行

20111112我与马口湾志卫、有武一行三人前往湖南省慈利县收族。

我谱载:“仁祖长子芳,芳三子琬,琬长子浩,浩子兹,兹子旋,旋子淮,淮子金,金子敏,敏长子功,功五子可俊,俊三子安庆,四子佳庆,五子云庆,迁湖南慈利县杨泗庙六耳溪陕西汉阴厅黄州府新州黄家湾。盛瑚携子日兴、日发、日望、日昌迁陕西兴安府汉阴厅八到河,盛杨携子日学、日先、日虎(孙声祥)迁湖南丰州慈利县杨泗庙六耳溪。九修记至名柳(子振分、振祥)、名欧(振抵,女一适贺)、名苏(子振祖、振元)、名腾(子振仓)、名蛟(子振伟、振罗)。13—25”就是说马口湾有两支迁到了慈利县杨泗庙六耳溪。马口湾楚照公要求去收族。

11号有能给我打电话,要我去慈利,我不愿去,他说从公安局搞了一辆车,并从公安局户籍网上查到了慈利饶姓的资料。我经不住劝说,答应了。

12号清早我去了马口湾,八点多钟车来了。我原来以为是公安局的警车,却是一辆黑色的现代轿车,司机姓彭,二十多岁。听说是马口湾的志婆弄来的,志婆在市缉毒大队当大队长。志卫带上第十五卷八修谱,还有九修谱和他们的十修草谱我们上路了。沙子岭高速路口却关闭了,一直等到十点过后才开放。

上了京珠高速公路不几分钟就进入湖南境地,在路中央的省际收费站交款5元。车子风驰电掣,两个小时到达长沙,在扬家冲路口交费70元下了京珠高速,转而上了长张高速公路沿西北方向向湘西驶去,在白箬镇下高速吃中饭,跑遍了小镇也找不到吃饭的地方,最后见到“逸轩山庄”的路牌,进去花了80元。我们说贵了,老板说吃一个盒饭得20元,不贵,在蒲圻大众餐馆每份6元的盒饭比这吃得要舒服得多。沿路见到的农舍是清一色的砖混结构的两层小楼,传统的湖南农舍几乎见不到了。传统的湖南农舍是正房一侧伸出一个锁匙头,成7字形,或在两头都伸出锁匙头,成冂形,我们叫做撮箕口。韶山毛主席故乡的房子就是这种格局,作为文物保留至今。

在车上我看了志卫他们在公安户籍网上查到的资料,只列出了七个派出所的名称,没有名字,更没具体的地址,这样的资料等于没有。

约在下午四点钟我们在热市出口下了高速公路,交费85元,进入小镇热市乡,“饶二汽车修配”的招牌映入了我的眼帘,我指给他们看,有武激动不已,要车子赶快开过去。老板不在家,问老板娘,确定姓饶不错,老板叫饶建国,看上去不是派号,问老板娘建国是什么字派的,她不知道,问她手上抱的孩子是什么辈份的也不知道,再问她公公的名字,她一时答不上来,旁边的人帮她回答叫饶雨林,问这是不是派号也不知道。这是一个糊涂女人,看来要在她这儿问出什么名堂是不可能的。我只得问她老家是什么地方,回答说是章善,离这儿有十几二十里,有村级公路到达,那儿有十几家姓饶的。旁边的人详细说了去的路线。我们直奔章善。

路边房子里有两桌麻将,正好有一位姓饶的,他说出了他们的几个字派,与我们不同。问他们有没有家谱,答有。他坐上了我们的车子一起去找管谱的人,他背着药箱,原来是一位乡村医生。来到一个村庄,正好碰到了要找的人饶甲明。医生用处方签写下了他们的字派“廷仕富景任,四弟甲南湘”给我。后来看到了他们的家谱。因为不是我们的同宗,没有细看他们的家谱验证有没有写错。我只是细看了他们的世系,既不是三沙也不是元亮系的。

我问周围有没有与他们不同宗的,饶甲明先生告诉我们,在零溪乡有,是什么字派他也不知道。既然与他们不同宗,就有与我们同宗的可能性。问清了去零溪乡的路线后,我们握手告别再向零溪。看到路边的招牌,知道这儿是湖南省桃源县热市乡章善村。我和志卫坐在后座,有武坐副驾驶座,手里拿着一本地图。原来我们下高速下迟了,应该在慈利东或慈利西下高速的。

来到零溪乡天已经黑了,我们找了一个小餐馆吃晚饭,一个羊肉火锅80元,我手快牙利,吃了两三块羊肉就再也见不到羊肉的踪影了,两盘小菜,共一百元。还有不要钱的四个小碟子,干辣子、酸菜、腌罗卜等,我们试也没试,原样收回。吃过饭后我与有武去找旅社,旅社倒是很便宜,每人15元,条件就不必说了,我们出门在外也顾不得那些了,要老板把房间给我们留下。

吃饭时我们就向老板娘打听姓饶的,老板娘告诉我们镇上有一个海波超市老板就是姓饶。她说等她老公回家后带我们去海波超市。定好旅社后她老公还没回家,我们三人就顺着她指引的方向自己去找了。虽说是一个乡镇却不小,我们走了一两里路才找到海波超市。自我介绍后店主饶海波立即给我们敬烟,写出了他们字派的几个字,与我们不同。他带我们去找另外一个比较熟悉家族情况的饶传铣。饶传铣约四十来岁,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父亲年近八旬,已经睡了,见我们来了起床与我们说话,他母亲给我们烧水泡茶,并给我们拿桔子吃。他家门口当街堆了一堆桔子,晚上也不收,真是夜不闲户。传铣说那桔子不好吃,要他母亲去屋后的桔园摘新鲜的桔子。老母亲背上背篓打着手电与孙女饶平一起去了。传铣给我们写下了他们的字派:“寿世传家永,万邦定国昌”。传铣的女儿饶平,派名饶家银,上初二,很明事理,能说会道,对我们如见家人,追着与我说话,没有半点默生感。传铣的老母亲对我们也异常亲切,话语多,虽说很难听明白,但从中可以感受到浓厚的亲情与真情。真是“一笔难写一个饶字”!

传铣反复问我们吃没吃饭,要给我们弄饭吃,还问我们在哪儿睡。我们说已经吃过了,在旅馆睡。他埋怨我们不该在外面吃饭,也不应该在旅馆睡。我说在旅馆还没交钱,只是定下了。他说那就不用去旅馆了,就在他家睡。我考虑到在他家睡可以节省开支,就答应了。他家虽说房子不是很好,却干干净净,比旅馆要强百倍。饶传铣家在湖南省慈利县零溪镇墨园村文家七组。

第二天我们邀请传铣与我们一起去找他熟悉的饶姓人家。我们先来到慈利县零溪镇二斗岗村黄泥岗饶传铣的本家饶传贤家。饶传贤约七十来岁,拿出了他伯父饶世铭字自正者手书的家史手写本。知道他们这一支自江西临江府清江县松湖迁慈利已二百余年了,云字派是从江西查看谱书抄录而来。我将手抄本拍照,准备回去后打出来发在网上,以免失传。此支既不是三沙也不是元亮。

二斗岗虽说只是一个村,却比较繁华,有几条街道,并有班车通二斗岗。虽与现代都市不可比拟,也算是乡村圣地。今天正逢二斗岗赶集,街道两边摆满了农副产品。原来这儿也有赶集的习惯。街面上谈不上人头攒攒摩肩接踵,车子通过街道却不容易。

离开二斗岗后我们去了零阳镇南洋村饶升斌家。原属蒋家坪乡。饶升斌七十来岁,身材高大,身板硬朗,思维清晰,果断利索。飞行员出身,科级退休干部,文化人。三层小楼,客厅中挂了不少他写的条幅,房中两张桌子拼成的大书桌,铺有毡毯,墨迹斑斑,是老先生写字留下的痕迹。夫人是退休医生,贤淑温和,言谈举止得体不同凡人。儿女优秀,事业有成。

经询问他们不是我们的同宗。饶升斌先生拿出他们前几年修的家谱,他们的字派是“维国先大学,承家升以卓,余伦悦习敦,继述元良觉”,续派“祖德宏恩硕,英才荟萃博。真善美有恒,中天承康乐”。前几年修谱升斌先生为主修,饶以松为主编。他们既不是三沙也不是元亮。

我向他打听附近的饶姓,升斌先生立刻打电话询问他熟悉的宗亲,结果都与我们需要的不相干,字派不对迁出地也不对。问他杨泗庙六耳溪,他也不知道,他打电话问参与过编纂县志的人也不知道,他还拿出一本慈利县的地名志也没找到。他最后向我们提供信息,在江垭镇九溪城西街有一支是从江西来的,但不知字派。我们只得顺藤摸瓜,谢绝他的留饭,马不停蹄再向江垭镇进发。

双修随笔22--收族慈利行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2--收族慈利行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22--收族慈利行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