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8--巫山邦元来蒲  

2012-07-19 09:38:25|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6-13巫山邦元来蒲

双修随笔8--巫山邦元来蒲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11号下午上官仁庄松林来电话告诉我,巫山县官渡镇的饶邦元已来官仁庄,住在下官仁庄邦金叔家中,并说他明天去马口湾。接电话后我通知了志华,给义爹打电话打了半天也没人接,到晚上我只得给宏爹打电话,要他明天去马口湾时约义爹。

饶邦元一支是由茶庵岭官仁庄罗家坡迁至巫山县三堰坝的。他在2003年曾三次来到蒲圻,历尽艰辛,才找到了祖籍地。他们虽说有六修谱,但无论是哪一修的谱,对外迁者均无详细记载,一般只记载了迁到何地,但没有记载是从什么地方迁出的,要想用家谱来寻根问祖是很难的。他是根据迁巫山始祖的墓碑上的碑文找到蒲圻来的。始祖墓碑上记载是从“湖北省武昌府蒲圻县**乡呈阳里官仁庄”迁来的,这个记载是很详细的。“呈阳里”就是茶庵岭,因为没有文化,口耳相传,加上方言的原因,在三堰坝当地茶庵岭的发音是呈阳里,所以刻墓碑时把茶庵岭写成了呈阳里。他到处打听,没人知道呈阳里这个地名,当然要是问到了茶庵岭那就很容易得知官仁庄了,茶庵岭的人虽说不知道呈阳里但知道官仁庄,官仁庄是一个大庄,离茶庵岭又很近,老住户没人不知道的,但不会出名到全市人都知道。最后到马口湾问到饶楚德,德公告诉他是茶庵岭,他才找到。只有家谱没有碑文他是无法找到祖籍地的,他是凭祖墓碑文上的记载找回来的。好多外迁者手上有家谱,但并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迁去的,因为主持修谱的都是本土人,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为了便于以后收族,记载了迁入地,而没有详细记载迁出地。对于外迁者来说,他住在迁入地,迁入地对于他来说是熟悉的,并不是很重要,要寻根问祖重要的是从什么地方迁来的,而谱上没有详细的记载,因此就是有谱也不容易找到老家。如安徽的饶方权父亲和母亲都上了八修谱,八修时他们应该有二十来岁,而且他们有八修谱,并且还保存了八修时老家写给他们的联络信,但不知是从什么地方迁去的。他父亲80岁了,非常希望找到祖籍地,在告别人世前能回老家看看,因此要方权全国各地四处打听,历经几年都没有找到,幸亏经监利的饶伏雏介绍,找到我才帮他找到蒲圻。这样的谱没有“便于外迁者寻根问祖”这一基本功能。所以我多次反复强调本次修谱外迁者一定要详细记载何时何因,从何地迁往何地。记载了从何地迁出的,便于以后外迁者寻根问祖;记载了迁至何地,便于以后修谱时外出收族;记载了何时何因可以知道人口迁动的原因,反映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状况。今天晚上我和**睡在一间房里,临睡前我又强调这个观点,结果与**又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他认为没必要记得那样详细,不然会增加谱的页数。真不知记载从何地何时何因迁何地需要多大的篇幅,会增加多少页面。他文化素质低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没有见识,没有头脑,毫无思维能力,没有分辨判断能力,想以与别人争论来掩盖自己的一无所知,岂知越争越显露了自己的无知。我每次与他争论时,他提出的可笑的反对理由,对于具有一般智力水平的人来说都是不屑一辩的。从他身上能很容易找到九修谱为什么会搞得那样糟的原因。九修没有他很难搞成,九修没有他也不会搞得那样糟。饱经沧桑、经历坎坷、深谙中庸、老实巴交,可怜的蒲爹哪儿能与他们抗衡!参加修谱的几乎都是文盲或半文盲,只是热情异常的高,毫无知识见识可言,少数几个略有知识的人夹在其中,力量对比悬殊,势单力薄,根本成不了气候,不堪一击。他们说竖版不能改为横版就不改横版,无奈只得将想改横版的意思让邦国写入谱牒文献,让后人知道他的苦衷。蒲爹在九修前期创作了蒲圻饶氏派语20派,“后继增明哲,荣繁螽斯衍,锐取竟辉煌,兴威永无缰”。这20派刊在邦仁版的九修谱上,但后来没要了。蒲爹辛苦作出来的派语,不管作得好与不好,不让刊在谱上,他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他提出用横版没实现,创作的字派没有用,可见蒲爹在续修班子是没有地位的,九修是由文盲把持的,把他写在督修之列只不过是想借他这块招牌而已。

晚上我们在客厅里闲聊,有*说我们的字派中的“世祚自隆昌”中的祚字有人不会读,读成了“作”,这是不对的,应该读“助”。我说这两种读法都是对的,读“作”是普通话,Zuo四声,读“助”是方言。这个字并不是多音字,读法不同是方言与普通话的不同。他说不行,只能读助,不能读作。我说吃饭的吃普通话读“赤”,土话读“恰”,照你说来读“赤饭”读错了,只能读“恰饭”?他说那不同,我问他有什么不同,他说就是不同。为这个字的读音跟他争论了好一阵,我觉得与他争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放弃了争论才作罢,不然可以争论一个晚上。这人不是没文化的问题,是愚蠢。看来有能真的想冒充一个文化人。

我在凤凰山中学住的房子因为建造质量差,地基不扎实,墙上裂隙很多,长的缝隙从屋顶到墙根,大的缝隙可以伸入手指头,严重威胁住户的安全,因此申请政府拨款维修。前几天教育局派来一个副局长现场考察。这位副局长看过后说,形成这些缝隙的原因是因为装修时墙上刮了钙粉所致,陪同考察的学校领导连连点头称是。墙上刮钙粉能刮出裂缝来吗?三岁小儿都不会作出这样的判断,不知这位副局长长脑壳还是没长脑壳,是人脑壳还是猪脑壳?如果是人脑壳绝不会放出“装修时墙上刮了钙粉使墙裂缝”的狗屁!1998年进行“三制改革”,教育组长在教师大会上说:“什么是改革?改革就是剐你的肉补我的疮。”这位领导对改革的解释使全体老师大跌眼镜。真不知我们的干部为什么都是一些吃人饭拉狗屎的东西,难道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当干部吗?这些低智商者当着领导,人五人六,指手划脚,这就是中国特色。有*曾当过合作社主任,一次我摇着头问他:“连帐都不会算,你当年是怎样当的合作社主任啊?”有*的特长是热情高涨干劲十足,一天可以跑好几个地方联络人。但他不甘心只当一个跑腿的角色,妄图通过对修谱作法的干预来显示自己不只是一个跑腿的角,自己是有能力修谱的。还有一个与他差不多的角色,在与我抬杠时被我狠狠地鄙视过一次后,自知不是个儿,知难而退,偃旗息鼓。但**就如拱槽的猪,被我不知敲打过多少次,每次抬杠时都被我驳斥得哑口无言,但还是记吃不记打,本性难改。为了保证谱牒的质量,原则性的问题我必须坚持,不得不与他们进行坚决的争斗。例如他说打出草谱不校对直接印刷,我会同意吗?如这样的原则性的问题我不可能不坚持。才两个月,我真的觉得好累,我真不敢说我一定能坚持下去。

双修未启动之前,在2010年元旦我就给饶邦元发过一封信,但未见回音。他当年留下的电话号码早已打不通了,但这次义爹和梓爹还是不甘心,用打不通的电话号码不厌其烦的反复打,当然还是打不通。没有办法我只好在西南QQ群里向人打听,看到名字上有楚、邦、有、志的就问,边动员他们归宗,边打听饶邦元。后来问到饶志念,正好是巫山官渡镇的,但他不认识饶邦元,向他打听三堰坝,他知道,说是他们的老家,小时候曾随他父亲去那里祭过祖,离官渡镇还很远,他又不在家,无法去三堰坝。他家正在盖房子,他说等房子盖得差不多了让他父亲去打听。再问到饶有华,正好是饶邦元的侄子,从他那儿得知,饶邦元有五兄弟,饶邦亲、饶邦林、饶邦元、饶林、饶红,饶邦元没住三堰坝,住在官渡镇老街上。他还告诉我,邦元的儿子叫饶涛,并告诉我饶涛的电话号码。我随即打通了饶涛的电话,饶涛是一个很明白的人,我一说他就知道了,他说让他父亲晚上给我打电话。与他通话不到一分钟。晚上我开着手机,等着邦元的电话。约9点钟他来电话了,他早就预计我找他的目的,说起来没完没了,语速快,中气足,连贯流畅,你想插话都不容易插上。他介绍他这几年跑过的一些地方及该地宗亲的情况。说了十来分钟,长途电话话费了得,我打断了他的话,向他简单介绍蒲圻双修的情况,要求他联络巫山宗亲,他爽快答应了,并说下月来蒲圻。

128点就到了马口湾,梓爹已经等在那里了。不一会儿官仁庄松林、有东陪同邦元也到了。饶邦元瘦高挺拔的个子,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牛仔裤,白运动鞋,蓝条T恤,时尚而精神,看不出已有67岁的年纪。通过与他交谈,知道他近几年为了联络蒲圻饶氏宗亲,跑过重庆和湖北的八个县,以后还准备去陕西和云南。当我谈到奉节县饶家坝的饶邦田时,他说去过他那里,并说邦田公的儿子很老实,在村里当会计。经奉节的饶海军介绍,我与邦田公的儿子有凰QQ聊过,的确是真,可见他没说假话,的确到过很多地方。我了解到的重庆宗亲的情况,他几乎都知道,但他知道的情况我大部分都不知道。

邦元公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头脑清醒,记忆力强,有较高的文化素养,活动能力特别强,极热心家族事务。在他访族的过程中,带着他自己撰写的材料,四处散发,帮助好多宗亲弄清了祖籍地是蒲圻,并对传错了的字派进行修正,他为蒲圻饶氏的传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吃过午饭后,我们带他去了胡家塘,瞻仰千二公墓,邦元公在坟前磕了三个头。

双修随笔8--巫山邦元来蒲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上图中间是邦元公,左提红袋者为马口湾志华,右为罗家坡有东。

下图:从左至右为楚义(黑衣)、名宏、声梓、邦元、松林、志华、有东。

双修随笔8--巫山邦元来蒲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晚上我们讨论了双修的一些具体问题。第二上午我去赵李桥镇为他复印了双修的宣传材料,包括《致外迁的蒲圻饶氏后裔》、《“双修”告族人书》、《关于“双修”的初步意见》、《蒲圻饶氏十修宗谱草谱样式》、《蒲圻饶氏派语及解释》及各种表格,还有一、二修序言,装订了十份,给他带去散发。

下图为千二公墓前合影,从左至右为松林、邦元、有武、名宏、有东。

双修随笔8--巫山邦元来蒲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8--巫山邦元来蒲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上图从左至右:松林、邦元、楚义、名宏、有东。3784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