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6--嘉鱼  

2012-07-19 08:46:22|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5-13嘉鱼

双修随笔6--嘉鱼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我们睡在国平的小诊所的楼上,宏公与义公两人睡大铺,我睡小铺。点了一圈蚊香,睡得很安稳。一觉醒来,打开手机一看三点过了,宏爹问我几点钟了,原来他也醒了。我们俩说着话,把义爹说醒了。我对义爹治肝癌的过程感兴趣,就向他询问,平常没有机会,今天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下面是记录他的讲述。

义爹是2009年下半年发现肝癌的,子女们给他去好几个地方买过药,都没什么效。其中花钱最多的是山东,花了两千多元,一蛇皮袋子,我去他家时他给我看过。吃过后不但没效而是越吃病越重,就没吃了。主要症状是肝区痛疼,不想吃饭,无力。后来志华给他一个方子,四味药,车前草、夏枯草、灯芯草、白花蛇舌草,当茶喝。喝四五天后见效了,症状缓解,肝区不痛了,想吃饭了,也有力气了。接着喝了两个多月。后来再加蒲公英、马齿汗、黄柏、苦参,还是当茶喝,又喝了两个多月,前后喝了约五个月。后来喝两个多月没什么大的不同。志华再给了三付药,说是圆功的药,意思是巩固疗效。吃完后做B超,肿块由0.6扩大到0.8,但人明显好了,能做体力劳动了,一百多斤的担子从山下能挑到山上。后来志华再给七付药,说是排毒。吃过一付后每天拉稀几十次,志华要他把其中的大黄去掉,把七付药吃完。不要大黄每天还是要拉好几次。一直拉了半年,这期间去医院治过拉稀,吃药打针还是拉,医生说是癌细胞转移到肠道里了,无药可治了,干脆不治了,让它拉。没吃这七付泄药前能做事,吃过泄药后走路都走不动了,家里已在准备后事,志华对此也是无计可施。到2010年冬听别人说千年老鼠屎能治肝癌,于是开始吃千年老鼠屎,吃了个把星期不拉了,坚持吃了四十多天,去医院做B超,肿块竟然缩小了,接着又吃了一个多月。现在能吃能睡,没什么不好的感觉,整天和我们到处跑,不说的话谁也看不出他是一个肝癌病人。

340起床了,睡在床上不舒服。五点天已亮了,我把他们叫了起来,到启林公家里洗漱。启林公的老伴已吃过早饭,拿着镰刀准备出门,说是去给别人割油菜,每天可以赚六七十元工钱。启林公招呼我们吃早饭。吃过早饭已六点了,我们动身走江堤步行去胡范渡口过江。启林公把我们送了很远,不让他送他要送,忙人送闲人,我们坚决不让他送他才转去。

江堤上是宽阔而平坦的水泥路面,没什么行人,也没什么车辆,因为车辆不允许上江堤,江堤上的水泥路是防汛专用道路,能上江堤的地方都修了卡子,只有小型车辆能上江堤。江风悠悠,气温宜人,约行50分钟我们来到了渡口,登上了轮渡,来到江南赤壁镇。在赤壁镇花15元租了一个麻木,向东去陆水河渡口,过河去嘉鱼县。因为路线不熟,只能让他宰了。渡口有一艘大一点的轮渡,能载两辆汽车,还有一只小划子,能载三五个人,艄公是一位摩登女郎。每人二元过渡费。渡口已修了一座大桥,建成后渡船就结束了历史使命。

过河后我们踏上了嘉鱼的地面,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仙人坡,据义爹说在仙人坡能看到陆溪口,这说明仙人坡在离陆溪口不远的地方。陆溪口是陆水河的入江口。沿途问仙人坡没人知道,我决定先去陆溪口,到陆溪口再打听仙人坡,既然站在仙人坡能看到陆溪口,那么在陆溪口打听仙人坡肯定有人知道。

渡口不远有人在修连接大桥的公路,根据做工的人的指点,我们走上了一条去陆溪口的山间小路。开始还有路,走到后来几乎不成为路了。现在交通工具多了,农村几乎家家都有三轮车或摩托车,步行的人很少,小路走的人少了,所以路两边的柴草把路塞上了。我们只得分开路两边的柴草,披荆斩棘前行。山上的水竹已经成林,看到粗大的水竹,我们都羡慕不已,为什么这么好的水竹笋没人抽呢?三人正说笑着,一只野兔从我脚下窜过,把我吓了一跳,等我反应过来,早已不见踪影。

好不容易走出布满荆棘的小路,来到一个村庄,向人打听去仙人坡的路,还是没人知道仙人坡。有一位妇女指着在田里做事的中年男人说,那是一个明白人,你们去问他。果然是一个明白人,他说:仙人坡就是饶家坡,一般人只知道饶家坡,不知道仙人坡,你要是问仙人坡就很少有人知道了。他还说仙人坡有一个饶有钱,名有钱实有钱,名实相符,他有一个儿子去了美国。接着他告诉我们要先去陆溪口,再从陆溪口去仙人坡。终于有了确切的信息。那一位指点我们的妇人也是一位明白人,糊涂人无法判断别人明白不明白,就如愚蠢人不能判断别人聪明不聪明一样。其实我们当时过了陆水河后要是沿河堤往下游走就能很快到达陆溪口,少走不少弯路。

来到陆溪口,租了一个麻木,要10元。开麻木的人赌咒发誓,没有多要一分钱,并说不找到人不给钱。考虑到今天上午我们已经步行了约30里,我倒不感到累,一年多步行练就的功夫在今天得到了实用,只怕两位老人受不了,特别是义爹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肝癌病人,虽说吃千年老鼠屎使肿块缩小了,但毕竟还是一个病人,因此不管贵不贵都要坐车。

半路上又上来一个妇女,我向她打听饶有钱,她说饶有钱的房子做在桥上,仙人坡的老房子拆了。再问她桥上离仙人坡多远,她说只有几步路。

麻木司机停车问路,路人告诉他有钱在桥上不在仙人坡,司机马上要我们加钱,我们说到了仙人坡再说。车上的妇人刚说桥上离仙人坡没几步路,现在又改变了说法,说还有蛮远,得15元。真不知道人怎么会这样?难道到桥上就比到仙人坡远了一半。用柏杨的话说是“丑陋的中国人”!

我们在仙人坡下了车,既然叫坡,就是在山上,离陆溪镇约有十多里,根本就不可能看到陆溪镇。在路边一栋房子里见到一个年青漂亮的小伙子,名叫饶志斌,刚结婚不久。他父亲名饶有平,不在家。我说我们是从蒲圻来的,来修谱的。他问我们修谱是干什么?他才二十多岁,没经历过修谱,不知道修谱是干什么不足为奇。年青人虽说不知修谱是干什么,但还是将我们让到屋里坐,给我们倒水。志斌告诉我们,这里是嘉鱼县陆溪镇铜山村五组,饶家坡,并说原来仙人坡那边的房子都拆完了,已经没人家了。看来谱上的庄名要改为“饶家坡”了,不然以后收族的问不到。他还告诉我们,这里原来是虎山乡,现在与陆溪镇合并了,所以现在是陆溪镇了。我们问到饶有钱,他说他好几年就没在家住了,去了广州他儿子那儿。幸好我们没去桥上。我再问桥上有多远,他说过他门前的岭就是,没几步路,与妇人开始说的是一样。我再问他桥上是不是有河有桥,他说没有河也没有桥,只是地名叫桥上。坐了一会儿我们出来了,出门碰到一位中年人,约30多岁,名叫饶有银,高高的个子,挺拔而健壮,说话果断干脆,很明事理。他家也住在正路边。他把我们让到他屋里坐,给我们推荐了两个人,一个是饶邦凯,近60岁,邓家嘴的组长,另一个饶楚云,70多岁,住陆溪镇十字街附近,门上有一块招牌“平新皮鞋厂”,这人有文化,热心佛教,是退休干部,既有时间又有退休工资,是最佳人选。我们决定去找他试试。有银随即打电话叫来一个麻木,要他送我们到楚云爹家,并告诉我们给他5元钱。

来到饶楚云家,他家正在吃饭,听说我们是从蒲圻来的,马上要我们一起吃饭。他有四个儿子一个姑娘,今天一个儿子和姑娘正好回家在家吃饭,一家人都很客气。楚云爹76岁,退休前在机电厂工作,身体很好,也很健谈,如有银所说,是一个较有文化的人,谈吐与一般人不同。我们请他负责仙人坡的工作,他没推辞。交给他相关的文件和表格,大略谈了一下作法,我们就离开了,乘返回赤壁的班车。

陆溪镇到赤壁10元钱车票。进陆溪镇的路上修了一座漂亮的牌楼,上书“湖北黄金第一镇”,有银说邦凯所在的组邓家嘴就是金矿所在地,后来我又问过楚云爹,他也说那里开金矿开了好多年了。如果我们以后要到饶家坡去,不必进陆溪镇,不到牌楼就下车,路左有一条小公路进铜山村。

车经过牌楼在平原上行驶,不久就进入山区,在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上缓缓行驶。路面极差,车子象摇篮一般摇摇晃晃。路两边多是石山。车子有时行走于幽深的山谷,两边怪石嶙峋,遮阴蔽日;有时行走在高高的山脊,两边百丈悬崖,一览众山小。路边与石有关的企业不少,只见一座高大的石山已被打掉了一半,高高的石壁耸入云霄,石子、石屑等建筑材料堆如小山,加工石料的机器轰轰隆隆,生产场地灰尘茫茫,烟雾弥漫。还见一个石材加工厂,加工好的石材也是堆积如山,各种大型石材加工机器不知为何置于露天之中。路边的房子多为石大门框,即使是新建的房子也是。老房子下面有一米甚至两米高的石墙,规则石块砌成的石墙。这可能是为了充分利用本地资源,完全符合建筑材料就地取材的原则。

路上经常有满载石子、钙粉等建材的大卡车,小则十几吨,大则几十吨,这些大家伙轧来碾去,路面哪有不坏的。

在路边看到一块招牌:“嘉鱼县舒桥镇舒桥村”,没看清楚,不知是官桥还是舒桥。

班车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终于走上了赤壁至嘉鱼的公路,车速提高了好几倍,不一会儿就到了赤壁。我们满载着外迁宗亲的深情,结束了两天跋山涉水的收族行程。3538

双修随笔6--嘉鱼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6--嘉鱼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6--嘉鱼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6--嘉鱼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上图就是千年老鼠屎的叶子。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