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18--秦坪  

2012-07-19 19:38:33|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修随笔18--秦坪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2011-10-11秦坪

晚上仍然睡得很深沉,一觉醒来天已亮,洗漱后上街找车。

到各乡镇是不是有班车,我们没去打听,有和说当年没有,只有私人的面的,一天两趟。即使有班车,也问不出什么名堂,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准确的地名,所以我们来到跑乡镇的面包车集中的地方打听。据有和说,他知道的地方是什么峰镇,好象是巨峰镇。我说竹溪有丰溪镇、中峰镇,他说是中峰镇,并说与打蓝球的中锋相同,好记忆。一打听,中峰镇离县城不远,与有和说的方向相反,路途不同,这些都不对。有和说的特征是有河,河里有人打沙,并且有一座水电站,很高的坝,有一个名叫饶有前的。竹溪是山区,有河有山,河里有人打沙,都不是特殊性标记,是共性,到处可见,别人无法根据他说的来判断是什么地方。竹溪是水电大县,到处都是水电站,也无法根据水电站来判断。饶有前不知是否有其人,就是有也可能不至于全县人都知道。事至如此,我只得改变方式,问面的司机,哪儿有姓饶的?只要能找到姓饶的就好办了,即使不是我们的同宗也应该知道一些其他饶姓的情况,管你是中锋还是后卫,有钱没钱!有一个面的司机说汇湾乡小河村有姓饶的。我问他有几家?他说至少有三五家。我问他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叫饶有前的?他说不上名字,也不知道有没有饶有前。他是一个实在人,后来知道他叫唐进松。他打电话问别人有没有饶有前,别人也不知道。后来汇湾另一个面的司机,告诉我们说小河有一个饶邦怀,还有饶邦什么。饶有前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总之有姓饶的。听他这样说,我们觉得可以去汇湾,不管有多少,有邦字辈的,应该是同宗,可以顺藤摸瓜。我再向唐师傅说,去汇湾的车钱是小事,不能耽误我们的时间。意思是他不能为了赚我们几个车费而骗我们去。他说到了小河后,带我们去找姓饶的,找到了后给车钱,找不到不给车钱。听他这样说我们才放心上了他的车。

客没满,面的去街上绕了一圈,终于绕上了一个坐在我身边,一位四十来岁的妇女,身材高挑匀称,穿戴整齐时尚,声音银铃儿似的,清脆圆润而不失温柔,儿化音特别好听,笑容可掬,满面春风。有这样一位旅伴坐在身边真是旅途嫌短。车上的乘客除了我们两个外他们都相熟,一路上叽叽喳喳很热闹。去小河村的公路路况更差,后来知道他为了方便几个乘客而选择了走小道。几乎没有平路、直路,除了上坡就是下坡,除了弯道还是弯道。司机一路上鸣着喇叭,因为弯多且急,加上大雾弥漫,不是常跑这条路的司机恐怕没胆子一试身手了!坐在车上上下左右晃荡,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甚至觉得很好,因为这比我平常走路锻炼效果更好,全身运动一举两得,既坐了车又锻炼了身体。

几个小时后车到小河,后来知道小河是一条河的名称,现在在河上筑坝发电,水库可见的长度有好几里,河上的一座桥名大桥。车子在桥边停了下来,司机说山坡上有几家姓饶的,要我们下去找。见一屋中有人在做饭,有和进去打听,那人连连摇手用浓重的鼻音说“听不懂”,又到一户人家,两夫妻正在吃饭,男的声音不知是从鼻孔里挤出来的还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只听见咕噜咕噜一片响,根本无法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再到一户人家,门口站着一个小伙子,穿着新西服,他说这房子是饶有德的,但饶有德全家都在北京打工,家里没人,房子租给他住。他告诉我们隔壁一家叫饶有恒。我们去敲门没人应,门上没上锁,应该是临时外出了。门牌号是“汇湾乡小河口村九组5号”。小伙子告诉我们还有一家叫饶有强,我们按他指示的方向,来到饶有强家。饶有强的儿媳妇在家,我们自我介绍后,她倒水敬烟,告诉我们她公公叫饶有强,在外打工,婆婆在家是一个残疾人,丈夫饶志诚也在外打工,两个儿子饶松、饶威上学去了。她知道他儿子是遵字辈的,但没有取派名,虽说是一个妇道人家,算是很明事理的,不是每一个女人能知道儿子的辈份。家里没有主事的人,我们没和她多说,只是问她附近还有没有姓饶的,她告诉我们山那边的清坪还有不少姓饶的,听她的发音我们以为是清坪,后来知道是秦坪。按照她指示的方向我们上路了。下雨了,我们在桥边的小卖部买了两把伞,每把12元,我们赤壁12元可以买两把。

翻过一座山后,只见山下有一大堆房子,见路标知道是汇湾乡政府所在地。路上我们见人就问秦坪在哪儿,有多远。当我们问到一位中年人时,他并不回答我们,而是笑咪咪地问我们为什么不乘车?这人太关心我们了!有人回答说有七八里,有人说有二十多里,有人说有十多里,取其中位数,应该有十多里。一位妇女告诉我们,当走到一座桥时,不要过桥,沿桥边右手的路进秦坪。这位妇女给我们提供了最有价值的信息。这说明明事理者不分男女,糊涂的男人根本比不了精明的女人。

绵延青山起伏,山腰云雾辽绕,山涧流水淙淙,简直就是人在画中走,画在山中飘!我们真正见识了十万大山的雄姿与秀美。

走到一处地方,路边有小卖部,肚皮已经贴在背脊骨上了,我们买了几个面包充饥。要是在家里我是不可能一人吃两个面包的,无论如何要留给孙子吃,我最多只能吃他掉在地下的渣子。吃西瓜时我吃他吃过的皮,吃苹果我吃他吃过的核,小孩吃东西吃不干净,上面总会剩下一些。宸子吃零食时总会分给我吃,越是这样我越是要留给他吃。

店门外坐着一排人,我选择了一位穿着算是整齐的中年男人打听秦坪,心想此人应该比较明事理,但他没回答我,而是很警惕很认真地反问我去秦坪干什么?再问秦坪他还是反问我们去干什么。似乎我们是正在疲于奔命的逃犯,而他是一位忠于职守正在蹲点守候的便衣刑侦警察,就如蛰伏在穴道草从中的一只猎犬,见到猎物后显示出无比的兴奋。我当然不会回答他,只是摇着脑袋对他的反问表示不解,对他的愚蠢表示叹息。过一会儿他可能觉得不好意思,回答我们说不远,还有十多里。前面有人说十多里,走了十来里还有十多里,不知道他们的里程概念为什么如此不一致。管它多少里,只要方向没错,我们只得往前走。后来知道这个地方名“火烧坪”。

不远果然见到一座桥,我们拐向右边的路,向人打听,再一次确定了秦坪的方位没错。已经走过的都是水泥路,现在是土路,虽说不是小路,却泥泞不堪,路上有车轮压出的两条车痕,路中间和路两边杂草丛生,挂满了水珠。我们只能选择没泥水的地方走,速度大大降低了。不一会儿我的胶鞋和裤腿全湿了,鞋子中进了水,一踩吱吱直响,好在天气不是很冷,湿了并没有多大关系,只是见得很狼狈。

艰难行进约有十来里,下午两点多钟终于来到秦坪!只见村前一条大水渠,渠水清澈,流量很大,流速较急。几经打听来到一栋新建的两层小楼前,门前挂着一块招牌,上书“汇湾乡秦坪村卫生室”。一位老人正在门前的台阶上弄花生,有和问他是不是姓饶,他答应是。我们说我们是从蒲圻来的,也姓饶,并拿出身份证给他看。老人看后非常高兴,说“我们是从蒲圻迁来的,正约了一些人准备回蒲圻老家看看,没想到你们正好来了!”我们听后更是高兴,找到人了,找对人了,几天来的辛苦没白费!几天来的疲惫一扫而光!

老人名叫饶有新,71岁,老高中毕业生,自学成材的乡间医生,助理医师技术职称。儿子饶志斌,卫校毕业,已取得助理医师技术职称,现在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在秦坪村卫生室行医,父亲给他打下手。孙子饶遵8岁。儿媳在上海打工,老伴儿进城办事,只有祖孙三人在家。一楼的左边房是诊断室,中间的堂屋是治疗室,有不少人在打点滴,右边的房子是药房,中西药都有。

询问后得知他们的字派与我们完全一样,是同宗没错。我问他们的始迁祖是谁,有新哥说是盛顺,我拿出来前准备好的资料《蒲圻饶氏外迁陨阳府(现十堰市)资料》,不到一分钟就找到了盛顺。我谱载“礼祖三子曙,曙三子理,理次子隆,隆长子泳,泳长子池,池长子文,文子时,时子凤,凤六子宏伦,由太公堂迁竹鸡县、巴东县、恩施县。盛顺携子日万、日有、日发等迁郧阳府竹溪县厥山太平关;盛祥迁施南府建始县黄年溪”。九修记至楚字辈,18人,清朝生。我问他是不是有一个太平关,他说有,再问他是不是有一座厥山,他说也有。并告诉我,太平关就在厥山,离这儿还有三十多里,他们就是从那儿迁到这儿的。原来第十八世盛顺公从羊楼洞太公堂携子迁入竹溪县厥山太平关,后来22世振武公携家迁至小河,土改时其后代打成地主,土地房屋充公,支下十八人从小河迁至秦坪,挤住在山上搭的一座茅棚中。现盛顺公后裔聚居于太平关和秦坪两地。他们现属竹溪县汇湾乡秦坪村二组。小河的几家人属于秦坪支下的。秦坪在解放前有他们家的庄田,能收80担租子。这有可能是他们解放后迁到秦坪的原因。

他们现在正在作村卫生室达标验收的准备,硬件软件都要达标,这栋新房子就是为了硬件达标在今年赶修起来的。志斌请来了朋友的妻子为他向电脑中输入资料,我们来后,他朋友和妻子以及志斌都去为我们准备饭菜。四点多钟我们吃饭了。有新哥还请来了饶有军来陪我们。吃饭时他们说他们这儿每天只吃两顿饭,第一顿饭在上午九点多钟,现在吃的是第二顿饭,在下午四点多钟吃。因为我中午只吃了两块面包,早就饿了,就吃了两碗饭,听说只吃两顿,晚上没指望了,我就再吃了一碗。我是糖尿病人,应少吃多餐,在家时每餐只吃一碗饭,还要分两次吃完,间隔一到两小时,这样吃有利于控制血糖。现在好了,变成了多吃少餐。顾不得血糖了,不饿肚皮就是硬道理!

其实我们蒲圻以前也有吃两餐的习惯,有的人是穷,为了节约只吃两餐,有很富有的也只吃两餐,为的是精打细算勤俭治家。清末时,我们上官仁庄邦焜叔家里开了杂货铺、药铺、漕行,生意兴隆,日子红火,是附近一带的首富,但他家也只吃两餐。吃两餐大人受得了,小孩却受不了。邦焜叔讲给我们听,他到晚上就去他家的杂货铺偷麻花、饼之类的零食,装上两口袋,躲到外面去吃。解放后在困难时期或是冬天农闲时也有吃两餐的,现在基本上没有只吃两餐的,全是吃三餐。秦坪吃两餐应该是保留了从前的习惯,决不会是因为没吃的只吃两餐,全国各地现在基本上都解决了温饱的问题。

晚上我为他们造好了草谱,有些人不在家里的无法搞清楚详细准确的信息。现在全国各地都一样,很多人在外打工,有的甚至全家都在外。有的过年时回家一趟,有的过年都不回家,好几年都回不了一趟家。原因很简单,回家要花大笔的钱,回家路费贵,打工工资低,回家一趟连车费带买东西可能要花去两三个月的工资,不划算。

第二天上午一些宗亲来看望我们。有新哥的兄弟有升自己抽的烟叶,却特意买了一包双喜烟敬给我们。我以为烟叶是自己种的,问他后知道是买的,18元一斤可以抽一个月。下午四点去有军家吃饭。满满的一大桌菜,约二十来碗,满满的一大桌人,都是他请来的陪客。有军给我们每人一包烟,我们不收他硬塞给我们。宗亲之情溢于言表!菜的种类多,营养丰富,脂肪、蛋白质、碳水化合物齐全。有一碗竹笋煨的汤我最爱吃了,竹笋我平常吃得不少,纤维丰富有益健康,但他们的竹笋不是我平常吃过的,他们说是陕竹,鲜嫩可口,与我们平常吃过的竹笋口感绝然不同。

有新哥是一位很有文化的人,记忆力特别好。在他家睡了两晚上,我们进行了长谈。他向我们介绍了他们这一支的情况,我向他介绍了蒲圻的情况,以及我们家族的历史。进行家谱文化宣传是我出来的目的之一,并不是只为收几个丁而来,更不是为了几个丁费而来。

双修随笔18--秦坪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18--秦坪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18--秦坪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18--秦坪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18--秦坪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