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11--昆山归来  

2012-07-19 13:45:55|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修随笔11--昆山归来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2011-08  昆山归来

七月初去儿子那里,我是有打算的。孙子已经不小了,要由他父母带了,不然后患无穷。我打算在儿子那里住下来,找事做补贴家用。可是孙子不肯住在那里,去的第一天就要回来。没有办法,我们住了二十多天后,路过武汉在女儿家住了几天就回家了。回家后我一直没有说我回来了,有人给我打电话我说我仍然在上海,不知我回来的消息是如何透露的。8月26号有能和志华下午来凤凰山,想让我去继续参加修谱。我在昆山没回来之前,他们就派了梓公和宏公去我大哥和二哥家,要他们做我的工作,尽快回来参加修谱。还让松林和楚明爹给我打电话,劝说我继续参与修谱。松林与我通话14分34秒。在外时我的手机是关机的,开机时看到是他们的来电我也不会接,不熟悉的电话我更不会接。

从他们带来的打出来的清样看,用的是竖排,经过艰苦斗争、形成决议的结果被改变了,还是变回了竖式,实现了有能的“九修是怎么搞的十修就怎么搞”的愿望。有能说是洪湖来的人要用竖版,不是他的主张。后来听志华说,洪湖来的人的确反对用横版,有一个老头说,“树是怎么长的?树是竖长的,从下往上长,没见过树是横长的,所以要用竖版。”我如果在场的话会问他,你的眼睛是怎样长的,是竖长的吗?看谱是用树看还是用眼睛看?如果你用树看谱就用竖版,如果你用眼看谱就用横版。有能说是洪湖要用竖版只不过是推托之辞,在理事会上形成决议的,大多数人赞成的,为什么能被一个庄推翻呢?用竖版是有能的本意,但他不敢承认,敢做不敢为,不是角色!我的任何主张可以写成文字昭告天下。他决定用竖版后把已经用横版打好的草谱改成了竖版。

从与他们交谈中得知,原来由有能提出的,被否定了的,用栏杆围坟的做法,这次有能又提出来了,并且他介绍做栏杆的石匠去坟山上看了,石匠要价550元一米,暂未讲好价。

用石栏杆圈坟遭到了我的坚决反对,理由一是不扎实,上面的横条用刀斧很容易捶断,下面的石板一脚就踹断了。别人砍树时,树倒在上面没有不断的。二是石栏杆不可能是空中楼阁,必须建在坚硬的基础上,得先修好档土墙,要是修好了档土墙就没必要用石栏杆了,只要在档土墙上加上一尺高的围栏就行了,祭祖的人还可以当凳子坐,休息一下。建石栏杆的一万八千元钱完全是浪费的。根据我们这里的乡俗,围坟的两侧和脚下不能比坟高,否则不利,虽说这没有什么科学道理,但修祖坟得遵循当地的习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第三条理由,石栏杆比坟高不合规矩。

我在陆水河边见到了大量被人为损坏的石栏杆。蒲圻城区内河两岸全修了人行道,是市民们休闲的处所。不到两年的时间,已是满目疮痍,残缺不全,破坏严重。清泉公园前有515+49=564格石栏杆,其中515格不同程度被损坏,只有49格没损坏,损坏率达91.3%。在大庭广众之中,众目睽睽之下,都有胆大妄为之徒敢于破坏,何况在荒山野岭之中,谁敢说没有人为的破坏?

我在河边拍了几十幅损坏的照片,准备在电视机上放给他们看。

其实当时有能也承认容易被树打断,但他还是坚持要用石栏杆围坟,可见此人之固执。 

双修的前景会是什么样子?一位网友在网上发表留言说:“通过打电话回家了解,现在双修理事会四个人中,小学毕业一人,初小一人,读了一年书的一人,读了两年书的一人,平均学历读书三年。70岁以上两人,近70岁两人,平均年龄超过70岁。四人中两人没有牙齿,两人耳背,三人高血压,一人患癌症,没人听得清一句话,没人说得清一句话,所有的人没有一人算得清一笔帐,算十以内的加减法还算勉强,百以内的加减法得列竖式,并且正确率不会超过50%。他们的文化水平仅仅是会认最常用的几百字,能动手写几个常用字的水平,他们的见识也仅仅知道谱是印在纸上的。靠这些人修谱简直是开国际玩笑!”这个评价当然不是很准确,但没文化没见识,是十足的糊涂虫,这倒是事实。志华虽说文化不高,但知道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这是他与其他人的不同,其他人有的是不懂装懂,有的甚至仇视文化和智慧。志华比其他人有见识,如能说出“不能向后人传递错误信息”的话来。有一次我们讨论外迁四川的宗亲归宗的问题,他提出如果他们不愿意与我们一起修谱,可以让他们提供他们的信息,登上我们的宗谱,不要他们出丁费。这一意见我大大的赞成,因为这样做可以使我们的阵营扩大,也是收族的一种方式。台湾香港澳门可以一国两制,我们修谱也要采用变通的方式。但此人大手大脚,喜欢讲排场,控制欲望比较大。别人一元钱能办成的事他可能要三元五元,甚至十元八元才能办成。这一班人没有一个人对谱有所了解,更谈不上研究,所以十修比九修不会有多大的改变,又会再一次被族人痛骂,被有文化的人指责,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婉言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说出了几点理由。

一是我担心搞不好会让族人骂。九修骂声一片,十修才开始就有人开骂了,十修谱出来后还不知道怎样骂。族人中有讲理的有不讲理的,能发表异议的多数是有见识的人,骂得有理。如果双修是按照我的意愿完成的,没搞好被骂是应该的,不是按我的意愿搞出来的,我替人受过背黑锅我不会干。

二是担心我去了后我一个人是甲方,其他人都是乙方。订合同之前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去各家考察,结果他们放弃质量好价格低的厂家,而抢着与质量差价格高的大冶曹订合同,为什么要抢着与大冶曹订合同,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他们抢着与大冶曹订合同,他们会毫不考虑谱牒的质量,对大冶曹一定会网开一面,倾向于大冶曹而把我作为他们的对手。如果在打印或印刷上有什么争议的话,他们一定会向着大冶曹,找出种种理由反对我的意见,我一个人是甲方,他们都是乙方,我势单力孤,会成为一个大傻瓜,自讨没趣。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愿意与有能争论一些可笑的事情。这是我说的第三点理由。有能没文化装有文化,既无见识又糊涂,与他争一些可笑的问题实在没有意义。今天还发现他说过的话不认帐,那天在马口湾他说打庄谱时让各各负责人在旁边,边打边检查,打出来后直接印,不再校对,今天他否认了,说他说只检查一遍,没说不校对。这就不是糊涂的问题而是品行的问题了。今天当他的面说他没有见识,糊涂,他可能不高兴。没说他没文化没能力,说了的话他会更不高兴。

其实有能来找我,他内心是矛盾的。他不希望有文化的人参与修谱,他们都差上不差下,大家都一样没文化,高的高不了多少,低的低不了多少,可以一起胡搞。但他们也知道他们的底子,亮他们的牌子的确拿不出手,要我去是为了借我这块招牌,这是来找我最重要的原因。

有文化的人不愿意参加,愿意参加的没有文化,整体文化水平低。有少数人甚至会觉得你是另类,就如中国人的特性,忌人有笑人无,意思是你有吧,他会忌妒你,你没有吧,他会笑话你,瞧不起你。

我原来打算他们要是追得紧了,我打算去负责首卷的编辑,现在用的是竖版,我完全死心了,彻底放弃了。我会将整理好的宗谱文献发在网上,并出一本书,留给下一届续修时参考。我想下一届续修班子肯定不会是九修十修的文化水平,应该有提升。 

志华要去城里给人看病,提前走了,他走后有能还坐了很久才走。他列举了志华的种种不是,如去汀泗收族,不坐班车,自作主张请他侄儿的车子,多花了一百多元车费;招待凡爹,不在谱局招待而在德爹家里招待,原以为是由村里或组里招待,但他又拿菜金,又拿酒钱,几次到谱局报销了几百元,谱局着了桐油不见光,让他们讨了好,等等。这是我早有预见的,如他们修谱动机不纯,争权为夺利,荷叶包钉个个想出头,产生矛盾是必然的。

有能临走时说明天来约我一起去马口湾,我要他不必来约,我会自己去的。给了他一个婉转的谢绝。

9月3号志华再次来凤。他们是受另一石匠之邀,去参观他做过的围坟工程,讲定价格每米500元。去的有三人,志华、楚义、梓爹。中午石匠招待了他们。梓爹要与志华来我家,被楚义拦回去了。

志华告诉我,有能在写序,他斗大的字认识不了一箩筐,对家谱一无所知,竟然敢写序,他胆子真是够大了,真是无知者无畏!

有能还要楚臣写凡例,写了三页,名宏给志华看,问他要不要得,志华说“不用看,有武已写了凡例,把他写的刊上去就行了。”这又是一可笑之举,凡例应该是在编书之前拟好的,是对所编纂的著作的宗旨、内容、体裁、结构以及编写中一些基本问题的规定或说明,是编书的指导思想。现在谱已经基本编好了,再来写凡例,这样的凡例还有什么指导意义。我在前几年就写好了凡例,附在《关于双修的意见》后,但现在没有照我拟定的凡例修谱,这个凡例也没有用了,要是刊在谱上也是牛头不对马嘴。他们认为写序和写凡例等谱牒文献是出名的机会,岂不知写得好才能出名,写不好则会遗臭万年。后来看到他们写的文章,空洞无物不说,连语句通顺、不写错别字这些写作的基本要求都达不到,甚至抄袭。如“数字采用阿拉伯字母”等,好多地方牛头不对马嘴,后来听楚臣爹说是照邱家的谱抄的。管他照谁的谱上抄的,与我们的谱不相符合,别人都是横版的,当然用阿拉伯数字,我们竖版的用得了阿拉伯数字吗?这是后话。

志华还告诉我,为坟怎么修,他们又发生了争论。楚义提出把千一、千二坟从中间划开,只修千二坟,甩开千一坟不修。有能、名宏两人随即附议,只有志华一人坚决反对。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玉保爹也参加了讨论,她也坚决反对。唉!我听后只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此心胸狭隘的人如何办得了事!难怪传说以前千一、千二后人不和,碰到这样的人无论如何是和不了的。即使千一后人不出钱,在修千二坟时难道就多了那几尺吗?连带把千一坟修了能多花几个钱呢?我们要是问千二公,把千一公的坟甩开不修,千二公会答应吗?两座坟是一个整体,从中间划开就不成格局了,成什么体统?如果按这些人的作法,则对千二墓是最大的破坏!他们将成为千古罪人!上次他们来我家时我就说了我的一个担忧,谱没法修好基本已成定局,要是坟也修不好,则双修彻底失败了。这个担忧可能会成为现实了。后来梓爹也坚决反对破坟而修,讨论现场两种意见三比三,他们还不甘心,召开关长会议,希望能在关长会议上找到支持,但关长几乎一边倒,没人支持破坟而修。本来这是三岁小儿都能作出判断的事,还用得着讨论吗?可见他们的思维水平连三岁小儿都不如。

按道理说,当年完白公立碑时就应该给千一公也立一块碑,为何没立?我们不得而知。这次修坟应该积极与崇阳联系,争取与他们一起修坟。千一、千二是嫡亲兄弟,他们的后人还是兄弟,有事好商量。找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他们出几个钱,修祖坟是敬祖的行为,我们不能剥夺他们敬祖的权利,修祖坟是后人的义务,我们不能越蛆代庖。他们出钱多少都行,出钱再少也履行了他们的权利和义务。如果他们万一不修,我们也要修,他们错了我们不能跟着错,坟在我们蒲圻的土地上,我们修千二坟而不修千一坟,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志华要我一起去修坟。我答应了他,他们有需要时可以打电话给我。双修无论如何不能全都失败,最好能挽救一修。我退出后,四个人中三比一,志华孤立无援,希望找到同盟军,这是他来找我的原因,我本来已经上岸了,被他又拉下了混浊的污水。

后来在谱上发现千二公旁边的坟是谅分第六世庭杰公的坟,楚义、有能等人再一次掀起反对的狂潮,说什么要是庭杰的坟能修,那其他房的六世祖的坟都要修,我们修得了那么多的坟吗?这些人就是这样横蛮不讲理。其他人都认为,即使是庭杰公的坟,同样要修。虽说是第六世,不是全族人的共同祖先,但毕竟是蒲圻饶氏的先祖,不是外人,应该修;第二个要修的理由是他们葬在一起,要是离了一定的距离当然不会修,葬在一起就一定要修,不修说不过去。我说你们要是把你们的第六世祖移葬到这里来,我们就一起修。这是后话。

双修随笔11--昆山归来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