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双修随笔5--洪湖  

2012-07-18 22:38:36|  分类: 双修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5.12洪湖

双修随笔5--洪湖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今天,我与名宏公楚义公去洪湖组织双修。昨天晚上我们就约定,今天先去洪湖市汊河镇万红村饶家湾饶楚臣家。

清早六点钟义爹就来了电话,说他们已经来我学校门口,问我能否出发。幸好我五点就起床了,已煮好烫饭正准备吃。我回答他说等我吃了就走。正在门口吃烫饭,只见宏爹上来了,不一会儿义爹也上来了。原来他们是宏爹的女婿用小车送他们来的,小车在校门口等。我只好赶忙吃完,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行装就出发了。

宏爹64岁,住羊楼洞石板街。他有六女二子,听说宏爹要出差,纷纷给他钱,并嘱咐他到了外面想吃就买,想玩就玩,年纪大了出一次门不容易,不要痛惜钱。一天收到子女们四五个询问的电话。我说宏爹真是有福的人!有人牵挂就是幸福。

我们来到老长途汽车站,去售票处一问,才知道去洪湖的班车不在这里搭了,才不久在新火车站新建了一个长途汽车站,要去那儿乘车。我正在与售票员对话,旁边有人问我要去哪里,我回答说去洪湖,她马上说这儿有车去洪湖,快跟我来。立即跑出售票大厅向街上大喊:“漆姐,漆姐,这儿有人去洪湖”,不知是漆姐还是七姐作了回应,并见一个中年妇女向我们迎来,问我们去哪里,我说去洪湖。她带着我们在街边等公交车,乘公交车去新长途汽车站。没事她再次问我们是不是去洪湖,我说我们经过洪湖去汊河。她大喜过望,说可以坐她的车直达汊河。原来她是去仙桃的车,经过洪湖、汊河,如果我们去汊河则扩大了她的经营范围,可以多赚一点钱。我们也大喜过望,不用在洪湖转车了,省时间,更省去麻烦!没想到今天出师大顺。我们随她上了三路车,她替我们付了每人一元的公交车费。真是顾客就是上帝,车主替乘客付车费!为了拉到一个客人,她恨不得喊我们三声爷爷,还是市场经济好!上了她的班车后,这次该我们付车费了,从赤壁到汊河镇每人29元。

我们的车子来到赤壁镇长江边,等了不一会儿,就上了汽车轮渡。轮渡码头就在赤壁嘴边上,当年火烧赤壁的地方。班车的过渡费是50元。

轮渡一声长呜,缓缓地离开了码头,转过船头向江北进发。今天是阴天,江面上烟波浩淼,天水一色,赤壁嘴若隐若现,不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当年周郎破曹的张天烈火早已灰飞烟灭,只见大大小小的船只在黄金水道上穿梭般来往。

登上北岸,汽车在当年曹操败逃的乌林故道上飞驰。只见一马平川,沃野千里。沿途基本上都是新房子,外墙装饰漂亮,一片花花绿绿。田野里大渠小沟都是水泥板贴面,就如房子的外墙一样,装饰一新。通往各个村庄的道路都是水泥路面,村级公路和组级公路建设可能都已完成,国家这几年在新农村建设中的确投入不少。

我们在汊河镇下了车,来到街上打听万红村。一个面的司机寻上来揽生意,说去万红村得25元,我们与他讨价还价。其实我们并不知万红村在什么地方,得多少车费,无意与他讲价。与他讲价不成,我们继续向他人打听。一个在路边做小生意的老头告诉我们去万红村的详细路线。他要我们乘从洪湖到仙桃路线上的班车,每人两元车费,在红桥南下车,不要过桥。沿河堤走到黄丝南闸下堤,下堤不远就是万红村了。见我们听不清,就从他的小本子上撕下一页,写在上面。我们拿着纸片准备去乘班车,又走上来一个麻木司机向我们揽生意,开口30元,少一分都不行。我们没理他,面的才25元,麻木30元傻子才会坐。这时又走来一个麻木司机,问我们去哪里,找谁?我们告诉他去饶家湾找饶楚臣,这是一位好心人,他没有与我们讲麻木价钱,而是告诉我们饶楚臣的儿子在汊河镇做生意,在药材批发店工作,要我们去找他。我们顺着他指引的路线很快就找到了。饶楚臣的儿子马上给他父亲打电话,说老家来了人,要他父亲来汊河接我们。听他说老家来人了,一般暖流不禁涌上我的心头。他父亲说在家里带奶子,脱不了身。他给我们拦下一辆班车,并嘱咐售票员让我们在红桥下。后来才知道这是饶楚臣的小儿子,名叫饶邦凯。中等个子,面目清秀,说话轻声细语,极有礼貌,约三十来岁。

红桥下车后,见桥上有“红三大桥”几个大字,原来红桥是红三大桥的简称。其实我们从蒲圻来时要是不在汊河下车而在这里下,那早就到了万红村。因为路线不熟,多花了时间走了弯路。

沿着河堤走了约一公里就有一座闸,上面有“黄丝南闸”几个大字。过闸后有一条路下堤,下堤后就见一条标语“欢迎您进入万红村安全文明小区”。前行不到一公里,就看到万红村村委会,一栋两层小楼,门前水泥场里有两个乒乓台。在墙上的宣传牌上看到有一位村支部副书记叫饶邦俊。这时是11点一刻。

问过一位放牛人,他告诉我们饶楚臣家就在前面机台面前。前行二、三十米就见路边一台抽水机正哗哗地抽着水。房子是背朝路的,一栋旧房子,大门紧闭,家里没人。明明说在家带奶子,为什么没人呢?过去一家,新建的两层楼房,门开着,我在门口大声地喊了几声也没人应。门开着家里却没人,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闲户的太平景象,“安全文明小区”名副其实。走进堂屋,只见正面墙上有一块贺新房的牌匾,看出此房的主人是饶邦喜,饶邦喜是九修饶家湾的负责人之一,九修时饶家湾的负责人是楚臣和邦喜两人。虽说是我们要找的人,但家里没人也没有办法,只得再往前问。家里有人的只有八九十岁的婆婆,连小孩都见不到一个,全到外面忙生活去了。老人没有一个听得清话的,也没有一个说得清话的,我只得给楚臣打电话,幸好邦凯把他父亲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他真是一个细心的人。打过电话后,楚臣公抱着奶子打着一把伞来到村委会迎接我们。原来他在他大儿子邦栋家里带孙子,大儿子另做了新房,没住在一起,难怪他家里没人。

楚臣公瘦个子,总是满脸的笑容,参加了九修谱,今年65岁。邦栋的房子就在村委会的背后,新建的两层楼房,很是漂亮,室内外装修基本完成,与城里人住的房子没什么两样。厨房兼餐厅,宽敞明亮,墙砖到顶,我们在里面坐。奶子只有半岁,他听我和他爷爷说话,望着我笑,我要是看着他说,他更是得意,甚至笑出声来。邦栋43岁了,有两个孩子,大姑娘上高中,十八九岁了,小儿子却只有半岁。楚臣公的大儿子、儿媳及他老伴,全都栽田去了,六十多岁的老婆婆也下田劳作,真是辛苦。

我详细说明了双修的具体作法,并将《“双修”告族人书》、《关于“双修”的初步意见》以及两个表格给了他,这些文件一庄一份。

在洪湖的饶氏后裔,有居住在汊河镇万红村饶家湾,包括监利网市镇的顾庙、三圣,临湘的江南、圣堂,这些庄门与饶家湾的是同一分支;峰口镇的伍家沟;童岭;盛家湾;黄家口镇姚河村饶家河、琢头沟;乌林镇横堤角。我要求楚臣公担任洪湖这一片的关长,负责这一片的工作。他说饶家河、琢头沟、横堤角不属于他们一个支系,不好去管。还说他自己种了田,没时间。我要他推举一个合适的人选,他说了两个人,一个叫饶楚柏,也是饶家湾人,66岁,曾担任过场镇的镇长。另一个也叫饶楚臣,童岭人,63岁,原府场中学教师。当场与这两人电话联系,电话都没打通。我要他以后再与这两个人联系,若联系不上,或联系上了但不愿意做这项工作,则关长只得由他担任了,反正这事交给他了。

已经转钟一点多了,没见在外面做事的人回家,也没见楚臣爹有做饭的意思。我因为早餐没吃好,路途中一心想赶快找到目的地而没加餐,这时是该饿的时候了。平常我在家里每隔两小时就要吃一顿,因为糖尿病人得少吃多餐,避免血糖高峰。早餐已经七个小时了,我早就饿得不行了。可怜的奶子饿得不断地哭,嘴巴到处铲,我问臣爹有没有奶粉,臣爹说奶子吃奶,没奶粉,那里还吃得起奶粉。大人辛苦,娃娃跟着受罪。见奶子四、五个小时没吃不能再饿了,臣爹去畈上喊儿媳妇回家做饭。他儿媳妇回家后先给奶子喂了奶,再下面条,给我们每人盛了一碗,就着桌上的一些现菜,我吃了一碗半,这时顾不得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质的比例,也顾不得热量的多少了,吃饱上算。吃完已是下午两点多了。

下午四点多我们返回洪湖,乘洪湖至老湾的班车至胡范,再在胡范花了8元叫了一个麻木到横堤角,来到启林公的家。启林公儿媳妇在家,儿子国平在屋后的一栋房子里开了一个小诊所,儿媳去诊所告诉儿子我们来了,儿子丢下诊所里的工作,去田里喊打油菜的父亲。

他家的房子是栋两层的楼房,有些陈旧,与旁边的房子比起来很逊色。根据这栋房子的建筑式样,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当年应该是首屈一指的好房子,只是现在赶不上形势了。后来才知道是1986年建起的。九修谱最初就在他家的二楼,修谱的人吃住都在他家,但没钱给他,结果谱没修成,让他家白贴了几千元的生活费。去年国平在洪湖市内买了一套住房和一个门店,花了50万元,还欠了十多万元的债,难怪这房子没能力整修了。

启林公大名楚启,59岁,小个子,很瘦弱,腰躬背驼,身体状况与年龄极不相符。与我们见过面后,去买了菜,交给儿媳做,又去田里劳动,这时天已经慢慢地黑了。我要去给他帮忙,他不让我去。看着他躬背的身影匆匆离去,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与他相比,我们简直身在天堂,人生还有什么可怨可恨的呢?

他儿媳很快做好了饭,喊我们吃饭,我们要等启林爹一起吃,他儿媳说不用等了,还不知他们什么时候能回家。这时天已经黑尽了。饭菜做得很好,想到还摸黑在田里劳动的启爹,我们吃不出滋味。我们吃过不久启爹两夫妇和一个残废弟弟背着油菜籽回家了。启爹的老伴身体比他强多了,到家后跟我们热情地打招呼,连说没有好招待不要见怪。我们能见怪吗?看到他们的劳累,我们只有感叹的份了。

等启林公吃过晚饭后,我们交给他双修的文件表格,与他谈了双修的事。他没推辞,只是说现在没时间搞,正在抢收抢种,要等农闲一点再来搞。看到他现在忙的样子,我们能对他提出什么要求吗?只有等他闲一点再说。这样忙的活计,却不说半个不字,热爱家族的赤子之心令人敬佩!他参加了九修,这是他第二次参与修谱。

我们洗过后,闲谈了一阵,他拿出他的谱给我们看,有九修大成谱,有八修庄谱,这些不稀奇,稀奇的是七修谱。他说他哥哥家原来有一套七修谱,现在残缺不全了,现在看到的只是一本庄谱。我是第一次看到七修谱。在他们这里能见到七修谱,可见他们对谱牒的重视。还有一本当年邦仁公搞的九修谱,廿世纪九十年代的木刻活字印刷,这是极品的孤本,极具收藏价值,是蒲圻饶氏宗谱九修艰难的见证!

快十点时,我们随他来到小诊所的楼上休息。

4103

双修随笔5--洪湖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

 双修随笔5--洪湖 - 饶有武 -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