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蒲圻饶氏宗谱博客

原创博客 宗谱文献 研究论文 老谱相片 最终定型版

 
 
 

日志

 
 

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一)  

2009-04-19 14:33:00|  分类: 早期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侄玄孙与伯高祖岂能同年!      

湖北赤壁上官仁庄饶有武撰

从崇阳饶浩良先生提供的资料得知,修水饶氏白沙支宗谱中《月湾公墓志》载:“我祖鑑公,字秉明,号月湾,宋嘉定壬午(1222)年二月十八日巳时生,……七日不食而殁,实宋恭帝丙子(1276)八月二十三日巳时,……”。我谱载鑑(鑑同鉴,以下用鉴代鑑)公与千二公的高祖镇公是亲兄弟,行一,镇公行三。千二公也是出生于1222年。就是说,侄玄孙与伯高祖生于同年,玄孙先于高祖出生。这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浩良先生发现了这一问题,说必有一谬。那么是谁的出生时间不对呢?

千二公生于何年?

我们先来考证一下千二公的出生时间。

我家谱迁蒲第一世千二格中载:“千二,宋宁宗嘉定十五年壬午(1222)生,元世祖至元二十年癸未卒,寿62岁。葬胡家塘尾,壬山丙向。经三分子孙屡邀堪舆,登山相之,实系戌山辰向。山图约契列后,详八修。妣李氏,生卒失考,葬胡家中嘴丑塘未兼癸丁向,同前。生子一:万一。崇祯八年乙亥嗣孙若蒙勒石墓”。“勒石”的意思是刻字于石,也指立碑。
   
四修可闲小叙中说:“我族自洪都迁蒲,从前家谱煌煌,数朝递传而下,抱奇才、登仕藉、列贤书者实繁有人,谱之待续亟矣。祖完白公居户部欲续之,发奉钦差,植鼎革(改朝换代)故未果,而只立碑数十纪之。”完白公准备续修谱牒,但正值明清改朝换代之际而没有修成,只立了几十个石碑以为纪念。鼎瑚序中说:“迄崇贞乙亥岁,十三世伯祖完白公,孝思追远,匪独(不只是)清冢勒石,拓土禁木,建享堂,置祭田,已也复手书十二世以前系次于髻山石室”,完白公清理祖坟,竖碑立传。

从这些材料来看,千二公坟墓上以前是没有碑的,是完白公在事过几百年后的崇贞乙亥年(即崇贞八年,1635年)立的。千二格中明确记载:崇祯八年乙亥嗣孙若蒙勒石墓。没有碑要说出其生卒时间来,是很困难的。从千二公到完白公隔了13代,就是按20年一代计算,也有240年,况且完白公当时有70多岁了,这样算来至少有300多年了。隔了这么长的时间,若要我说出千二公的年代,我是说不上来的。
   
完白公在《世系》中写道:“伯玉旧谱唯载流行支干而无帝号,惟吴孝廉所撰谱叙在永乐癸卯,因从此溯而上之如,知再一(即佐祖)府君之诞于庚辰乃在元世祖之至正二年,而千二万一两府君当在宋宁理(宋朝宁宗、理宗)时矣。”伯玉旧谱是迁蒲第七世祖伯玉公手编的谱牒,是蒲圻饶氏的首修家谱。伯玉公编的谱中只有甲子、乙丑这些东西,而没有何朝何代。支干六十年一循环,万世不休,天才知道甲子是何年!伯玉公原来记的是糊涂帐。但幸好有这些东西,不然更说不清楚了。伯玉公编的谱中应是:千二壬午年生,癸未年卒。“宋宁宗嘉定十五年”和“元世祖至元二十年”是二修时,完白公根据吴性的序言写于“永乐癸卯”予以推算后加上去的。完白公是怎样推算的呢?----“从此溯而上之如”。完白公的推算是否正确呢?我们根据现有资料,不妨再来推算一遍,验证一下。伯玉公为蒲圻饶氏家谱首修的撰稿人,我们从他开始,先验证他的出生时间,再向上推。
   
伯玉公格中载:“献,行二,字伯玉。洪武廿三年庚午十月初十日生。宣德元年岁进士,官北直永平府抚宁卫经历。致政旋里,清理祖墓,手编七代谱牒,维起者所得凭籍,有裨于族人不少也。成化十年甲午十一月十九日卒,寿85岁,成化十九年癸卯葬望湖山前江家岭获塘上枣园仁祖之左,亥山巳向。”五修前为永乐癸卯年葬,明显错误,五修时改为成化癸卯年葬。
   
因完白公说伯玉谱只有支干,而无帝号,所以我们别开帝号,只看支干。伯玉公庚午年十月初十日生,是他自己记的,是不会错的。甲午年十一月十九日卒,寿八十五岁当然是别人记的,死的年月日都说得清清楚楚。“癸卯年葬望湖山前江岭获塘上枣园仁祖之左”,死的时间与葬的时间不同,分别记得很清楚,应该是可信的。从献祖格中我们可以得到可靠信息----伯玉公生于庚午,卒于甲午,葬于癸卯,寿85岁(虚岁)。

吴性在永乐癸卯年写的一修谱序中说:“予友饶伯玉公,见示家谱,索予弁其首。”既然伯玉公与吴性是朋友,当然是同时代的人了。伯玉公寿85岁,从庚午活到甲午,中间只有一个癸卯,这年伯玉公33岁。按常理,这个年龄正当年富力强,应在忙于功名或在外为官,不会“致政旋里”(辞官返乡),没时间来清理祖墓编写谱牒,只有退休后才有时间。象现在一样,年轻人对家谱普遍没什么兴趣,少数年老的人才关心家谱。所以吴氏写序时的永乐“癸卯”不应是献祖在世时的癸卯,应该是在献祖去世9年后的癸卯,即献祖下葬的那一年。“见示家谱”应在献祖在世时。献祖在世时,把他编的家谱给吴氏看,要求吴氏写序,吴氏这个人可能办事有点拖拉,一直没写,等到献祖下葬时觉得再不写就对不起朋友了,才写了廖廖数语的一修谱序,空洞无物,敷衍了事。这时是永乐癸卯,即1424年,这年献祖诞辰94周年。按这个推断,献祖生于1331年,即元明宗至顺2年。可惜找不到吴性的资料,无法得知其生卒时间。若吴氏先卒于献祖,则此推算不推自翻。
   
若按第一个癸卯年算,即按献祖33岁那年算,献祖生于1390年。洪武元年为1368年,洪武23年正好为1390年。两种算法相差60年,即支干的一个轮回。两种推算结果,哪一种是对的呢?
   
再看献祖之妻韩氏,谱载:“系出岳州府官井头清水河百户韩敏之女。洪武23年庚午生,天顺3年己卯卒,寿70岁。先葬石枧蚌形,后改葬中心坪新塘坡孔宅后蜘蛛形,乾山巽向。生子四。”百户为官名。元代官制,设百户为百夫之长,隶属於千户,为世袭军职。“韩敏,江宁县人,兄韩进双戊戌年归附,洪武九年充岳州卫总旗,韩敏代役。二十五年以年深处羽林右卫百户。”此资料来源于《苏州卫选簿》第48页,见  http://bjfile.focus.cn/file/34791/11.doc 。这个资料应该是可靠的。虽说没有说献祖之妻生于何时,但我们可以从韩氏庚午年生和其父的经历来加以推断。

韩氏也是庚午生,应与献祖同年,不会相差支干的一个轮回60岁。献祖的岳父韩敏洪武9年(1376丙辰年)能代兄服役,担任百户长,应该有20来岁或更大一点。虽说是世袭军职,但不比皇帝有顾命大臣辅佐,自己还是要有一定能力的,因此年龄不会太小或太大。过14年后至洪武23年庚午应有三十多岁或四十多岁,这个年龄生儿育女是正常的。岳父比女婿大三、四十岁也是正常的。但女婿比女儿大60岁的情况是极少见的,何况韩氏是官宦之女,不会下嫁一个比自己大60岁的人,且韩氏是献祖的结发之妻,献祖总不会八十来岁才结婚吧。由此可见,献祖及其妻应于洪武23年庚午生。虽说我偏向于前一种推算,但不得不服从于《苏州卫选簿》上的记载。幸好献祖娶了名门之女,名标青史,有据可查,不然扯死几头牛恐怕也扯不清。韩敏“洪武九年”代兄充岳州卫总旗不是蒲圻人记的,《苏州卫选簿》的作者只知韩敏,而不会知道有伯玉其人,也不会知道韩敏有女嫁伯玉,更不会预计几百后有人要考证伯玉的出生时间而先造假!
   
再说说“致政旋里”的问题。蒲圻县志载献祖为宣德元年(丙午,1426年)岁进士(岁进士是岁贡生的别称)。蒲圻县志可不是献祖写的。庚午年生,丙午年36岁。36岁才得到一个岁贡生,与周进、范进的命运差不多,在科举时代“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这种现象常见,不足为奇。不过还是能看出献祖读书并不怎么样,因此记一点糊涂帐在所难免。献祖生于庚午,贡于宣德仕于宣德,伯玉公出生的庚午年若上推干支一个轮回则有96岁,下推一个轮回则未出生,所以仅凭此也可以看出他出生的时间为1390年。宣德之前的永乐癸卯他是一个平民百姓,难怪有时间来清理祖墓,编写谱牒。从“致政旋里,清理祖墓,手编七代谱牒”来看,是告老还乡后才清理祖墓编写谱牒的,永乐癸卯(1424年)他还没当官,无政可致,致政旋里是胡扯。是不是“官北直永平府抚宁卫经历,致政旋里。”呢?担任过北直永平府抚宁卫经历后(“经历”是官职,相当于现在的秘书),辞官返乡,是这个意思吗?说不定是我的标点符号标得不对。后来找到献祖在甲寅年写的58字的《自序》,序中说:“余自解组归○(归字后的字印刷不清,说是家上面少了一点,说是冢下面少了一点,根据前后文意思来看是回乡的意思。应该是家字),细清六世以前墓所,瞭然一一编列于后,兼承亲友吴年兄赠序”。解组是辞去官职的意思。他自己说的是辞官返乡后,细清祖墓编写谱牒。他自己没注意时间先后的顺序,后人也没推敲跟着以讹传讹。五修时世熙公发现这个问题,提出了“未仕而解组也,有是理乎?”的疑问。可能是出于续谱“以疑传疑”的原则,并没有处理。当然这并不影响献祖的出生时间。我们现在只要把句号标在“致政旋里”后就行了,但这样标的话“致政旋里”就成了蛇足,可以干脆去掉致政旋里,以免产生误解。但去掉致政旋里又有悖于以疑传疑的原则,难怪这一错误的说法一直传了下来。
   
以此为基础,再来推算献祖之父庭芳公的出生时间是否正确。谱载廷芳公“元顺帝至正23年癸卯124日戌时生于临湘同文都街华里祝家庄”。还是只看支干,不看帝号。从庭芳公出生的癸卯到献公出生的庚午隔27年,即庭芳公生献公时27岁,这个年龄生儿子理所当然,再过一个庚午已有87岁,恐怕生不出儿子了。在明洪武23年上加27年,是元顺帝至正23年。献祖之父庭芳的出生时间是正确的。余此类推,一直推到千二公,得到千二公的出生时间为宋宁宗嘉定15年,即公元1222年。完白公的推算是正确的。

一修谱牒是献祖自己编的,他自己及妻子的出生时间应该是可靠的。修谱时不负责任的现象是存在的,但再怎么错也不会把自己和家里人的资料搞错。修谱时往往各庄负责人家里人的记载最准确全面,这也难怪,因为自己的事只有自己最清楚。另一修谱序是吴性于永乐癸卯年写的,有明确的标注,也是可靠的。最重要的是记载在古籍上的献祖岳父的资料及蒲圻县志上的记载,都是可靠的佐证,外姓人没有义务,没有动机,也没有必要在几百年前就有预见来为你造假,并且佐证有两个,并不是孤证。家谱上的文献可以造假,佐证是无法造假的!这种推算方法是以可靠资料为出发点,先推出伯玉公的出生时间,再逐步往上推,而得出结论。

 

 

干支

朝代及出生时间地点

公元

排行

父亲年龄

第七世

庚午

明洪武23年十月初十日

1390

27

第六世

庭芳

癸卯

元顺帝至正23年正月24日戌时临湘同文都祝家庄

1360

30

第五世

兴仁

癸酉

元顺帝元统元年1013日未时

1333

27

第四世

思皋

丙午

元成宗大德10515日寅时生于许大垅茶园

1306

26

第三世

庚辰

元世祖至元17417日辰时生于许大垅茶园

1280

27

第二世

万一

癸丑

宋理宗宝佑元年

1253

31

第一世

千二

壬午

宋宁宗嘉定15

1222

 

伯玉公所记载的千二生于壬午,万一生于癸丑等是不是可靠呢?毕竟隔了七代人,是不是有误呢?查看这七代人的记载,千二、万一只有出生的年号,而无月日时,可见生卒时间不是很清楚了(没有月日时,倒更见得真实)。但从第三世佐开始,便有年月日时,并有出生地点,应该是比较可信的。若这些年月日时是胡编的,那为什么不把千二、万一的年月日时也索性胡编一通呢?即使千二万一的不准确也无关大局,因为只有两代人,再相差也差不了多少。


   
再来算一算千二公到伯玉公平均每代的间隔。千二公1222年,伯玉公1390年,(1390-1222)÷6=28,即平均每代间隔28年,符合常理。二修撰稿人完白公1569~1646,为迁蒲十三世,(1569-1222)÷12=29,从千二公到完白公每代间隔29年,也符合常理。七世伯玉到十三世完白(15691390)÷6=29年,也符合常理。在我们上官仁庄,现已传到第28世。在世的还有第23世,且年龄不大,六世同。目前有23世与26世年龄差不多的,如第23世饶楚富1958.10.17辰时生,第26世饶志华1961.7.4寅时生,分别与千二隔了2225代。千二生于1222年,距今七百多年,若算至23世,(1958-1222)÷22=33,即平均每代33岁;若算至第28(28世生于2008),(2008-1222)÷27=29,即平均每代29岁。

可能有人会说这些计算中用到了千二的年代,是循环论证。说得对!那么再选一个与千二完全无关的来算一算。我谱四修在乾隆16年,即1751年。我的嫡亲17世祖鼎祈公生于雍正五年1727年,嘉庆五年1801年卒,寿74岁,四修时24岁,正健在。鼎祈公恩赐修职郎,虽说是一个散阶虚衔,级别低得很,但应该能认得几个字,是一个不十分糊涂的人,他自己的出生时间是不会搞错的。四修的主编之一清庆公是其父,为四修写了一篇序。身为主编的父亲是不会把儿子的出生时间搞错的。鼎祈公的出生时间有双重保险。我的孙子27世,出生于2007年,去年生的,我会搞错吗?17世到27世,隔10代,(20071727)÷10=28.0。平均每代相隔28年。所以从古至今,平均每代约30岁左右。这从侧面间接验证了千二公的出生时间是正确的。

细看伯玉公编的前七世世系考,即使是与伯玉公同代的第七世,也大多“生卒未详”,时间隔得更久的前几代为什么反倒搞得那么清楚呢?不得不令人生疑。前几代的生卒时间有可能是推算或杜撰的。虽说如此,但大致时间是不会相差太多的。从37世鉴公到41世千二,隔了四代,至少要相差百年才对。因为伯玉公的时间是可靠的,要是将千二公的出生时间往后拉一百年,则为1322年,这样一来从千二到伯玉每代只有11岁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虽说千二生于1222不一定十分精确,但“千二、万一两府君当在宋宁理(宋朝宁宗、理宗)时”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要伯玉公的年代站住了脚,要推迟千二公的出生时间,多不过十几年。再细看前七世世系,伯玉公的直系都很清楚,不清楚的是旁系。当年肯定没人交丁费,伯玉公修谱完全是自费的,完全出于尊祖敬宗之心,萃涣睦族之念,是个人行为,不是家族行为。不比现在修谱,班子庞大,大张旗鼓,各司其职。查看三分公祖世系图,能看出当时居住地就已经很分散了,伯玉公一人四处奔走收集信息,的确不易。谁修谱谁家的修得最详细,这是人之常情,你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我们不能要求伯玉公例外。他首创了蒲圻饶氏宗谱,就是大功一件。
   
综上所述,千二公生于1222年基本上是可靠的。我这是站在正方的立场上予以论证的,希望有兴趣的朋友站在反方的立场上来查找漏洞或错误。想找崇阳千一公的生卒时间来佐证一下,但千一公谱上没有,浩良先生也没有说。千一支首修在清乾隆32年(1767年),可能没有考证千一公的生卒时间,时间隔得太久,到清乾隆时可能已无法搞清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